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结局

    数日后,南宫羽已经能起身了,只是脸色惨白惨白,没有一色血色,双手枯瘦枯瘦的,一下子仿佛抽干了身上所有的精气神。

    看着孩子安睡,那么小,那么精致,南宫羽神情专注,怜爱的望着孩儿,刚要伸手摸一下孩子精巧的小手突感身后似有人。

    霍然转身,顿时大吃一惊。

    “你怎么会……”南宫羽脸色有些怔仲。

    如美人墓前那位粗壮男子一身玄衣,“你到底还是不惜命啊。”

    南宫羽眼底划过一抹悲凉,继而比幸福代替,唇角微微上扬,“你不懂。”

    “我怎么不懂,为了她我甘心在那漆黑苦寒的地方困那么多年终于重见天日,可是她……”粗壮男子一脸伤情。

    “你为她守墓这一年还没想明白吗?”南宫羽起身,身体似乎还有些不稳,不过她尽力控制着,“你离开的代价就是要她所爱的人的心。”

    粗壮男子惨然一笑,“你却用一条命救了他,现在却用你仅剩的一条命为他生了孩子。”

    “我心甘情愿。”南宫羽看着孩子的小脸很是动容,两行清泪却悄然滑落。

    “我要走了,带着她。”

    南宫羽起身看着男子点头,“走吧,这里确实不是我们该待的地方。”

    男子点头,转身。

    “等等。”南宫羽急忙叫住了他,“真正的陶乐郡主还在那里吗?”

    “在,”男子回头,“只是你救不了她,那半块玉璜已经被那位误闯的小姑娘带走了,陶乐郡主出不来了。”

    南宫羽薄薄一笑,“你拿走了荣王的心出了幽冥渡口,为何不放了她?”

    “我也没有这个能力。”男子淡淡的说完便离开了。

    深夜,南宫羽拿出那块玉璜,泪水止不住的滑落,“孩子,娘亲走了,你放心,你爹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

    孩子在安睡,丝毫没有感受到离别的气息。

    北上的艰险,南宫羽刚生产完身子虚弱,可是她已经没有时间了,生命在她手里流逝,车夫驾着马车一路北上。

    荣亲王是第二天知道南宫羽已经离开了的,心里莫名的痛,孩子还未满月,从早上开始就啼哭。

    “王爷。”

    “王妃可有留下什么书信?”

    芍药摇头,脸上挂着泪,南宫夫人闻讯要赶过来却被南宫侯阻拦了。

    “瞬丌,马上去找。”

    “王爷,刚刚得到密报,清早北门有一辆马车出城,守城的侍卫说马车里好像是王妃。”

    “派人去追。”

    “是。”

    “等等。”

    瞬丌顿足,“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你亲自去。”

    “诺。”

    瞬丌带人出城追击。

    而南宫羽身后一直跟着南宫侯派出的人,如此诡异的出城让穆氏耳目密报给皇上,皇上亦派人追击。

    一时间各种力量相互试探,相互摆脱,相互斡旋,北上路好不热闹。

    南宫羽根本就不管这些,她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了,必须尽快赶到郾城去。

    “姑娘,郾城就在前面。”

    “停车吧。”南宫羽掀起帘子给了车夫一包银两打发他离开。

    她没有进城,而是沿着黑河逆流而上,“这里的景致是不太一样了。”南宫羽边走边道,上一次匆匆赶来,只为了跟随荣王,如今却还是要回到这里。

    黑河在城外的支流众多,南宫羽似乎是在随意的走,沿途岔路很多,树木草丛杂乱无章,渐渐前面出现了好大的雾气。

    南宫羽顺着一条羊肠小道走去……

    前面出现了一片竹林,似有人工修剪的痕迹,竹林小屋若隐约现。

    两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出现,似乎对南宫羽的出现一点也不意外。

    竹林老人似乎更加苍老了,行动也比之前更加不灵活,南宫羽接过老爷爷手里的水桶帮着他提到简易的厨房里。

    没有过多的言语,就连眼神也没有交流,老人似乎就是在这里等着她来,甚至是笃定她还会来一样。

    多年前一样脸,却是不同的人。

    南宫羽站在岔路口,选择了与当年苏瑾辰不同的一条路,那条路苏瑾辰选择了就可以回到她过去的地方。

    似乎有人在那里设置了一道屏障,南宫羽并没有穿过屏障的打算,而是转而下了一段缓坡,看样子,那里似乎是黑河的源头。

    一道瀑布,水流并不是很急,水帘后面一看就是别有洞天。

    南宫羽提着裙襟蹚在水里,然后攀上一块大石头,接着跳过去,她有些重心不稳,摇晃了几下,还未出月的身子长途跋涉,又泡在这么冷的水里肯定受不了。

    然后顺着那个石头下去进了瀑布的后面,身上的衣服全都湿了,气息也越来越弱,整张脸上除了眼珠子之外都变成了一种脸色,雪白雪白的。

    洞内很简陋潮湿,一颗枯萎了的小树旁边安睡了一位小姑娘,一身华服,仔细看容貌却与南宫羽有七八分相似,却更加的稚嫩。

    她不是别人,正是真正的南宫家大小姐南宫羽。

    那站着的女子是谁?她慢慢的蹲下将怀里的玉璜系在南宫羽的腰上,洞内一下子敞亮了许多。

    睡着的南宫羽脸上有了几分血色,身上的温度渐渐升高,睫毛轻颤了几下,清秀的眼眉慢慢的睁开。

    睁眼敲了许久才发现脚边有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还是两条尾巴的,只是小狐狸已经凉透了。

    南宫羽的记忆渐渐清晰,她不是害怕和亲而偷跑出来玩吗,然后一路北上,之后在郾城上了一条船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再睁眼就是这里,好像是一个山洞。

    “喂,有没有人,来人。”清脆的声音在山洞里响起,荡起了阵阵回音。

    南宫羽出了山洞没有注意到身后那颗枯萎的小树似乎有了生命的迹象。

    再回到竹林的时候,竹林小屋没有任何人,南宫羽看了半天转身走出房间却看到南宫侯府的侍卫睁大眼睛敲着她。

    画面中出现了苏瑾辰选择的那一刻,如果她顺着老人指的路回去,那又会怎样?

    嗜心老鬼费尽周折只为了将南宫羽困住,他拿了太多人的心都没能离开幽冥渡口,却唯独荣亲王的心让他摆脱困境,等他回去的时候,心爱之人已死,可悲,可叹!

    就在南宫羽醒来的那一刻,南宫玥和苏瑾辰同时昏迷,等到她们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却忘记了超越本身时空的那些人和事。

    时空之门在这一刻关闭,那些虚妄世界里的人在苏瑾辰脑海里抽离,直至消失。

    虚妄世界里的人和事本就是她在精神极度奔溃的情绪之下自己想象出来的一个世界。

    南宫玥只是忘了现代,忘了冉东阳,其他都记得,万俟硕因为南宫玥晕倒担心了许久,亲自照料。

    等到南宫玥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万俟硕发现她的眼神跟从前不一样了,他一直看不懂的那些眼神仿佛一下子消失。

    “我昏迷了?”南宫玥眼神清澈,盯着自己和亲的丈夫敲了半天,微微低头莞尔一笑。

    这一笑不打紧,万俟硕算是彻底掉进去了。

    “你感觉怎么样?”

    “我还好啊,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玥儿,你……”

    “怎么了,”南宫玥歪着脑袋看着万俟硕,很乖巧,很温暖。

    万俟硕是何等聪明的人,既然如此,他又何必执着呢。

    “没什么,我们成亲有段时间了吧。”

    “嗯。”南宫玥点头。

    “你不是说要互相认识培养感情吗?”

    南宫玥听到这话低着头羞红了脸,心里责怪自己,当时脑子是怎么了,怎么会说出这种的话来,好害羞啊。

    “那培养了这么久,玥儿心里有我这个表哥吗?”

    “你,”南宫玥双颊娇羞,“我不理你了。”

    南宫玥刚起身欲走,万俟硕伸手拽着她的手腕,刚好整个人撞进万俟硕的怀里,南宫玥微微抬眸看着他刀削般俊逸的面庞,有型的下巴勾勒出一抹弧度,慢慢的凑近。

    “你……”

    南宫玥伸手想要推开他,却被他抓在手里,“玥儿……”

    万俟硕的手轻捏着南宫玥的小脸,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声音有些轻颤,“表妹,你心里有我对不对?”

    南宫玥娇俏一笑,“表哥,你快放开我,万一有人来怎么办?”

    “你叫我什么?”

    “万俟硕。”

    “嗯?再说一遍。”

    “表哥。”

    “多叫几次。”

    “万俟硕。”

    ……

    忘记有时候是上苍的的一种恩赐,忘记不曾拥有过,就不会有执念,没有经历过就不会放在心上。

    南宫羽外出意外丢失了那半块玉璜,却不料那玉璜似有灵性,沉在了黑河底,沧海桑田却被有缘人捡到,岂料他并非正真的有缘人,将玉璜遗失而落入苏瑾辰手里。

    当时空之门关闭的那一刻,故事也因此回到了苏瑾辰出事的那一刻,又回到了12年元旦。

    如果她没有离开,如果他们之间没有分开五年,那会是怎样的故事呢?看书还要自己找最新章节?你OUT了,微信关注  美女小编帮你找书!当真是看书撩妹两不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