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郁闷的想吐血的薛恒

    当凤歌走进一条行人车辆稀少的街道时,那辆白色面包车突然加速挡在凤歌前面!

    车门打开,四个混混提着铁管和球棒冲下来,对着凤歌劈头盖脸就砸!

    凤歌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意,脚尖用力一点,身体如同没有重量般迅速向后飘出去!

    四个混混砸空,仿佛见鬼般长大了嘴巴!武林高手?这也太扯了吧!可如果不是武林高手,这样高难度的违反物理原理的动作普通人能做到吗?

    凤歌落地后双腿微曲后猛然弹起,身体瞬间如同箭矢般腾空而起,竟然冲上三米高空!

    稀疏的行人见此情景如同被点了穴道,眼神炽烈的好似见到超人!

    “我靠!传说中的武林高手,轻功哎!”一个戴眼镜的少年眼睛亮的如同二百度大灯泡,目光炽烈的连凤歌都能感应到!

    凤歌凌空对着四个混混扑落,虚空中竟然响起一声清越的鹰鸣,嘹亮而悠远!

    驻足远观的行人只觉眼前一花,四个混混就如同被高速奔驰的列车撞到一般倒飞出去,骨骼的碎裂声中鲜血狂喷。

    砰!……砰!

    四个混混的身体撞在面包车上,巨大的力道竟然将面包车撞倒,四个混混也萎顿在地,四肢抽搐,鲜血顺着嘴角流出来。

    凤歌仿佛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悠然远去。

    马三知道自己这次彻底栽了,肋骨被打算都不知道多少根,内脏恐怕也受了伤。他心里把薛恒骂了个半死,没办法找对方报复不说,还要打电话请罪。

    摸出手机,马三艰难的拨通了薛恒的电话:“喂,二……二少,我是……我是马三,噗!”

    薛恒听着手机那边的声音,皱眉问道:“怎么回事,我交代你的事情办妥了吗?”

    马三吐出一口血,总算是舒服了许多,说话也流畅:“二少,那小子是个练家子,而且功夫还极高,我们四个在他手底下一回合都没过,就被打断了不知道多少根肋骨,吐血起不来。是我们无能,请二少治罪。”

    薛恒只觉一股气在胸中升起直冲脑门,头晕晕的,难过的差点吐血!

    粗重的喘息了几下,薛恒总算是舒服许多,沉声道:“我知道了,你们叫救护车去医院治疗,医药费我会让我大哥从帮里出,再给你们每人两千块奖金。”

    “谢谢二少,谢谢二少!”马三感恩戴德的挂掉电话,心里却狠狠的呸了一口,医药费帮里出是应该的,我们为你卖命,受了这么重的伤奖金才两千块,吝啬鬼!

    薛恒怎么想心里怎么不平衡,起身开车来到no.1俱乐部。

    走进俱乐部,漂亮的前台小姐看到薛恒后顿时露出了最漂亮的微笑,躬身施礼:“二少!”由于领口低,露出了里面雪白丰满的两座山峰,极度诱惑。

    要是平时,薛恒早就上去调戏了。可现在他脑海中全是怎么教训凤歌,哪里有这兴趣。

    二楼到五楼都是训练室,从走廊中穿过,可以看到训练室中正在训练的人。俱乐部里教授散打、跆拳道、空手道和中国武术。

    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俱乐部是薛恒的大哥薛麟所创建的帮派霸气帮的总部!

    里面那些正在接受培训和训练的人,都是霸气帮的精英帮众,是霸气帮的基础!像马三儿那四个混混,都是霸气帮的外围普通帮众而已。

    薛恒眼珠一转,心中有了主意。你凤歌不是会武吗,那我也派几个练家子过去伺候你!

    “大哥,借我几个高手,我要去教训一个小子!”俱乐部六楼,薛恒对着薛麟央求道。

    薛恒是家中最小的,因此无论是薛万山夫妇还是薛麟,都对薛恒极为疼爱,这也让薛恒养成了骄横跋扈的性格。

    薛麟这几天正为一件事烦恼,听了薛恒的央求后就随意的答应了他。

    薛恒从俱乐部中跆拳道部、空手道部、散打部和武术部分别选了一个高手,带着他们离开了俱乐部。

    清晨。

    凤歌来到公园的时候,那个修炼太极拳的白发老者已经在修炼。

    只是看了两眼,凤歌就微微皱起了眉头。老者的拳法全无以前的柔和自然,反而带着三分的强硬和刚烈!

    太极拳修炼成这样,不是找死嘛!

    “老爷子,您这是在修炼还是想要慢性自杀啊?”凤歌走过去调侃道。

    老者身体猛然一振,转头看到凤歌,严肃的仿佛铁块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丝笑意,收势后摇头叹道:“老了,老了,可是这脾气却还是没法改,这太极拳是白学了。小伙子,前几天怎么没有看到你来啊?”

    “有点事耽搁了。对了,老爷子,你这是遇到什么事了这么生气,竟然能把太极拳练成这番模样?”凤歌好奇的问道。

    “别提了。我的老家就在风华市下属的一个县里,前段时间我回来寻找失散多年的哥哥。想不到几天前我找到他们时,他们竟然被赶出家门,房子被强行拆除了!落得无家可归,好不凄惨!”

    “强行拆迁,这样的事近两年国内没少发生,政府中某些堕落的官员不作,甚至与不法商人勾结,才造成这样的情况发生。”凤歌感叹道。

    “是啊,我后来一打听,原来那拆迁公司其实就是风华市的帮派势力霸气帮!霸气帮的帮主就是市长的大儿子,你说说,堂堂市长的儿子是黑社会老大,还有比这更讽刺的吗?可惜老夫我只是个商人,否则定要除掉这些蛀虫,还国家一个朗朗乾坤!”

    凤歌身体一震,霸气帮,薛麟的霸气帮!

    “那事情如何解决了?”

    “那间拆迁公司的负责人上门赔礼道歉,另外赔偿一切损失。虚情假意,还不就是想让老夫投资!出了这样的事情还想让我投资,哼!”显然,老爷子怒了!

    凤歌劝道:“老爷子,您找到亲人,一家团聚,这是可喜可贺的事情。您回国投资,为祖国的发展添砖加瓦也是好事,虽然遇到这样的官员,可您也不用食物,他薛万山并不能代表中国全部的官员啊。大不了咱不在这里投资,换个地方总行吧!总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国家发展而工作的好官。”

    老者朗声笑道:“你小子倒是会说话。老夫沈嘉康,小兄弟怎么称呼啊?”

    “小子凤歌,您老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凤歌。凤翔九天,清鸣高歌!好名字,好名字!”

    “是吧!我一直也是这么认为的。”凤歌感觉沈嘉康极为亲切,不自觉的就露出了雷劈前有些玩世不恭的性格。

    “凤歌,看你的年纪,今年应该高考了吧?”

    “是啊,还有一个多月就要高考了。”

    “那你有没有想过考哪所大学啊?”

    “我喜欢医学,打算考一所医科专业,特别是中医方面比较强的大学。”

    “医学啊,那我推荐你去浙江大学医学院,那里的医学专业在全国能排进前十哦。”

    凤歌点头的同时心里却感觉有些怪异,这老头笑的怎么像只偷吃了鸡的老狐狸啊?

    告辞了沈嘉康,凤歌也没回家,在早点铺买了几个包子,一边吃一边往学校走。

    只见一个有着天使般容貌和气质的大男孩,却捧着包子美美的吃,那情景当真是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