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拜会丁家【上】

    见丁芷若听得认真,凤歌继续道:“至于我和雪烟,我体内的三足金乌血脉和她体内的火之祖巫祝融血脉同属火属性血脉传承,同样有一种特殊的吸引。我体内的三足金乌血脉想要吸收火之祖巫祝融血脉突破瓶颈,而她体内的火之祖巫祝融血脉也想借助三足金乌血脉觉醒!”

    “这种特殊的情况下体现在我们两个的身上,却使得我们之间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吸引,这才走到一起的吧。在我陪同她去一个山村进行一次有关古墓的采访时,我们发生了关系。她体内的火之祖巫祝融血脉觉醒,而我体内的三足金乌血脉也终于突破瓶颈。”

    丁芷若嘟着小嘴气呼呼的道:“既然你可以和她们那样,为什么不与我也那样?”到底是纯纯的女孩,有些字词难以说出口,就以那样两个字代替。

    凤歌苦笑道:“你以为我不想啊,一个水灵灵的美女陪在身边,对自己千可万可,不想的估计只有太监!可是你体内的水之祖巫共工血脉强度太高,比雪烟体内的火之祖巫祝融血脉还要强很多!”

    “如果我和你发生关系,非但不会化解玄阴之气,让你的血脉觉醒,还会破坏玄阴之气的平衡导致其爆发,到时候你就会被无比强烈的冻气冻成万年都不会融化的玄冰!我怎么能让你离开我呢,我们还要永远在一起呢。”

    丁芷若叹了口气,身体软软的靠在凤歌的身上,半响后才道:“凤歌,我明天想见见楠楠姐和雪烟姐。”

    “好,我今晚约她们。”凤歌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

    傍晚,凤歌送丁芷若回宿舍后,在回寝室的路上给萧楠楠和刘雪烟打电话,将丁芷若已经知道他们之间关系的事情告诉了她们,并约她们明天出来,大家见一面。

    萧楠楠和刘雪烟在挂断电话后心情复杂,当晚都失眠了。

    凤歌回到寝室后,杜鹏三人顿时大喜,以很长时间没见面为缘由,逼迫凤歌下去买了一些熟食和啤酒,上来四人吃喝直到宿舍楼断电关灯。

    带着一丝醉意,凤歌不再想感情方面的事情,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可谓没心没肺之极!

    第二天一早,凤歌洗漱后去女生寝室楼下接了丁芷若,往碧华楼而去。

    ————————————————————

    萧楠楠来到昨晚预定的包间,心思杂乱,刚刚喝了口热茶,就见刘雪烟推开包厢的门走了进来。

    “楠楠!”

    “雪烟!”

    两女互相打过招呼后,忽然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本来是亲密无间的好友闺蜜,没有想到如今竟然成了同一个男人的女人!

    刘雪烟到底更开朗胆大一些,看着萧楠楠有些局促的表情,顿时扑哧一下笑了,道:“我以前认识的萧楠楠可是个冷面女警花,而不是眼前这个坐立不安的少妇。”

    被刘雪烟调笑,萧楠楠紧张的心情也暂时轻松下来,扑过来搔刘雪烟的腋窝道:“你敢笑我,看来你已经忘记了萧氏刑罚的厉害了!”

    “哈哈~~!饶命啊!哈哈哈~~~!好楠楠,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再次被推开。

    凤歌和丁芷若在外面就听到了里面两个女人的笑声,推开门就看到了她们纠缠在一起。二女衣衫都有些乱,绯红的面颊上布满了细汗,看上去颇有些香艳。

    “我怎么不知道你们两个有百合倾向。”凤歌关上包厢的门笑问道。

    丁芷若白了凤歌一眼过去与萧楠楠和刘雪烟说话。

    要说女人真是奇特的动物,明明才认识而已,可是却能仿佛十几年的好朋友般开心自然的交谈,甚至这三个女人还有着同一个男人。不过或许这也是她们能如此快熟悉的原因。

    见她们相处的融洽,凤歌心里那点小小的担忧顿时消失。本来他还以为自己需要使用点强硬手段,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后来凤歌干脆就被赶走了!

    “干嘛要赶我走啊?”凤歌满脸的无辜。

    “因为我们要谈一些属于女人间的私密话题,你这个男人在旁边不合适!”刘雪烟掐着细腰道。

    凤歌嘴角泛起一丝淫笑,道:“你们都是我的女人,到时候大家坦诚相见,大被同眠,还有什么是我不合适在旁边的。”

    “你说什么!”三股强横的杀意从三女的身上爆发!

    “没……没什么!我马上就走,你们慢慢聊!”凤歌干笑两声,很明智的选择了逃跑!身后包厢中传来她们的娇笑声。

    至于说把她们三个女人留在那里,凤歌是丝毫不担心。不说萧楠楠和刘雪烟,一个传承了月神常羲的血脉,一个传承了火之祖巫祝融的血脉,淡淡丁芷若因为有凤歌的星辰结晶敞开供应,此时也有塑鼎期六重天的实力!寻常的混混根本就不是她们的对手!

    即便是遇上武者,也有萧楠楠和刘雪烟在,不会有任何危险。

    在学校乖乖的上了两天课,周六凤歌和丁芷若登上了飞往京城的飞机。

    登机前,丁芷若已经给京城的爷爷家打过电话,告诉他们会带给他们巨大的惊喜!

    说来这还是凤歌第一次登门,即便是在风华市的时候,凤歌也没有登过丁家门。

    在飞机上,丁芷若详细的向凤歌介绍了她爷爷家的人。

    丁家老爷子丁海山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是开国上将,在军界拥有极高的威望!

    丁老爷子膝下有三子一女,三子分别是大儿子丁振平,二儿子丁振安,三儿子丁振成,以及女儿丁蓁蓁。

    丁振平继承乃父衣钵进入军界发展,如今已经是某军区最高司令长官。丁振安却在年轻时因为与丁芷若母亲的关系与家里闹翻,从而与丁芷若的母亲离家出走,一走就是十几年,直到三个月前丁芷若回京,才再次有了来往。

    丁振成同样在政界,如今是某地级市市长,也是年轻有为。

    丁蓁蓁却继承了丁家的魔咒,有先天性心脏病!虽然有着极高的经商天赋,并且如今已经拥有不菲的身价,可是根据丁家的魔咒,丁蓁蓁离死亡也只有一步之遥!

    可以说丁家最近正处于一个悲伤的氛围中。

    丁蓁蓁为了在死前多陪伴父母,特意将公司事务交给信得过的属下。而她则一直在家陪伴丁海山夫妇。

    除此之外,就是丁芷若的几个堂兄弟姐妹。

    “对了,你的堂姐和堂妹都没有遗传到所谓的魔咒吗?”凤歌好奇的问道。

    “怎么会没有,我大堂姐丁芷云和小堂妹丁芷嫣都有!我们这一代是丁家历史上遗传了魔咒最多的一代!”

    如果换做以前,说起这个话题的时候,丁芷若都会黯然伤神。可是如今有了真水玄功,丁芷若却再也不把所谓的魔咒放在眼中!

    飞机在京城机场降落。

    北方的气温已经被南方低不少,初冬的寒意让许多人换上了保暖的衣服。

    刚下飞机,丁芷若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二堂哥啊,我们已经下飞机了,正在往外走。凤歌,是我二堂哥来接咱们。”

    丁芷若的二堂哥丁弘毅比丁芷若大四岁,大学毕业后自己开了家公司。还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公司就已经颇具规模,是丁家公认的丁蓁蓁的接班人。

    “芷若!”刚刚走出去,就见一个身材高大,容貌俊朗,气质极佳的青年招呼丁芷若!

    “二堂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凤歌,这就是我二堂哥丁弘毅。二堂哥,这是我男朋友凤歌,现在与我同在浙大。不过凤歌读的是医学。”

    “丁二哥,很高兴认识你。”凤歌既热情又不卑不亢的笑道。

    丁弘毅朗声笑道:“暑假的时候,芷若第一次回来,就听她不少次的念叨你的名字,我一直对你很好奇,如今终于见到真人了,不错!”

    “多谢丁二哥赏识。”凤歌淡淡的笑道。

    “听说你在杭州把乔楷那家伙弄得灰头土脸,真是深得我心!我也很讨厌那个虚伪的家伙,竟然还敢打我妹妹的主意,不知死活!”丁弘毅眼底闪过一缕微不可查的杀机!

    不过想要在凤歌面前遁形,根本就不可能!

    “乔楷?我都已经忘记这号人物了。”凤歌实话实说,要不是丁弘毅提起来,凤歌还真就已经把乔楷给忘记了。

    丁弘毅见凤歌不像是说笑,顿时笑道:“要是让乔楷听到你的话,恐怕会被气的当场吐血!乔楷确实不足为虑,你需要小心的人是杭锦旗!这个人可是不一般,城府极深且深藏不露,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最好不要招惹他。”

    杭锦旗,凤歌想不到丁弘毅对杭锦旗的评价竟然这么高!

    不过对凤歌来说却无所谓,只要对他和身边的亲人朋友没有什么不好的念头,他是不会主动去招惹连他也有点看不透的杭锦旗的。

    丁家拥有自己的庄园,不是丁家奢侈,而是这是家族势力的象征,不得不如此。

    丁弘毅驱车来到庄园门口,却发现正好有一辆车驶进去。

    看到那一晃而过的车牌,丁弘毅不由得有些皱眉道:“姓乔的竟然还不死心,还敢跑来丢人现眼!”

    凤歌似笑非笑的道:“恐怕是有什么了不得的依仗吧。”

    丁弘毅不由得有些惊讶的看向凤歌,这小子还真不简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