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

    吴永笑道:“此帕叫作兜火巾,正可抵御这弥天黑炎,乃本门不传之密。”

    岳无信细看几眼,想起玄火门精于炼制法器的传闻,不由暗暗点头。

    有此法器相助,三人在连绵火雨中如履平地,转眼到了数块灰白巨岩底下。其中一块高逾十丈,在茫茫冰原上显得极为突兀,也不知其是何质地,竟能经受黑炎火雨漫长轰击而屹立不倒。

    巨岩岩顶前探、岩底后缩,两侧环抱过来,正好形作一间无门石屋。三人进到里面,吴永手臂轻挥,墙角一个青铜火盆中燃起淡青火焰,将屋中照得通亮。

    岳无信先行谢过,两人便将如何收到易萧寒传信、如何叫两人相助之事告之。再等两人将燎天冰原中几种须得注意之事略略说完、提出护送其前行之时,岳无信起身言谢,道:“两位道友如此尽心相助,柳某心中感激不已,再不敢劳动两位。玄火门与尊仙堂千年来一向互不相犯,柳某这回前去乃是私事,这便告辞了。”

    说完一拱手,与两人作别,依其所指路径仍如方才那般御剑前行,不久巨岩便在视野消失。

    飞出二十余里,黑炎火雨越猛烈,几乎毫不停歇轰在护体光罩上,已将头顶圆盾击出几条细细裂纹。岳无信体内三处灵府中大片灵力奔流涌动,向其不绝注去,几乎将盾中所蕴法力激至极致。

    然而在这等煌煌天地之威下,身形仍如瀚海中一叶飘荡扁舟,时刻都有倾覆之险。

    岳无信暗叹口气,脚尖向下略一用力,锈蚀黑剑向地面斜斜落去。与其跟天地空耗法力,不如暂时落地歇息,等其稍缓后再走。

    锈蚀黑剑飞近地面,岳无信轻轻跃下。然而脚底刚一着地,整个大地突然一阵剧震,巨大隆隆声中裂开数十道宏大地缝,如蛛网般将其围在当中。

    岳无信大惊,待要重新跃上飞剑,地缝中陡然腾起一道道灰白火舌,与空中落下的黑炎火雨交织一处,向其齐齐袭来。

    岳无信左手连挥,数十张符篆出各色豪光,向前飞扑过去。同时右手高举,一面丈许大的橙黄太极浮光喷薄而出,将身形通通罩在下面。

    一阵爆裂巨响夹杂声声重击之声顿时传遍四野,灰白地火被大片符篆法力击溃,化为点点火光消散。岳无信右手用力高举,太极浮光上飞出数十枚坎挂卦爻,将黑炎火雨一弹而开。

    岳无信心中稍松,正想离开此处,地缝中忽然又腾起大片灰白火焰,炽热猛烈更盛方才,向其着地翻涌而来。

    岳无信不及御剑,左手当胸平推,又一枚同样大小的橙黄太极浮光在掌心大片霞光中骤然浮现,将灰白地火挡在身前。

    片刻间黑炎地火又被驱散。岳无信跃上锈蚀黑剑,正要向北疾飞,黑炎地火又再生出,仍如方才那般向其袭来。

    岳无信脸色一沉,心中已知不妙,不过四周被火焰团团围住,毫无遁逃缝隙,只能出手抵挡。

    如此双手各驱一枚太极浮光抵御半响,虽将黑炎地火尽数挡下,但体内消耗已是极大。尤其是这玄天乾坤道神通,须以灵力所化的元精驱使,岳无信体内灵力充沛,但所炼元精却与寻常太玄同阶弟子相差不多,这般不停使出,不久已要见底,身躯颤动越来越大,似是快要不支。

    岳无信面色越阴沉,方才吴永两人告知燎天冰原异事之时,只说其中潜伏不少洪荒异兽,却并未提起有这诡异地火,否则定不会贸然落地。

    不过眼前想此已是无用,左手忽地缩回,将袖中那张青色符篆握在掌心。略一迟疑眼中闪过一丝遗憾,向其用力捏去。

    符篆当即碎裂,但并无异象。岳无信大奇,低头向掌心看去。

    只见本来遍布符文的符篆表面,此时一片空白,哪里还有一丝符文痕迹?

    岳无信一阵惊疑,手掌猛力捏下,青色符篆化为一把碎片随风飘散。

    这等怪事从未听闻,正要从素色戒指中再取出一枚遁空符篆,忽然身后响起一个男子声音:“叶道友只要将那奇门遁甲心法与身上灵物尽数交出,吴某看在本门与太玄门过往的交情面上,可留道友一个全尸,并亲自送回太玄门中,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岳无信心中大震,转过身来面色似水,默然片刻道:“原来如此。”抬眼看去,吴永与戴骞两人手持法器,脚下各踏火羽,并肩悬在十余丈外。

    “想不到玄火门鼎鼎大名,行事却这般卑劣。”岳无信目光一沉,道:“你如何知道我是何人?”

    吴永见其面色难看,显是内耗甚巨,于是一脸得意道:“那也简单。当日易师兄传信来说龙云商号中有个散修高手将去困仙谷,身上有对阴阳玉尺,让我二人在燎天冰原布下这长阳地火阵将其除去。吴某当时一惊,此阵威力不小,加上在燎天冰原中有这弥天黑炎相助,一般只对修为极高如凡巅峰之人才用。吴某虽然修为不高,但处事也有几分小心,于是早早便去到那进入燎天冰原的必经之地承天城中,想先行探查下这位散修高手底细。而等了几天,终于等到道友在城门出现。”

    说着啧啧两声,道:“却没想到道友在那德兴楼中使出玄天乾坤道这等神通,加上又是要去那困仙谷,而太玄门中除了那名叶信叶道友,从未听说有哪名亲传弟子对困仙谷有意。两相一合,道友身份岂非不言自明?呵”

    岳无信心中暗骂,自以为换了容貌便可通行无虞,却贸然使出师门神通,被人暗中探查都无察觉,实在活该。哼了一声冷冷道:“你既知我乃太玄弟子,还敢行此夺宝杀人之事?不怕太玄门找你算账么?”

    吴永将手中一柄凝碧长剑向前一指,道:“道友去天武城后下落不明,世人均以为早已死于非命,却没想到道友仍是活着。但如此久不归山门,按贵派门规算是叛逆了吧?如此说来,我二人不仅无过,反倒有功,至元老道还得多谢我二人,哈哈”与身旁戴骞相视大笑。

    岳无信目光抬起,正要开口说话,突然眼中飞快闪过一丝诡异血色。顿时身上腾起一股凶厉气息,左手挥动间重光剑紧握掌中,脚踏锈蚀黑剑化为一道淡淡虚影,向前直冲过去。

    吴永二人正当得意,一见大惊失色,连忙挥出长剑。剑锋上生出两道浓烈火光,化为两条苍然火龙离剑而出。

    然而刚刚飞出数丈,一团凌厉迫人的银色剑气满蕴沛然灵力,猛然漫天散开,不但将两条火龙拦腰斩断,更将四周尚未停歇的天降黑炎与灰白地火倒逼而回,如烟花般溃散于野。

    修道之人,斗法时一招之中便知胜负。戴骞满脸惊疑,道:“怎、怎会还剩下这般多灵力?”。吴永咬牙急道:“走!”脚下赤灰飞羽猛一掉头,两人一齐向后疾飞。

    不过尚未飞出半丈,一道淡淡橙光翩若惊鸿,从两人腰间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