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探听情报

      小奶糕圆嘟嘟的,q弹q弹的,放在嘴里口感类似于前世的qq糖,只不过希维刚刚吃的那俩,不仅是奶味儿的,而且还夹心。

  又浅浅的回味了一下。

  脑海中,之前的画面挥之不去。

  完全想不到憨憨龙的规模还不错。

  明明没有多大点来着。

  世界真是奇妙啊……

  “不要让欲望击穿你的意志!”

  希维低声告诫着自己。

  他闭上眼,又睁开眼。

  世界立刻清静了。

  有些发热的大脑也瞬间冷却起来。

  这就是冠军之心的能力,能让情绪收放自如,让骑士本身处在一个绝对冷静的状态,以此更好地做出决策。

  若是让冠军之心的开发者,骑士的先行者知道希维将冠军之心的特性用在这个当面,估计会恨不得从棺材里爬出来将希维砍死。

  看了眼时间。

  下午五点多,一般晚上八点左右吃饭,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里,应该就没有人会来打扰他了。

  希维深吸一口气。

  重新在系统的帮助下建立连接。

  认真观察着不做人事那边正在发生的事情。

  ……

  ……

  与此同时,松木城。

  不做人事已经在这个松木城里转悠一下午了。

  凡是见到比较可疑的人。

  他就会用自己高超的话术上去攀谈一番。

  就算找不到线索,也可以凭借这种方法寻找隐藏任务。

  现在除了主线任务之外。

  城东的格林特大叔邀请他去家里开party,这位大叔觉得他眉清目秀,想将女儿许配给他。

  寡妇克里娜邀请他去家里帮忙修魔法灯,事成之后,可以单独跟她一起共进下午茶。

  不过这些隐藏任务都被不做人事回绝了。

  其他精英小队的成员也四散在松木城各处寻找线索。

  除了他们之外,搞到飞龙坐骑的玩家也陆陆续续抵达。

  这让本来有点冷清的松木城大街立刻变得热闹起来。

  不少松木城的居民找准机会将自己家里囤积的一些材料拿出来卖。

  这些新来松木城的职业者果然非常大方,各种魔物材料一把一把的买,甚至都不带讲价的,有时候还喜出望外地说他们卖的太便宜了。

  原住民根本就不知道玩家们的生活处境。

  每次任务五个铜币,以及凛冬城部分异人市场高到离谱的消费早已磨平了他们的棱角。

  也逐渐改变了他们的价值观。

  钱只有花出去的才有用,花不出去的,最终都会变成凛冬王的。

  现在,不做人事就已经锁定了一个可疑人物。

  他正坐在一家酒馆里,全身隐藏在斗篷之中,周围非常喧闹,觥筹交错,劣质卷烟的灰烟几乎让整个酒馆笼罩在淡淡的迷雾之中。

  可以听到这里的雇佣兵和冒险者大多在讨论他们这些突然到来的阔佬玩家,不做人事只是听了一会儿就不再去关注了。

  此刻,他的目光一直紧紧跟在一个酒馆女郎的身上。

  这就是他觉得有点可疑的人。

  这位的车灯是真大啊!

  走起路来跟地震一样,穿着一件低胸装,富有且慷慨,幽深的峡谷里专门用来收小费,后车灯也一扭一扭的,扭得不做人事想拔出自己的矮人火枪直接给她一枪崩了。

  为什么格外注意这个女人。

  当然不是因为什么前后车灯,不做人事根本不是这种肤浅之徒,他真正在意的是这个酒馆女郎不俗的举止和一些平常人注意不到的细节。

  比如,在客人攀谈的时候。

  特别是谈论到松木城出现的大量冒险者这件事的时候。

  这陪酒女郎总会驻足一会儿,装作不经意的模样俯身收拾自己被客人摸得皱皱巴巴的裙子,露出幽深的沟壑。

  或者不小心掉落什么东西要蹲下来去捡,展露着自己水蛇般的腰肢。

  不做人事慧眼如炬。

  一看就知道这女人不老实。

  看似寻常的动作,实际上很像在探听情报。

  所以当这陪酒女郎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不做人事发动了攻击。

  不做人事:“你好。”

  陪酒女郎诧异地看了眼全身几乎全部遮掩在斗篷下的不做人事,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但本着职业素养,还是嘴角浮现一个风情万种的笑容。

  她优雅地扭了扭腰,柔声说道:

  “您好这位客人,需要点什么酒吗?推荐我们这里的格朗金和暴风雪,都是难得一见的美酒,其中格朗金是我主要推销的酒,如果您愿意购买五杯的话,今晚我就是您的。”

  不做人事嘴角抽了抽。

  那格朗金他晓得,凯恩大陆正儿八经的烈酒,可能和伏加特有的一拼,五杯下去人都醉死了,晚上除了睡觉还能干嘛?

  “美丽的小姐,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如果你的回答让我满意,我也愿意点一杯格朗金乐呵乐呵~”

  一杯格朗金10金币。

  这个价格可以说高的离谱。

  一般的冒险者是绝对舍不得购买的,也就一些颇有实力的佣兵团团长偶尔会小酌一杯。

  不做人事的回答让陪酒女郎眼中闪过一丝意外。

  只是问几个问题就可以卖出去一杯价格高昂的格朗金。

  这无疑是说明眼前这个藏头露尾的怪人很有钱。

  有钱,从另一方面来看,也会比较有实力吧。

  “您问吧。”

  “这位小姐,您对最近松木城出现的大量冒险者怎么看?”不做人事微微一笑,斟酌着问道。

  “怎么看?这些冒险者出现当然是好事,人越多酒馆生意越好,我也有更多的机会把酒卖出去。”

  陪酒女郎的话非常正常,不做人事也确实找不到什么破绽,所以他又问得深入了一些:

  “听说松木城仓库遗失了一些装备,都是国王陛下发下来的,你说有没有可能是这些冒险者偷的?”

  “抱歉,我不知道您在讲什么。”

  陪酒女郎微微一笑,耸了耸肩膀。

  不做人事也笑了笑,随后将一枚二阶魔核丢进陪酒女郎的山谷中,按照松木城的市场价,二阶魔核价值12金币左右,刚好够付酒钱了。

  “一杯格朗金。”

  “请您稍等。”

  陪酒女郎对不做人事抛了个媚眼,转身离开,那后车灯似乎故意对着不做人事一阵乱晃。

  这陪酒女郎没什么问题。

  她的血条一直都是绿色友善的,说明从始至终,这女郎都没有对他产生过敌意,但有意思的是,问完两个问题之后,喧闹的酒馆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突然多出一个红色的血条。

  刚刚说话的时候他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

  第一个问题非常正常,只有第二个问题稍微触及到了一些隐秘,倒是没想到立刻就有人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