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汇聚东海,再见沈萱萱

    这片海域分布着上百个大小不一的珊瑚礁,最大的也不到一平方公里,最小的只能让几个人立足而已。

    可在这上百的珊瑚礁上,却有数百修炼者存在!

    凤歌立足的珊瑚礁形状如同树叶,最长处四十多米,最宽处二十几米。就在这个小小的珊瑚礁上,停留着十几个修炼者。

    而就这十几个修炼者中,竟然就有一个筑基期修仙者,还有三个炼气期九重天的修仙者!其余修仙者的修为也都在炼气期四重天到炼气期六重天之间!

    不过这样也很正常,修为低的谁敢跑来送死啊!

    凤歌的剑光引起了不少修炼者的注意,他已经感受到一些不怀好意的目光。

    没办法,末法时代材料少,好的法器更是难寻。凤歌的飞剑深具灵性,且吸收了极品材料庚金,已经成为可以媲美法宝的法器!

    只看那璀璨的剑光就知道不是凡品!而这么一把宝剑的主人却是一个修为只有炼气期五重天的小修士,一时间不少修炼者的心都活泛起来。

    凤歌也有点叫苦,现在想低调都低调不起来了、早知道就炼制一把破烂充充样子,也好过现在被当成待宰的肥羊,鸭梨山大啊!

    正当凤歌有些懊恼的时候,不远处一个炼气期六重天修为,身材微胖的修仙者凑过来,低声对凤歌道:“这位道友的飞剑品质不错,不知道有没有出售的意向啊?只要道友愿意出售,价格好说。”

    凤歌有些哭笑不得的道:“怎么可能!谁有这么一把好剑都不会出售吧?这可是多少灵石都买不来的!”

    胖修士眯着眼睛点头道:“这话有道理,不过我们做生意的,无论如何都要问上一问才能放心,否则白白错过了买卖岂不是非常可惜。在下牧非,熟悉我的人都叫我牧肥,道友高姓大名?”

    “在下凤歌,当不得高姓大名之说,小小散修而已。”

    “看道友剑光璀璨精纯,应该是剑修吧,不知出身哪一家宗门大派,又或者高阀世家?”这胖子的好奇心还真是旺盛。

    凤歌淡淡的笑道:“在下外出历练前,家师曾经有吩咐,在修为还没有晋级筑基期前,不许提他老人家的名讳,还请牧兄见谅。”

    牧非哈哈笑道:“哪里,哪里,是我失礼。凤兄弟,水晶宫乃是远古时龙族所遗留,里面或许有许多宝贝,可是定然也有许多禁制,想要得到宝贝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凤兄弟,不如咱们一起行动吧,倒是也好有个照应。”

    “这怎么好意思呢,小弟修为浅薄,与牧兄一起岂不是拖累了牧兄寻宝,我看还是不用了。而且小弟更喜欢一个人行动,不好意思。”

    “没关系,是我的邀请有些冒昧。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说完,牧非转身离去。

    在转过身的刹那,牧非本来笑呵呵的胖脸瞬间变得狰狞可怖!

    他不认为凤歌会发现他神情的变化,却不知道凤歌所拥有的超级网络连接系统的厉害之处!通过地磁感应领域,凤歌清晰的看到了牧非嘴脸的变化!

    妈的,这家伙肯定是冲着老子的飞剑来的!

    凤歌猜的一点都不错!他的飞剑剑光纯粹而璀璨,一看就知道是好剑,吸引一些苍蝇来也是人之常情。

    不过这数百修炼者别看声势很好大,其实都是一些散修,真正的大势力都还没有到。

    这时,七道剑光从东南方海域激射而来,转瞬间就已经划破长空,来到这片海域上空!

    剑光收敛,现出七道脚踏飞剑的人影!

    “是长春岛岛主龙见真人与几位龙字辈真人到来!哈,长春岛的队伍阵容可真是豪华,连岛主都亲自出动了!看来他们对水晶宫很重视啊!”

    “快看,那是云舟!啧啧,能驾驭这么大的龙舟,来人想必应该是天一门的修炼者!”

    这时,海水突然有异动发生!

    嘭!

    海水突然炸开,一艘巨大的鲨形潜水艇破开海水浮出海面!

    在潜艇的艇身上,印着三个巨大的汉字和一排小许多的偏旁部首!

    “虎鲨号!妈的,是小鬼子从美国佬手里购买的最新式的潜艇!”有修炼者惊呼!

    “一群化外蛮夷,也敢来觊觎华夏祖先所遗留的水晶宫,真是不知死活!进入水晶宫后,一定要给他们好看!”

    时隔十几分钟后,又是一艘潜艇浮出水面!

    不过这艘潜艇非但没有虎鲨号先进,而且外形甚至还是八十年代的模样。

    从这艘潜艇中走出来的,是一群阴森恐怖的家伙,一个个奇装异服,打扮怪异,手里都抓着各自的法器和擅长使用的武器,似乎非常害怕遭到突然的攻击!

    将各自的人手送上珊瑚礁岛后,两艘潜艇各自潜入海中。

    几分钟后,一声沉闷的爆炸突然在海中产生,一股极其强烈的冲击波在海中爆发!一道两米粗的巨大水柱冲天而起数十米高,极为壮观!

    许多修炼者都清楚怎么回事,不由得捂着嘴偷笑。

    刚刚登岛的那些来自南洋的秘术师都面露怒色,腥风乍起,强烈的杀意在这些秘术师身上爆发,看向那些日本的忍者和阴阳师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杀意!

    倒不是说没有了潜艇他们就无法离开,主要是一个面子问题!

    当着这么多修炼者的面,该死的日本人竟然就敢明目张胆的把送他们来的潜艇覆灭,这眼中的伤害了他们秘术师的脸面!

    看到气氛如此诡异,旁边顿时就有许多修炼者明里暗里的讽刺。

    “潜艇被小日本灭掉了都不敢吭一声,还想跑来水晶宫寻宝,真是好笑的!”

    “是啊,是啊,在鬼子面前都怂了,难道还想跟咱们华夏正统修仙者瞪眼不成?”

    眼看两帮人就要打起来。

    一艘金色的龙舟从远方的天际飞来,转瞬间就飞临这片海域上空!

    “是天宫来人了!”

    “果然不愧是天宫,竟然能出动如此庞大的龙舟!啧啧,就龙舟从国内飞来这里,需要消耗的灵石就已经让普通散修崩溃!”

    “奢侈,真是奢侈啊!”散修们对着那金光闪闪的龙舟,都露出了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不做散修,不知道散修的苦。本来就处于末法时代,再身为散修,简直就是明知长生的目标就在前方,却因为各种条件达不到而无法到达目标,太痛苦了!

    天宫的人还没有骚包完毕,在西北方,一只巨鹰妖兽飞来!

    “是战神殿的魔翼战鹰!”

    “是二级高阶妖兽!好强!”

    那魔翼战鹰躯体极为巨大,翎羽漆黑如墨,双翅展开长达三十米,如同一团乌云般遮天蔽日!双翅微微扇动,就鼓荡出巨大的气压,在海面掀起巨大的波浪!

    在随后的二十四个小时中,龙虎山、蜀山派、昆仑派、禅宗、密宗、孔家、墨家、庄家等等,几乎华夏所有有些名气的门派和世家都来到!

    这片海域此时就如同一个火药桶,沾点火星就会爆炸!

    在南海天音岛的修士中,凤歌意外发现了沈萱萱的身影。原来这丫头竟然师承天音岛!咦,她旁边的那个人不就是那个骚包男吗?

    骚包男现在依然骚包,穿着一身名牌,却背着一把飞剑,看上去不伦不类!他此时正站在一个颇有些丰神俊朗的青年旁边,满脸谄媚的笑意。

    沈萱萱俏脸如冰,手臂上还带着黑纱。

    或许是感受到了凤歌的目光,或许是心有灵犀,沈萱萱突然转头向凤歌这里看来。

    见到凤歌,沈萱萱冰冷的俏脸瞬间解冻,露出了让男人为之惊艳和沉醉的笑脸,对着凤歌挥手致意!

    凤歌也挥手回应,却发现沈萱萱的几个同门师兄弟看向自己的目光都非常不善!

    红颜祸水啊!

    沈萱萱对着那丰神俊朗的青年低声说了几句话,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的神色,旋即对着凤歌招手,示意凤歌过去。

    凤歌倒是没有迟疑,脚尖一点脚下珊瑚礁,身体如同没有重量般飞起,如同一片羽毛般向沈萱萱所在的珊瑚礁飞去。

    “沈姑娘,一段时间不见,你的气质更加清冷了。”凤歌淡淡的笑道。

    沈萱萱以与凤歌一模一样的语气道:“凤公子,一段时间不见,你也越来越会说话了。”

    二人相视一笑,看上去颇有默契。

    “沈师妹,这位道友是你的朋友吗,为什么不给我们介绍一下?”那丰神俊朗的青年笑道,脸上的笑容极为阳光,能让任何一个女人都为之沉醉!

    “令狐师兄,这是我很私人的朋友,不方便向诸位师兄介绍,请几位师兄见谅。”沈萱萱毫不犹豫的拒绝。

    令狐师兄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霾,神情不变的转头对凤歌笑道:“既然沈师妹不舍得介绍,那我就自己来认识一下。在下天音岛首席大弟子令狐云空,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凤歌清咳一声,对着沈萱萱眨了眨眼睛后,才对令狐云空道:“我尊姓凤,大名歌,你可要牢牢记住哦。”

    沈萱萱顿时扑哧一下笑了出来,白了凤歌一眼,你也太会作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