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真假道士

    神都,皇宫,养心殿

成哲正向黄炀汇报蒋杰案件的始末。

“你是说刘乐那小子弄了个假的警世钟就把案件破了?”

“确实如此。”

“哈哈,也不知是那小子太聪明还是凶手太笨。”

大笑几声后,黄炀面色一转:“蒋炜越来越放肆了,身为大理寺寺正,公然凌驾于律法之上,还妄想动用私刑,若不是念他老来丧子,定不轻饶。”

对于朝中大臣之事,成哲充耳不闻,自是不会答话。

许是见成哲半天没答话,黄炀感到有些无趣,起身来到窗前,推开窗户。

一阵寒风吹过,黄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成哲赶忙见状立刻劝到:“还请陛下保重龙体,近日天气转凉,应当早日升起炉火。”

“国库空虚,能省则省吧。”

黄炀说完,也没有了之前的心情,便让成哲退下了。

今年的寒潮比往年来的早,国库空虚,也不知户部筹齐过冬物资没有。

最近朝堂上,可没少为这些事争吵,可争吵有什么用,每一个人能相出解决办法。

若是可以,黄炀真想换掉着满朝文武百官,拿的俸禄不少,关键时刻却一点用处都没有。

刘小乐心情很不好,因为在他离开死牢后,尹长贵撞墙自尽了。

虽然这个结果他并不意外,但真当尹长贵自尽之后,他心里还是堵得慌。

为此,他准备告假回家。

县太爷知道他心情不好,念在他破案有功的份上,便允了他的请求。

回到家中的刘小乐依旧闷闷不乐,失去了往日的活泼。

“乐哥儿,你怎的了?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刘珂见刘小乐没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担忧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审案时难免会遇到一些让人不快的事。”

“哦,官场上的事我不懂,但我知道,坚持下去一定会有回报的。”

刘珂一脸认真地看着眼前这个一样大的弟弟。

“嗯,你说的有道理,不想这些了,难得今天休沐,走,去叫上小蓉蓉,我们去逛街去咯。”

穿越来这么久,刘小乐还真没好好看过自己生活的这个城市,每天总是被这样或那样的事缠身。

“乐哥哥,我要吃冰糖葫芦~”

“好,给你买!”

“我还要吃糖人儿~”

“好,买!”

“还要吃包子~”

这次刘小乐可没答话了,这小家伙的肚子就是个无底洞,多少东西都吃的下,把自己吃破产都不够她塞牙缝。

刘蓉自是不会善罢甘休,撒泼打滚、撒娇卖萌,每个法子都被她用了个遍。

没办法,刘小乐只好给她买了一个肉包子。

包子到手,刘蓉也不闹了,满心欢喜地吃了起来。

这时,前方的一阵吆喝声引起了三人的注意。

“瞧一瞧看一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我乃青云观道士,习得符咒之术,奈何家中事故,我们父子二人流落于此,给大家表演个术法——杀童不死!”

说完,便拿着铜锣绕着人群走了一圈:“来来来,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乐哥哥,有术法表演哎,我们去看看吧。”

刘小乐也想亲眼看看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法术,只是听他们说过,还从未亲眼见过。

只不过这个架势,怎么看怎么像变戏法的。

不一会儿,这对爷俩的身边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刘蓉个子小,被围观的人挡住了视线,刘小乐只好把她架在脖子上看。

看见人来的差不多了,自称道士的人拿出一个长方形的木匣子,拉开匣盖,从里面取出了一把贴满符咒的宽刀。

跟普通菜刀很相似,不过要大上不少。

道士拿着刀,绕着人群走了一圈,边走还边敲击刀面,确实发出清脆的金属敲击声。

给围观群众看过后,道士又拿着此刀试砍准备好的木头,一刀两断,果然锋利无比。

演示完毕后,道士将宽刀重新放回了匣内。

然后,道士叫自己的儿子躺在了地上,而道士则用手凌空比划了一些咒语,嘴角还念念有词。

做完准备工作后,道士大喊一声,把刘蓉吓了一跳。

不过许是为了看完后面的精彩表演,这小丫头愣是忍住了没哭。

只见道士从之前的匣内再次取出了宽刀,缓步走到儿子身边,大喝一声,用力斩下。

顷刻间,锋利的宽刀斩入了小孩的颈部,血流不止,满目狼藉。

刘蓉这小丫头被吓得大哭,就连刘珂也是以手遮面,不敢直视,围观的众人也都吓得惊骇不已。

道士随后拿出一块红布,盖在了小孩儿的尸首上,并在一旁烧了些符咒,一边烧还一边念念有词。

等到揭开红布之时,却见小孩复活了,脖子上不见一点伤疤,只有红色的血迹还在那里。

看见小孩没事,刘蓉这才止住了哭声,破涕为笑,还在刘小乐的肩膀上拍起了小小的手掌。

“好…”“好!”

人群中的叫喊声不绝于耳。

“大师,求您收我为徒吧,我想学习术法!”

人群中突然窜出一个十来岁的,同样道士装扮少年,一把抱住了刚才大显身手的道士。

这下子轮到道士傻眼了,这咋表演个节目还搞个拜师现场出来了呢。

“孩子,请问你叫什么名?大人在何处啊?”

没办法,道士只得俯下身来,挣脱小道士的双臂,轻声说道。

“我叫江小道,家在南方,我是偷跑出来的,家里人不知道。”

小道士抬起头,一脸认真地说道。

……

好家伙,这才多大啊,就知道离家出走了?

大道士甚是为难,他只是个变戏法的,哪懂什么术法啊,他的表演都是唬人的,怎么能教出去,那以后还怎么吃这碗饭。

可这大庭广众之下,若是一再拒绝又怕观众看出猫腻,大道士一时也不知怎么办了。

“小道友,拜师哪有当街就拜的。这样,你们跟我来,前面有个茶楼,我们去哪里详谈如何?”

看到了大道士求助的目光,刘小乐站了出来,说出了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办法。

“那好,走,师傅,我们就去大哥哥说的那个茶楼,规矩我懂,拜师前要奉茶!”

看样子这个小道士对于拜师的执念非常之重。

于是,一个小道士,一个假道士,一个小孩,还有刘小乐三人,一同前往了茶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