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水之祖巫共工血脉觉醒!

    “站住!”来人破碎了玻璃后飞落进来,同时对着凤歌喝道。

    凤歌转身笑道:“连子风,你叫住我有什么事情?”

    来人顿时面露骇然之色,似乎对凤歌一口道出他的名字感觉非常惊讶!连子风神色惊疑不定的道:“我们应该没有见过面吧,你怎么认识我的?”

    凤歌故作神秘的摇头一笑。

    连子风压下心中的惊疑,正色道:“凤歌,这次死了不少人,你把事情闹得太大了。组长让我告诫你,这次就算了,但是以后再出手一定要注意分寸。”

    凤歌面色一冷道:“杀几个人渣而已,唧唧歪歪的。当初这对父子让那些渔民连海都出不了,怎么就看不到你们出来管管?”

    “那是司法机关的事情。”

    凤歌冷笑道:“枉你还是一个守护者,我们身为守护者,守护的是什么,就是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人民!碰到这样的事情,如果不出手,那么我就不配做守护者!”

    听到凤歌的话,连子风默然无语。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对了,麻烦你回去告诉组长一声,以后碰到这样的事情,我还会出手的。”说完凤歌转身就走。

    连子风看着凤歌的背影叹了口气,或许凤歌说的是对的,但是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不是简单的对错就能判断的。一阵风起,卷起连子风飞出中海酒店。

    凤歌走出会议室没有马上离开中海酒店,而是来到斜对面的一间办公室。

    走进办公室,凤歌目光一扫,最终停在一个大型的玻璃鱼缸中的一颗湛蓝色的石头上。

    在此前凤歌走到会议室门口的时候,通灵术就产生了感应。只是当时要处理陈中海,所以暂时放在一边。

    叮当在凤歌脑海中惊喜的叫道:“是玄水之精!主人,是玄水之精哎!”

    “玄水之精,听起来似乎是很不错的东西。”

    “何止是不错,在这个末法时代主人您能得到这么一颗玄水之精,简直就是走了狗屎运!灵宝本来就存在,即便是被摧毁都难。可是玄水之精却需要极其精淬的水之精华才能凝聚出来。所以说灵宝到现在仍然存在,可是玄水之精却极难生成。”

    “哦,原来是这样,如此说来,这块玄水之精倒是真的很珍贵。”

    “主人,这块玄水之精对于目前的您来说,更重要的意义是可以让您的水之祖巫共工的血脉直接觉醒!”

    “你说什么!”凤歌惊叫起来。

    华夏黄海中某个海岛。

    目送渔轮离开,凤歌转身没入海岛中的丛林。距离那天灭掉海龙帮已经过去两天,凤歌杀完人就走掉了,至于扫尾的事情,自然有人料理。

    而海龙帮被灭掉的事情也迅速传遍了日照的大街小巷,那天日照市的情景好像过年。特别是那些以船为生的人,更是几乎将日照市的烟花都买去燃放!

    直到晚上,还有烟花在天空中炸开,如同过年!

    凤歌再次来到港口找船出海,看到的是那些船家灿烂的笑脸!

    树林很茂密,凤歌在里面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将玄水之精取出来。在这样一个无人的海岛上使用玄水之精觉醒水之祖巫共工的血脉,绝对安全!

    “叮当,玄水之精中的能量怎么吸收?”凤歌问道。

    “很简单,只要您在手心割开一道小小的伤口让血液流出来,然后将玄水之精放在伤口上,让玄水之精接触到血液就可以了。”

    “就这么简单吗?”凤歌有些不相信。

    “是说的简单!实际上玄水之精是非常稳定的结晶体,一般情况下即便是用真元力也无法激发其中的水之精气!只有主人您血液中的水之祖巫共工血脉,才能激发玄水之精中的水之精气,并将其吸收!所以说如果换了一个人,可能永远都无法吸收其中的水之精气!”

    听到叮当的解释,凤歌不由得咋舌。

    凤歌拿出一柄匕首在手心割开一道细细的伤口,待血液流出来,凤歌将玄水之精放在伤口上,双眼睛紧紧的盯着玄水之精!

    ——————————————————

    就在这时,海岛东方的海域,一艘黑色的潜水艇突然在水面浮现,如同一只海中的巨兽!

    潜水艇的航向正是凤歌如今所在的这处小岛!

    在接近小岛时,潜水艇慢慢停下,随后舱盖打开,五个忍者从里面跳出来,竟然直接跳在水面上,踏波而行向小岛走来!

    如果有遁甲宗的修仙者看到,一定会惊呼出声:“水遁之术!”

    ——————————————————

    凤歌手心的血液如同雨后的春笋般迅速的长高,将玄水之精托起。

    当血液生长到六寸高时停止,玄水之精上开始浮现出道道血色细纹。

    “看到了吧,这是水之祖巫共工血脉进入玄水之精中,将水之精气激发的一步。”叮当在凤歌脑海中介绍到。

    就在这时,玄水之精上爆发出强烈的蓝光,荡漾着如同大海一般的波浪,将凤歌包裹在其中。

    咦!凤歌忽然发现道道蓝光从玄水之精上顺着血液流下,所过之处,连血液都被染成了湛蓝色!

    当蓝光顺着血液流入体内,凤歌马上感觉到了淡淡的凉意,如同夏日将手浸入冰凉的溪水中!那淡淡的凉意顺着血管流淌,连血管都被染成了蓝色,在皮肤上浮现出来。

    蓝色的血液在血管中流淌,心脏再次承担了凝炼水之祖巫血脉的重任!每一滴流过心脏的血液,其中的祖巫血脉都会被抽离出来,在心脏中汇聚成一滴蓝色的血液!

    一种莫名的淡淡的感悟在凤歌心中升起!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这是水的包容;空气中任何时候都有水汽存在,却肉眼不可见,这是水的隐匿;遇冷凝为冰,坚固而锋利,这是水的刚!

    水遇热化为汽,汽遇冷凝结为水,水触寒结为冰,冰受暖化为水。如此循环往复,却始终不改变本质!

    凤歌心中若有所悟,人的一生也在不断的遇到各种各样的变化,然而只要能坚守本心,就可以永远的做自己而不用担心被彻底改变!

    这时,玄水之精已经全部化为水之精气被凤歌吸收进入体内!

    一滴蓝色的血液在心中凝聚出来,时而化成一团水汽,时而有化成一颗冰珠。

    突然,这滴蓝色的血液炸开,又随着血液的循环流动到身体各处——骨髓、骨骼、五脏六腑、皮肉、指甲毛发!

    这一刻,凤歌变成了一个蓝色的人!

    然而更加惊骇的事情发生了,凤歌的身体竟然慢慢的变软,最终化成一团水在空中漂浮着,同时在无规则的蠕动着。

    片刻后,这团水渐渐的变化着形状,很快变成了凤歌的模样!

    淡蓝色的微光一闪,凤歌再次出现!

    水之祖巫共工血脉觉醒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