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捡漏

    不好意思啊,刚刚才来电,马上更新的。

    ————————————————————

    四天后,山东滕州。

    因为凌瑶临时有任务,所以凤歌只有自己来交易会。

    山东人杰地灵,多有世家大族盘踞于此。最著名的要数曲阜孔家、滕州鲁家和邹城孟家,都是传承两年多年的超级家族。

    虽然因为近代战争的影响,三家的势力都有所减弱,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况且这样的千年大世家底蕴深厚,只要不是伤筋动骨,没有人敢小看。

    鲁家在滕州,可以说如同土皇帝一般。不过如果在滕州随便找人询问鲁家,肯定会得到这样的回答:“鲁家?我们滕州是鲁班的故乡,可是却没有听说过鲁家啊。”

    是的,鲁家在滕州隐藏的极深,寻常人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可谓极为低调。

    将自己守护者身份证件递给验证身份的人员,很快被递还回来,随着身份证件递过来的还收一枚木符。

    “这枚木符是初入阵法的钥匙,请客人切勿丢失。”工作人员对凤歌叮咛道。

    “好的,多谢你的提醒。”凤歌有礼貌的道谢后,步入山庄。

    顺着指示牌来到山庄后一面山壁前,凤歌毫不犹豫的举步向山壁走去!只见凤歌竟然穿透了山壁消失,山壁上荡漾起几道如同水波般的波纹扩散开去。

    凤歌被隐藏于山壁后的一切给惊呆了!

    山壁之后,赫然是一座巨大的山谷!山谷面积极为宽广,房屋栉比,楼台点缀,此时人来人往,极为繁华。

    山谷周围的山上,亭台楼阁掩映在高大浓密的树林中,古朴大气中又显得颇为神秘。

    “果然不愧是千年大家族,竟然用阵法圈了这么大一片地盘。”凤歌赞叹道。

    放在古代或许不算什么,可是在这末法时代,鲁家竟然还能支持如此庞大的阵法,可见其底蕴之深厚!

    不料旁边忽然响起一个讥讽的声音:“哪里来的乡巴佬在这里丢人现眼。”

    凤歌本来不错的心情顿时被破坏,皱眉转头看去。

    来者三人,凤歌倒是认识其中两人,赫然是那郑贤和沈萱萱!

    看到凤歌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郑贤微微点头打招呼,虽然没有什么善意,却也没有丝毫的恶意,只是把凤歌当做认识的人而已。

    在这里见到凤歌,沈萱萱显得很惊讶,目光惊疑不定的看着凤歌,没有与凤歌打招呼。

    而开口讥讽凤歌的那位,通身的气派倒是不俗,外加满身名牌衣饰,头昂着,仿佛再用鼻孔看凤歌。与其说他帅,不如说他骚包。

    “怎么鲁家人也有疏忽的时候,这里的卫生也不说好好打扫一下,把苍蝇都招来了,真是扫兴的很!”凤歌可不是吃亏的主,有人敢挑衅,自然要还回去。

    有人说被狗咬了,怎么也不能反咬狗一口吧。凤歌对此相当不屑,人当然不能咬狗,可是却能打狗!要是被狗咬了就那么算了,那是窝囊!

    骚包男神情不善的盯着凤歌道:“小子,不想舌头被割掉,就把你那张嘴管严点!”

    “彼此彼此。”凤歌笑眯眯的道。

    骚包男眼底闪过一丝阴毒之色,冷哼一声也没有叫上沈萱萱和郑贤,迅速的离去。

    郑贤对着凤歌再次点头致意后,迅速的追着骚包男而去。沈萱萱却没有跟着他们离开,而是似笑非笑的道:“想不到我这次竟然走眼了,你还真不是个普通人。”

    凤歌淡淡的笑道:“能让沈小姐你看走眼,那可真是我的荣幸。对了,请教沈小姐一个问题,刚才那个无缘无故对我狂吠的骚包犬是哪家的?”

    沈萱萱神情淡然的道:“不好意思,那是我师兄。”

    呃~~!凤歌有些凌乱了,竟然是这小妞的师兄!

    “真是让人想不到,令师兄还真是,啧啧。”凤歌耸了耸肩。

    沈萱萱突然展颜一笑道:“事实上我也很讨厌他。就像你说的那样,很骚包。”

    “你别说郑贤也是你师兄?”凤歌突然想到郑贤也是与他们一起来的。

    “不是,郑贤是我师兄的好朋友。不过想不到你竟然还认识郑贤,凤歌,你还真是神秘哎!”沈萱萱的左脸上写着好奇,右脸上写着八卦。

    “以前就认识了。”

    二人说说笑笑的进入了交易会场。

    交易会场位于城镇中央那片巨大的广场上,此时广场上却摆满了摊位,热闹的如同菜市场一般。

    “这就是修炼者的交易会?怎么看都是菜市场啊,只不过是把蔬菜换成了修炼用品而已。”凤歌失笑道。

    “你以为呢。”沈萱萱好笑的道。

    凤歌来这里的目的自然是酿造药酒的三种材料,所以他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出售药材的摊位上。

    别说,还真让他发现了两株三百年黄精,被他用一颗花生大的星辰结晶换到手。

    “你竟然还有星辰结晶这样的好东西!只是你用来换药材,是不是有些浪费啊?”沈萱萱就差没直接叫凤歌败家子了。

    “只要对我有用就不叫浪费。”刚刚说到这里,通灵术竟然有了感应!

    附近竟然有让通灵术产生感应的宝贝!凤歌顿时大喜,看来有漏可捡!

    循着通灵术的感应,凤歌很快就来到一个摊位前。摊主是个神情阴冷的中年男子,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

    他的摊位上摆放着数件物品,引起凤歌通灵术感应的是一截黑漆漆的树枝。树枝看上去如同鹿角,上面生有暗红色的鳞片状树皮。

    “这位先生,不知道这跟火鳞树的树枝怎么出售?”

    中年男子看了凤歌一眼,冷声冷气的道:“不卖,只换阴寒属性的炼器材料。”

    凤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一脸肉疼的拿出一颗乒乓球大小的星辰结晶道:“我倒是偶然得到一颗星辰结晶,不过这么大块星辰结晶换你这截火鳞树的树枝,似乎太吃亏了。”

    看到星辰结晶,男子的眼中闪过狂喜之色,毫不犹豫的道:“这些东西都给你,另外我在给你十块下品灵石!”

    凤歌马上眉开眼笑的道:“痛快,成交!”

    拿到星辰结晶,男子迅速的离开了,凤歌收起所有的东西。

    沈萱萱为之心疼的道:“你这个败家子,你知不知道星辰结晶的珍贵啊!竟然用那么大块的星辰结晶换这一堆破烂!”

    凤歌毫不在意的道:“有些事情,眼睛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相。有些时候,吃亏未必就不是占便宜。”

    沈萱萱顿时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