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怒灭海龙帮【完】

    不理会那些警察,凤歌脚步不停的往楼上走。

    凤歌身后那些警察倒是聪明的很,并没有因为很多同事来了就反抗,而是乖乖的继续跟在凤歌的身后。

    他们是看清楚了,别说这一百多人,就是再来一百多也不会是眼前这个可怕的人的对手,最终的结果只能如他们一般被俘虏!

    “你们放心,我是不会杀你们的。或许你们之中有人真的道德败坏到破坏了底线,可大部分还是有良心的。我也不想大费周章的审问,以后只能由你们自己自觉的约束自己。”

    凤歌身后的那些警察闻言,顿时面露喜色,此前一直惴惴不安的心终于放下。有些警察开始真的反思,而有些却露出不屑的神色,显然没有把凤歌的话放在心里。

    通过地磁感应领域看到这一切的凤歌,微微摇头叹息。

    凤歌终于踏上十一楼,早已经严阵以待的海龙帮枪手马上对着凤歌开枪射击!

    他们的嚣张并不比当初的狼帮差,长短枪都有,密集的子弹形成了一道连视线都遮挡的黑色弹幕!

    然而一切金属在凤歌眼中比橡皮泥还听话,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强大的地磁力场充斥着凤歌身周数十米的空间,这片金属弹幕在凤歌身前两米处停下,悬浮在虚空之中!

    所有枪手都惊呆了,这还是人吗?

    “回去!”凤歌左手抬起,虚空轻轻一拍。那面弹幕瞬间倒射而回!

    那些海龙帮枪手顷刻间被自己射出的子弹射成了筛子!

    脑浆和鲜血飞溅,浓郁的血腥气迅速在楼道间弥漫开来。那些经常听到枪声停下,这才敢走上十一楼,看到的却是遍地的尸体和如同河水般流淌的鲜血!

    每个警察都面色惨白!

    纷乱的脚步声响起,是来支援的警察要冲上来了!

    “刘队,怎么办?”一个警察有些焦急的问一个中年警察。

    他们都知道,那些同僚冲上来真敢对眼前这个魔王开枪,那么结果肯定是死路一条!

    “我下去拦住他们!”曾经,因为上司的命令,为了自己的家庭,刘喜元曾经很不作为。但是不可否认他是一个还有良心和道德的人,他不能让自己的同僚上来送死!

    刘喜元深深看了凤歌的背影一眼,毅然转身下楼!

    凤歌摸了摸鼻子嘀咕道:“妈的,怎么弄得你才是主角,少爷我倒像是反面配角,不爽!”

    见凤歌没有阻止和怪罪刘喜元,那些警察顿时松了口气。

    不理会刘喜元,凤歌迈步向会议室走去。

    虽然门被锁上,里面也被大量桌椅挡住,可是对凤歌来说却不值一提!

    手中大锤悬浮起来,对着会议室的门砰砰砸下去!顷刻间破碎的木屑飞溅!

    堵着门的桌椅被巨大的力道砸飞,会议室顿时传来一阵惊叫声!

    “爸,那个魔鬼已经来到门外了,你再不来救我,我就要死了!”陈中海带着哭腔惊恐的对着手机叫道!

    陈子清已经来到中海酒楼的外面,冲下座驾就往里面冲!已经接近五十岁的人,速度竟然堪比职业选手!

    当陈子清来到九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派来的警察竟然都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上去!

    “怎么回事?恐怖分子就在上面进行恐怖袭击,你们身为人民警察,为什么不上去制止!”陈子清愤怒的吼叫起来!

    刘喜元走过来正色道:“陈局长,是我阻止了他们。上面那个人是个拥有超能力的人,枪支对他根本没有任何伤害,我们上去也只能白白送死!”

    这些陈子清当然知道,可是他的儿子还在上面!

    “荒谬,这个世界哪有什么超能力,我看是你贪生怕死,推诿责任!”

    就在这时,上面传来轰的一身巨响!

    却是凤歌控制着锤子将会议室的门和里面的桌椅彻底摧毁!

    “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上面传来了陈中海恐惧的尖叫!

    “滚开!”陈子清拨开刘喜元,拔出手枪就向上冲去!

    会议室中,除了陈中海之外,其余海龙帮高层全部被杀,死状惨不忍睹。陈中海就是一个依仗父辈横行的公子哥,哪里见过这么残酷的情景,恶心的把酸水都吐出来,脸色惨白,四肢无力的瘫坐在那里!

    “等一会,你那个混账老子马上就来,到时候你们父子俩结伴走,在黄泉路上也不至于没有伴!”凤歌点上一根烟,平淡的道,仿佛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般轻松。

    陈中海已经听到了脚步声,突然厉声吼道:“爸!你不要过来,他也会杀了你的!你去找人,给我报仇啊!”

    已经快要跑到会议室门口的陈子清听到二子的吼声,脚步戛然而止,老泪纵横!

    凤歌却有些惊讶的看着陈中海道:“想不到你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不过你以为他还走得了吗?”

    陈子清确实想走,可是他也确实走不了!

    无数子弹从尸体中射出,凝聚成一只巨大的金属手掌,将陈子清抓住飞向会议室!

    终于亲眼见识到超能力的陈子清脸色惨白,眼中闪烁着极度绝望的神色!

    看到自己老爹被抓来,陈中海的四肢突然有了力气,扑上去接住被金属手扔下来的陈子清,激动的询问者:“爸,你没事吧,爸!”

    陈子清还是第一次被儿子这么关心,他的心里突然有了觉悟,原来自己以前那么宠溺娇惯,根本不是真正的爱,反而是害了儿子!

    如果这些年能好好教育陈中海,想来也不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没事,爸没事!中海啊,是爸对不起你,这些年没有好好的管教你,才让你走到今天不可挽回的一步!是爸不好,对不起你死去的妈,对不起你啊!”

    这父子俩在这里抱头痛哭,父子情深。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人啊,总是在面对结果的时候才会后悔当初的过错。行啦,知道错了也是进步,希望你们投胎后能做个好畜生。”

    是啊,做了那么多孽,真有轮回的话还想继续做人吗?

    两根钢针深深刺入陈子清和陈中海父子的心口,横行日照市的海龙帮彻底覆灭,而一直充当海龙帮保护伞的日照市公安局局长陈子清也结束了他的生命!

    凤歌正要离开时,一道人影突然冲上十一楼的高度,破开窗户飞落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