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通灵术——佛珠

    如愿以偿的得到了百年野山参,凤歌正要离开,却不料被骚包男闪身拦住。

    “有事?”凤歌不耐烦的斜眼问道,这人怎么这么烦人啊。

    “把人参卖给我!”骚包男瞪眼叫道,听着不像是买东西,倒像是命令一般。

    “不卖!”凤歌很干脆的摆手道。

    “小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骚包男没品的开始威胁凤歌!

    “我还就想尝尝你所谓的罚酒是什么滋味!”凤歌冷哼一声,闪身饶过骚包男离开。

    交易会场附近有提供住宿的房屋,只是在这里住宿,租金收的不是人民币而是灵石!凤歌一边将灵石递过去,一边在心里嘀咕:“鲁家还真是会做买卖,插缝找隙的赚灵石。”

    客房里面的摆设比外面宾馆还不如,除了一张床和茶几沙发外,竟然什么都没有!

    “妈的,这也敢收一个下品灵石一天,奸商!”凤歌肉疼的诅咒着。他那点灵石是用星辰结晶换来的,不是大风刮来的!

    将药酒配方上需要的药材都拿出来一一放好,凤歌又将灵犀壶取出来。

    将里面存放的最好的酒液转移到一个单独的空间,然后将各种药材按照配方上提到的比例放进去。凤歌右手虚空一指灵犀壶,灵犀壶凭空飞起,在凤歌面前缓缓旋转着。

    炎阳真气催动之下,灵犀壶内的药材如同冰块扔进沸水中般开始溶解并发生一系列肉眼不可见的奇特反应。

    看到灵犀壶内的情况,凤歌心中欢喜。只要等上九天,就可以引用药酒。

    哦,对了,一直忘了说,这药酒的名字是清溪流泉。

    收起灵犀壶,凤歌又将今天的收获整理了一下。这些东西都是药材和材料,至于法器,还真没有凤歌看得上眼的。

    休息了一个晚上,凤歌再次精神饱满的投入到捡漏大业!

    不过毕竟是末法时代,能让通灵术有所感应的宝物实在是太少了。

    凤歌如同一个幽灵般游走在交易会场中,偶尔会出手交易点东西。不过大部分时间都在游走,无所事事的模样。

    交易会第四天。

    凤歌正在游荡的时候,沈萱萱如同鬼魅般出现在他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见沈萱萱神色憔悴,眼圈还有些红,凤歌不知怎么就有点烦躁,沉声问道:“怎么回事,有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

    似乎没有想到凤歌会是这样的反应,沈萱萱心里有些窃喜,欢喜的道:“我和师兄这次来交易会,其实是为了找百年野山参炼制丹药给我师傅疗伤的。凤歌,你能不能把你那根野山参卖给我?”

    原来是这样,凤歌松了口气。

    “那个真不好意思,那根野山参当天我就给用了。”凤歌实话实说。

    沈萱萱眼中希冀的神采顿时黯淡下去,两行清泪沿着憔悴的脸颊滑落,让人为之心疼。

    “你先别哭啊,有哭的时间还不如再继续找呢!没准转机就在眼前呢。”凤歌劝道。

    “你说得对,我要继续找,一定要找到!”沈萱萱抹去泪水,转身继续寻找野山参。其实她心里已经要把骚包男给恨死了!如果他当天回去就告诉自己凤歌得到了野山参,她一定会去求凤歌将野山参卖给她!

    凤歌看不得沈萱萱这副伤心憔悴的模样,也帮忙寻找起来。

    可惜那天那个与自己交易野山参的男子急匆匆的离开了,否则问问他那株野山参是从哪里得到的,或许能在附近找到也说不定。

    直到傍晚,二人也没有发现野山参。

    本来还越好第二天继续寻找,可是第二天凤歌见到沈萱萱的时候,却发现这丫头双眼红肿的好似苹果,胸前还带着一朵白花。

    “难道你师傅?”

    “我师傅他老人家昨晚没有挺过去,呜呜~~~!”沈萱萱突然扑进凤歌的怀里,抱着他痛哭起来。

    凤歌身体一僵,随后心底叹了口气,伸手搂住了沈萱萱,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仿佛哄孩子般安慰着她。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骚包男眼底闪过强烈的怨毒和嫉恨,心底杀机如潮!

    因为还要回去奔丧,所以沈萱萱很快就向凤歌辞行。

    送走了沈萱萱,凤歌很快收拾心情再次在交易会场内游荡起来。

    这天,交易场又来了几个新人摆开摊位。

    凤歌刚刚靠近,通灵术就产生了感应!宝物,有宝物啊!

    随着人流凑过去,凤歌很快就找到了引起通灵术感应的那件物品。竟然是一串佛珠!

    这还是数日来通灵术第一次对法器产生感应,想来这件法器不是普通的法器。

    “叮当,我才想起来,当初发现乾坤尺的时候,通灵术似乎没有反应啊,为什么?乾坤尺可是先天灵宝,通灵术应该有感应才对啊。”

    “主人,虽然乾坤尺是先天灵宝,可是它是被封印的先天灵宝,最关键的是你的实力有限,导致通灵术所能发挥出来的效果也是有限的。”

    凤歌顿时有些郁闷。

    那串佛珠的卖相实在不怎么样,应该是黑色,只是上面布满了仿佛污垢般的斑点和纹路。可以隐约看到上面刻画的佛像。

    虽然也有问价的,可是听到六十颗下品灵石的价格,最终放弃了购买。凤歌倒是被这两次问价给吓了一跳。

    “道友,你这串佛珠能不能便宜点?你也看到了,佛珠看上去实在不怎么样,别人都不愿意购买,只要你能降点价,这串佛珠我要了。”

    “不降!六十颗灵石一颗都不能少!”摊主也是死倔的臭脾气,无论凤歌如何讲价,他都非常有原则的不降价!

    “算我怕了你了!这是六十颗下品灵石,现在这串佛珠归我了。”凤歌递过去六十颗下品灵石,将佛珠抓在手中就要离开。

    “且慢!”一声如同雷鸣般的吼叫声在不远处响起!

    凤歌只觉一阵耳鸣,心里不由得惊讶,好厉害的音系法门!

    来者是一个中年和尚,身材极为高大,身着土黄色僧衣,所手持一杆方便铲,右手持一串佛珠,横眉怒目如同佛教的金刚力士!

    “大师可是在叫我吗?”凤歌收起佛珠淡淡的问道。

    “贫僧正是呼唤施主,施主手中那串佛珠乃是我佛门重宝,施主可否将其转让予贫僧?贫僧代表华夏所有僧人谢过施主大恩!”

    “不卖!”凤歌严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