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拜会丁家【下】

    丁弘毅的车驶入庄园。

    庄园面积很大,凤歌的地磁感应领域都无法将其整个笼罩。

    水泥路两侧的草地上,凤歌甚至看到了几只鹿在悠闲的漫步。车经过的时候,这几只鹿仅仅抬头瞥了一眼。

    草地外围,是一片浓密的树林。树林中生长着许多低矮的灌木,郁郁葱葱。

    这就是老牌红色家族丁家!

    或许以前的凤歌来到这里会紧张、会害怕,然而如今的凤歌却只有好奇而已。丁家对于他来说,只是丁芷若出身的家族。

    车在一栋古香古色的三层木制建筑前停下,一边往里走,丁弘毅边向凤歌介绍道:“老爷子最喜欢这种返古风格的木制建筑,说钢筋水泥建筑死气沉沉的,只有这木制建筑才是咱们华夏人建筑的精髓和典范,因此庄园中钢筋水泥的建筑很少。”

    凤歌笑道:“丁爷爷说的极好,在京城,这座庄园或许不是最漂亮的,但绝对是最雅致和灵秀的。这种以纯人工完成的建筑,拥有钢筋水泥建筑所没有的灵气,这样才能让人与自然契合,如同居于大自然,居于此中的人自然就拥有一种特殊的灵性,这才是华夏建筑的真正意义。”

    “说得好!”一个虽然有些苍老却依然洪亮的声音响起,从里面走出来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老者虽然年纪已大,但是身体健朗且雄壮,由此可见其年轻时的威猛!

    这老头自然就是丁家的家主,丁老爷子丁海山!

    让凤歌惊讶的是,他发现丁海山的意境竟然极深!

    意境,是每个人都有的。这是人对自然感悟的体现。对自然感悟深,意境就深,对自然感悟浅,意境自然也就浅。

    丁海山有如此深的意境,如果能修仙的话,简直事半功倍!

    此前凤歌就发现,庄园的建筑虽然不是修仙者以阵法安置,但是却颇合自然之道,想必就是丁老爷子的手笔!

    这老爷子还真是不简单啊。

    “爷爷!”丁芷若欢喜的叫了一声,松开凤歌的胳膊跑过去挽住丁海山的胳膊。

    丁海山似乎对丁芷若极为宠爱,对她的撒娇甘之如饴,笑的老脸上满是皱纹。

    而丁弘毅却没有丁芷若的待遇,只能老老实实的施礼:“爷爷,我把芷若妹妹和凤歌接回来了。”

    凤歌上前一步,微微躬身施礼,有礼而不卑不亢的道:“小子凤歌,见过丁爷爷。除此拜见丁爷爷,不知道您喜欢什么,一点小子自己制作的东西,请丁爷爷不要嫌弃。”

    说着,凤歌拿出一颗里面烟霞翻滚,烟霞中隐约有无数山水浮现的水晶球递过去。

    实际上,凤歌早就准备好了礼物,只是刚才从那些建筑和丁弘毅的口中得知了丁海山的喜好,因此利用之前的一点时间现制作的。

    材料是水晶,里面以烙印之法构建了一方小小的世界,又刻录了数个阵法炼制而成。

    这东西不是法器,唯一的作用就是可以让人的意念进入其中,感悟那小世界中的自然意境。对丁海山来说,在没有什么礼物比这件礼物更合适了。

    凤歌心里感叹,还是有个助手好啊,要是没有叮当帮忙,哪能这么容易就炼制出来。

    丁海山意念极深,一见这水晶球不由得心生喜欢,却神情自然的接过去笑道:“既然你你凤歌送的东西,那我就不客气了。你们先进去吧,弘毅你招呼好凤歌,我还要在这里接一个人。”

    竟然让丁老爷子亲自迎接,来者想必身份极高,丁弘毅虽然好奇,却还是点头应着,带着凤歌和丁芷若进去。

    凤歌却已经通过地磁感应领域发现,那个人已经来了。

    那同样是一个老者,须发花白,却精神矍铄,身体健朗,举步间竟有龙行虎步之姿态!

    最引人注目的,却是他头上的发髻道冠、身上的灰蓝色道袍和手中那柄拂尘。

    这是一个道士。

    道士的脚步突然停下,皱起眉头向天空看来,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凤歌心中一凛,这老道士竟然能感觉到地磁感应领域!这还是凤歌第一次遇到能感觉到地磁感应领域的修炼者!

    收起地磁感应领域,凤歌随着丁弘毅来到会客厅。

    乔楷果然也在,在场的还有另外一个人,大约四十多岁,带着一副眼镜,气质文秀而沉稳,容貌俊朗,让人一见就心生好感。

    不过他体内血液的异常却告诉凤歌,这家伙不简单!

    见到丁芷若他们,乔楷眼镜一亮起身走过来笑道:“弘毅哥!芷若,一段时间不见,你变得更漂亮了。”

    乔楷目光痴迷的盯着丁芷若,竟然完全无视丁芷若挽着的凤歌的存在!

    丁弘毅心中对乔楷不屑,不过却也想看看凤歌的应对,所以点点头没有说话。

    丁芷若却容不得爱人受委屈,抱紧了凤歌的胳膊笑道:“谢谢你的夸奖。”

    乔楷这才转头看向凤歌,讥讽的笑道:“凤歌,想不到你还真敢走进这里,倒是让我有些刮目相看。”

    这话似乎在赞扬,实际上是讽刺凤歌身份卑微。

    丁芷若不由得大怒,正要说话,凤歌拍了拍她的手,却让乔楷更是心中火旺!

    凤歌安抚了丁芷若,这才对乔楷淡淡的笑道:“这里是丁家,我是芷若的男朋友,前来拜访芷若的长辈,这是最正常不过的礼尚来往,没有什么值得乔公子刮目相看的。倒是乔公子,在杭州吃了那么大的亏,竟然还这么嚣张,才真让我刮目相看。”

    “你!”杭州的事情是乔楷的败笔,更是他的伤疤!

    杭州事件后,乔楷被他爷爷乔德忠老爷子叫回京城狠狠的训斥了一顿,让他丢尽了脸面,成为京城公子哥们的笑柄。

    伤疤被制造伤疤的人揭开,乔楷恨的恨不能把凤歌挫骨扬灰!

    不过到底是出身大家族,知道分寸,深呼吸几口气后,乔楷装出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模样道:“只是一时失手被小人所乘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旋即不再理会凤歌,而是兴奋的对丁芷若道:“芷若,这次我从国外请了一位心脏病方面的专家来,他对先天性心脏病有着极深的研究,曾经治愈过数十例先天性心脏病!或许他有可能也将你的先天性心脏病治愈!”

    说完,他等着看丁芷若高兴的笑容。

    然而结果却让他失望了,丁芷若的脸上没有露出丝毫欢喜的味道,而是平淡的道:“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不过我想不用了,我的先天性心脏病已经治好了。”

    丁芷若的话让在场的人除了凤歌都露出了惊讶之色,乔楷更是差点就跳起来叫道:“这不可能!”

    听到乔楷口不择言,凤歌和丁弘毅的脸色都沉了下来。

    乔楷也意识到不妥,连忙道:“如果真的治好了,那自然是好事。只是我感觉非常不可思议,无法置信而已。而且,我并没有听说芷若你动手术啊?”

    丁芷若撇嘴道:“谁说只有动手术才能治好啊,难道你忘记咱们华夏的中医了吗?”

    乔楷不甘心的道:“芷若,中医那套是不科学的,你千万不要被欺骗了!”

    “华夏中医有数千年的历史,西医才多少年?不懂的东西就说不科学,真是孤陋寡闻,可笑之极!”

    “说得好!乔楷,你身为一个华夏人,对自己老祖宗留下的瑰宝视而不见,却被外国的一些东西迷惑了眼睛,推崇备至,这可要不得啊!”

    丁海山协同那道士走了进来,听到丁芷若的话后赞叹一声,就开始批评乔楷。

    面对这位比自己爷爷地位还要隐约高半格的老爷子,乔楷自然不敢施礼,只好道:“丁爷爷教训的是,我回去后一定会仔细了解中医的。”

    丁老爷子什么人,自然看得出乔楷这只是敷衍的话,不由得在心里摇头。乔老头什么都好,就是重男轻女,加上曾经受过那么多苦难,不想让孙子受苦,因此对几个孙子都过于溺爱。殊不知这样反而让他们养成了纨绔的性格,是毁了他们。

    接下来自然又是一番介绍。

    那乔楷带来的在先天性心脏病方面的专家是个英籍华裔,名叫斯科拉,中文名字叫王瑾然,在整个世界西医界,对于先天性心脏病的研究都是顶尖水平的。

    “这位玄济道长,乃是我们华夏修仙胜地龙虎山的得道真人,一身医术可通鬼神。”这是丁老爷子对玄济真人的介绍。

    龙虎山!

    凤歌自然知道,是华夏一个势力颇大的修仙宗门,与崆峒派和王屋派合成三仙宗门。

    这老道士修为极高,想必在龙虎山地位不低。

    玄济真人却对王瑾然有些敌意,在介绍完毕后,盯着王瑾然道:“你是西方的蝙蝠精吧?老道警告你,最好不要在华夏捣乱,否则老道一定灭了你!”

    西方蝙蝠精?凤歌差点把嘴里的茶水喷出来,这老道士很好玩,竟然把血族称为蝙蝠精。倒是王瑾然城府极深,闻言非但不恼,反而恭敬的对着玄济真人施礼,然后道:“晚辈虽然生长在国外,拥有英国国籍,虽然因为不可逆的原因称为血族,但是晚辈的心却是一颗华夏心!这些年来,晚辈的心愿就是能回到祖国,为祖国的人民尽一份微薄之力,怎么敢仗势为恶。”

    这话让在场的人都动容,玄济真人脸色好看不少,点头道:“真要是这样自然最好,别让我知道你骗我,否则老道收了你!”

    “晚辈不敢!”王瑾然连忙道。

    凤歌对王瑾然当真佩服之极,对什么人,说什么话,马屁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