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野山参到手

    听到凤歌颇有深意的话,沈萱萱若有所思,随即问道:“那你给我介绍一下,这里面那件东西的价值可以与那块星辰结晶相比?”

    见沈萱萱还在这方面纠结,凤歌着实有些无奈。不过他刚刚得到的这件东西确实非常珍贵,是不能告诉沈萱萱的。

    “这我可不能说。”凤歌淡淡的摇头笑道。

    沈萱萱的眼底闪过一丝失落和自嘲,表面上却翻了个白眼道:“小气鬼!”

    随后凤歌又换到了三百年份的首乌,这样只剩下百年野山参,就可以酿造出可以加快修炼速度的药酒!

    见凤歌一路搜刮各种药材,沈萱萱再次好奇的问道:“凤歌,难道你还会炼丹?”

    凤歌摇头笑道:“炼丹我可不会,不过其他人会啊。到时候只要我付出足够的代价,就可以找人帮忙炼丹啊。”

    见凤歌明显在敷衍自己,沈萱萱心里有些恼,又有些委屈,轻哼一声道:“你自己转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凤歌的注意力正集中在一块黑色的石头上,闻言随意的应了一声。

    沈萱萱气恼的想踢凤歌一脚,想想还是转身离去。摊主见此笑道:“道友,这么对女孩子可是很没有风度啊。”

    凤歌头也不抬的道:“我和她不怎么熟。这位道友,这块石头是什么材料,我怎么看不出来?”

    摊主一愣,随后道:“这个……这是我在海底发现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不过看从上面散发出来的水属性波动,就知道这是一块水属性材料。等级吗,应该是初级中阶,算是不错的东西。小道友你想要的话,二十块下品灵石拿走。”

    凤歌似笑非笑的道:“这位道友,你这话可就不厚道、不靠谱也不负责任了。一块材质不明的石头你也敢开价二十块下品灵石!?”

    摊主却面皮极厚,对凤歌的讽刺毫不在意的道:“道友这话就不对了,虽然材质不明,可是从上面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就能知道其品级,如何还不能定价?”

    “此言差矣,有些东西虽然品级不低,可是用处却极为有限,如此高价自然不合理。”

    二人争论半天,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凤歌以十四颗下品灵石的价格拿下了这块石头。

    实际上,这块石头里面有什么凤歌自然清楚。外面的石皮虽然能隔绝神念,可是却无法隔绝地磁力场的磁力线!因此凤歌早就知道里面有什么!

    将石头收起来,凤歌继续寻找百年野山参。

    或许是凤歌的运气不怎么好,整个上午过去,凤歌也没有发现野山参的踪迹!这让凤歌有些失望。不过好在弄到了其他一些东西,总算是有些心理安慰。

    吃了点东西后,凤歌继续在交易会场中寻觅。

    正当凤歌寻觅之时,山谷入口再次有二十多修炼者走进来。

    本来凤歌没有当回事,可当他们从储物袋中将要交易的物品取出来后,凤歌顿时惊喜欲狂的疾步走过来。

    百年野山参终于出现了!

    野山参的主人是一个看上去神情颇为憔悴的年轻男子,风尘满面,目光中藏着一丝悲伤、痛苦和焦急。

    这株野山参刚刚摆出来,马上就围上来七八个修炼者。

    “这位道友,不知你的百年野山参打算怎么交易?”有修炼者问道。

    年轻男子摇头道:“不出售,只换取碧鳞髓。”

    “碧鳞髓,号称解毒圣药、只存在于古代岩层中由远古生物碧鳞虫变异而来的灵药!只是这种灵药太过于难以寻找了吧!”

    凤歌的嘴角却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随后不动声色的退出人群,来到旁边刚刚将摊位摆好的那个修炼者的摊位前。

    “道友,你这些应该是金属性材料吧,我都要了。不过我的灵石不足,能不能用这颗星辰结晶来换?”凤歌表明了自己的交易倾向后,又说明了自己灵石不足的问题。

    “星辰结晶!竟然是真的星辰结晶!好,交换!”傻瓜才会拒绝。相对于这些材料,星辰结晶这种材料却极为珍贵!

    凤歌将所有材料都收入储物袋,再次来到那个年轻男子的摊位前。

    “咦,这个家伙怎么也在!”看到人群中的骚包男,凤歌心中诧异的暗道。

    不动声色的走过去,就听骚包男骄傲的道:“一百颗下品灵石,怎么样?!”

    “我说过了,我只换取碧鳞髓,其它什么都不要!”年轻男子非常坚持!

    骚包男的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冷然道:“你可以拿着灵石去求购碧鳞髓,比你在这里摆摊死等着要好吧!”

    年轻男子却摇头道:“我知道碧鳞髓的珍贵,绝对不是一百颗下品灵石能买到的!既然你有这么多灵石,为什么不买一块碧鳞髓来与我交易?”

    骚包男顿时有些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这个家伙还算是要脸,众目睽睽之下没有因为被年轻男子讥讽而动手。

    凤歌走上前,道:“我有碧鳞髓,我来与你换!”

    “当真!快给我看看!”年轻男子闻言顿时双眼放射出强烈的光华!

    骚包男见是凤歌,脸比刚才更黑了,冷笑道:“碧鳞髓其实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别是拿假货来骗取野山参的吧!”

    凤歌淡淡的笑道:“既然如此,那你敢不敢与我赌一局?”

    “怎么个赌法?”

    “就赌我能不能拿出碧鳞髓!”凤歌紧紧的盯着骚包男。

    “有没有碧鳞髓你自己当然清楚,我要是能赢才怪!”骚包男倒也不是笨蛋。

    凤歌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网球大的石头。石头形状极不规则,表面还仿佛从黑煤窑中被挖掘出来一般!

    随着凤歌用短剑将外表的石皮削掉,逐渐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团颜色碧绿,仿佛虾一般弯曲着身体,好似虫子一样的东西!这团东西的身体上还闪烁着碧绿的磷光!

    “果然是碧鳞髓!”

    “想不到极难寻找的碧鳞髓竟然在交易会场中出现了!”

    凤歌却不理会围观者乱哄哄的议论,而是将碧鳞髓递给双手颤抖的年轻男子,他自己则将摊位上的百年野山参收起来。

    年轻男子却收起碧鳞髓,收拾了摊位和上面的东西后迅速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