情深缘浅(三)

    流云脑海中突然出现了那抹一身霜华的瘦弱背影。意识到自己想了什么后,他猛的摇了摇头,他一定是喝多了……

    “你就不能凑合凑合吗?”萧允慧白了那个自恋的大哥一眼。

    萧允怀目下无尘的回了一句,“本相从不凑合!”

    萧允慧白眼儿翻出天际,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我也不凑合!”

    “你是没凑合,人家姑娘嫁进咱们家,是人家姑娘凑合了。”萧允怀不厚道的给自家弟弟补刀。

    流云一个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

    萧允慧一记眼刀过去,流云讪讪的闭了嘴。

    “您是老大,您牛!我走,我走!”他一副受了打击的模样,大步出了内室。

    目送着弟弟离去,萧允怀吩咐流云,“让隐卫跟着他!”

    “是!”流云领命而去。

    后宫中,钱贵妃看着宫女们从库房里找出的金锁、玉锁等小孩子们惯常戴的小玩意儿,笑的一脸慈爱。她就要做祖母了,时间过的真快!

    “娘娘!”太监进了内殿。

    “说!”慵懒的声音响起。

    小太监左右打量了一番,钱贵妃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定然是有要事禀报的,挥手打发了宫女们出去。

    “娘娘,柳贵人有喜了!”

    钱贵妃听了这话,握紧了那枚玉锁,眼中狠戾之色一闪即逝,“王才人不是昨日才从柳贵人宫中请走了陛下吗?现成背锅的,不用白不用。”

    小太监露出一抹笑意,“是,奴婢这就去办!”

    钱氏满意的颔首,从那些礼物中随手了一个金项圈儿递给了他。

    “多谢贵妃娘娘赏!”他一脸谄笑着接了金项圈儿,随即屁颠屁颠儿的出了月仙殿。

    一个时辰后,柳贵人吃下了御膳房送来的夜宵,不久她就发作了。整个后宫一时间哭声不断,“我的孩子……”

    那柳贵人也是个烈性的,当晚就悬梁自尽了。

    翌日清晨,钱贵妃以雷霆手段查出这戕害皇子的罪人正是文德帝的另一位新宠——王才人。结果自不必说,直接就被钱贵妃按宫规给办了。

    皇帝一时间失去了两位宠妃,一个孩子。而钱贵妃落了个明察秋毫的好名声。

    “娘娘只罚那贱人去冷宫,算是便宜她了!”卓嫔心里舒服极了,又少了两个争宠的。

    谦嫔温柔一笑,拍着钱贵妃的马屁,“那是娘娘仁慈,饶她一命。”

    乐妃、梅妃、温妃和苏嫔在宫里久了,都知道这件事是谁的手笔。一个个的装聋作哑,保全着她们自己和孩子。

    她们都是聪明人,只要她们不去触碰钱贵妃的利益,钱贵妃是不敢轻易动她们的。因为她们的身后

    都有着庞大的家族为支撑,钱氏不敢轻易跟她们撕破脸。

    “听闻三皇子侧妃有喜了,那妹妹可要恭喜姐姐了!”卓嫔不甘落后,也跟着拍起了钱贵妃的马屁。

    钱贵妃一听这话,开心的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妹妹们真是长了顺风耳了。”

    一阵嬉闹声过后,总算是散了,四妃一起出了月仙殿。

    转眼间,三皇子府又是高朋满座。

    萧允怀最喜欢看热闹,他看着那姬承宇来往穿梭在人群之中,满面含笑的接受各方的祝福,又看着苏悠然那跟死了爹妈似的表情,不禁一阵嗤笑。

    吴采薇是今日的主角,一直由容华公主和崔莺莺陪着,三人说说笑笑,让苏悠然是既羡慕又妒忌。

    姬容华将她的表情收入了眼底,心中舒坦无比。

    连续喝了几日酒的苏子宁,明显面色蜡黄,人也没有多少精神,可一看到姬容华立即就满血复活了,他大步走进了女宾席,冲着坐在首位的姬容华拱手一礼,“容华公主!”

    一群少女向姬容华投去艳羡的目光,毕竟被一位模样俊秀的少年郎看中是件好事。

    姬容华却对此毫不感冒,只淡淡疏离的唤了句:“苏公子!”

    听到这声淡漠的“苏公子”,苏子宁只觉得心痛如绞,却强自挤出了个笑容道:“公主为何最近不去苏府了?母亲给您下了帖子,您不来,我们还以为您病了!”

    吴采薇恍然,这姬容华原来也是喜欢苏静安的,大抵她还在记恨钱氏对苏静安的所做所为吧!思及此,吴采薇露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来,今日还真是有意思,这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好戏居然在她面前上演了。她还真得好好看看,莫要辜负了这大好的日子。

    “容华大了,虽然与苏公子和苏小姐是表兄妹,可到底还是要避嫌的!”这句话已经很明显了,听的众人一阵心惊,原来这容华公主并不喜欢这苏三少爷,以前她们还以为,他们是一对呢!

    苏子宁只觉得五雷轰顶!

    听表妹的意思,她当真要与他们生分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女宾席,那些闺秀们都向他投去了或是同情或是不忍的目光。

    完了,表妹彻底不会嫁给他了!

    姬容华依旧无知无觉,品尝着这三皇子府的上好桂花茶。在她看来,那苏家除了苏静安,如今一个好人都没有了。

    看着苏家人倒霉,吴采薇和崔莺莺都满心的欢喜,因此,她们也越发觉得姬容华不再那么扭捏作态了,反而有种小小的可爱。

    萧允怀目睹着苏子宁从女宾席失魂落魄的出来,心情说不出的好。他觉得苏家这对兄妹非常有意思,一个爱上了豺狼,一个恋上了美人蛇。看着他们一点儿一点儿被姬家这对兄妹吃拆入腹,他觉得很爽。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女宾们趁着秋高气爽进了花园子游玩儿。

    一路之上,一双阴鸷的眸子一直牢牢的锁定着吴采薇。

    姬容华看在眼里,唇角微微上扬,心中已然有了盘算,“真是姨娘的好女儿,跟她一样的狠毒!”她不是要弄死吴采薇吗?那她就给她制造这个机会。

    几名女子走过湖边,刚刚来到树荫下,姬容华脚下一个趔趄,摔了一跤。

    “公主!”一群人围了过来。

    “摔哪里了?”

    “疼不疼?”

    姬容华秀眉一皱,满脸的懊恼,“完了,裙子脏了!”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她扶了起来。

    “我得去换件衣裳,恕不奉陪了!”姬容华望着吴采薇和崔莺莺,毫不心虚的说了这番话。

    “那去客房吧!”崔莺莺提议。

    吴采薇摇头,“还是去姐姐院子里保险一些,今日外客众多,若是有人冲撞了公主就不好了!”

    她此话正中姬容华下怀,自己虽然有些小愧疚,可一想起若是吴采薇真的出事了,那苏悠然也跑不了。思及此,那丝愧疚也就不翼而飞了。

    “可妹妹一个人能行吗?”崔莺莺有些不放心吴采薇,如今她的胎月份不大,正是不稳的时候,稍有差池,后果不堪设想。

    吴采薇笑了,“不是还有丫鬟吗?”她身后跟着的是她从吴家带来的人,忠心自不必说。

    “那我很快就回来!”说罢,崔莺莺带路,引着姬容华和宫女一路向她的院子而去。

    苏悠然看着她们离去,唇角溢出一抹嗜血的弧度。心中仿佛有个恶魔在不错的唆使她,“杀了吴采薇……趁她如今落单杀了她!”

    苏悠然带着丫鬟冬梅悄悄的跟着吴采薇主仆。

    “小姐,我怕,咱就回去吧!”冬梅觉得今天的小姐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狠戾的气息,小声劝了起来,“若是被夫人知道了,夫人会生气的。”

    可这苏悠然就如同猪油蒙了心一样,任她怎么劝都不带听的。

    “闭嘴!再啰嗦,我让母亲把你卖到花楼去!”

    听了这话,冬梅小身子一抖,再不敢吱声了。

    行到假山处,吴采薇感觉自己被一双恶毒的眼睛给盯住了,全身都不舒服。可回头看,又发觉什么都没有。

    “小姐,怎么了?不舒服吗?”丫鬟问她。

    吴采薇摇头,满脸疑惑的继续向前走着。

    苏悠然对这三皇子府熟门熟路,她一早就带着冬梅绕到了她们前方。眼看着她们主仆走了过来,她四下寻找间发现了一块西瓜大小的石头。她唇角溢出一抹讽笑,真是老天都在帮她。

    看着这样的小姐,冬梅吓的魂不附体,伸手去拦,却被她家小姐那森寒的目光给吓住了,缩回了手去。

    吴采薇刚刚走近,苏悠然猛的出现,一块大石头直接就落到了吴采薇头上,砸的她额头一阵鲜血直流,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啊!”丫鬟被惊的叫了一声,拉回了苏悠然的神智,她第一次杀人,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心更是险些跳出嗓子眼儿。

    她不能放过面前之人,虽然她们也相处几年了,可她看到了自己杀人,就凭这一点,她也必须死。

    丫鬟转身要去叫人救命,可已经来不及了,苏悠然冲了过去,直接掐住了丫鬟的脖子。

    “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她吼了冬梅一声。

    冬梅手忙脚乱,帮忙吧,她害怕,而且她也没杀过人;不帮吧,若是被人经过发现,她们主仆都将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