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送上门的庚金

    修为测试,凤歌将修为控制在炼气期二重天的程度。这个修为虽然会引人注目,可并不会引起太多的注意,有些修仙者开始时的修炼速度较快,凤歌并不是特例。

    本来凤歌打算从市里测试处离开后就去任务发放处接两个任务,结果事不随人愿,刚刚走出实力测试处,凤歌就看到了冷着脸的郑贤。

    这家伙一扫之前高傲的模样,气势凌厉,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

    “凤歌,敢不敢再与我一战?”郑贤喝问道。

    “再与你一战自然没有问题,不过我为什么要与你一战?如果你没有什么好点的理由的话,不好意思,我是不会与你动手的。”凤歌自然是想在郑贤的身上捞点好处。

    郑贤冷哼道:“理由?我要将你上次给我的羞辱还给你!”

    凤歌惊讶的道:“上次给你的羞辱?郑贤,你确定你不是在说笑话吗?我什么时候给你羞辱了!我们无冤无仇,我吃饱撑的去给你羞辱?那是你自取其辱好不好?不要把自己说的像个受害者,我才是受害者!”

    嘎嘣!郑贤的拳头攥紧,骨节处响起阵阵脆响!

    “我承认胡搅蛮缠我不是你的对手!既然如此,那我们干脆来一次赌斗!”郑贤马上转移话题,还不忘给凤歌泼一盆黑水。

    凤歌却不在乎,颇感兴趣的道:“赌斗?你说说看怎么个赌法,如果有意思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和你玩玩。”

    “你赢,可以得到这块我偶然得到的庚金,如果我赢,我要你那把诞生了灵性的剑!”

    庚金!

    不但凤歌眼睛闪亮,围观者同样惊骇万分!

    末法时代,修仙资源匮乏,一些在古代修仙者眼中是垃圾的材料,放到现在都是好东西。而庚金这样的材料,即便是放到古代也是抢破头的极品材料!

    特别是对于剑修,庚金的极锋锐特性更是炼制仙剑的极品材料!

    看到凤歌的眼神变化,郑贤的心底不由得得意,就不信你能挡住庚金的诱惑!

    凤歌自然是抵挡不住,悄悄的吞了口水后,凤歌正色道:“郑贤,想必你也知道这庚金的珍贵,你真的不后悔?”

    “你废话真多!既然我拿出来做了赌注,自然不后悔!不过你也不能使用那把灵性长剑,因为如果你要答应我的赌斗提议,那把剑也是赌注!”郑贤的算盘打的很响!

    这家伙真够阴险的!围观者对郑贤的阴险佩服万分!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脸皮该有多厚啊!

    凌瑶连忙凑到凤歌耳边道:“凤歌,你要小心!郑贤这段时间闭关苦修,还是家族各种物资辅助,修为已经晋级到通窍期三重天!配合郑家的武功,他的实力已经有了极大的增长!”

    虽然认识时间不长,可凌瑶却对凤歌的脾气很了解,因此并没有劝他不要答应,而是叮嘱他要小心,这赢得了凤歌的好感。

    “我知道了。”凤歌点头淡淡的道。

    凤歌的回答有些随意甚至是漫不经心,可这却让凌瑶很开心。因为这代表着与凤歌的距离更近了,彼此之间没有了陌生的客套。

    不过郑贤就很不爽了!他对凌瑶一直觊觎,如今见凌瑶与凤歌很亲密不说,竟然还将自己的情况泄露给凤歌,差点气吐血!

    臭娘们,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干了!

    还是上次那片战斗训练场。

    “我要在这里,把上次你加诸在我身上的耻辱都还给你!”郑贤拔剑,语气森冷的道。

    凤歌嘴角一撇道:“白痴,我看是你要重蹈覆辙才是。”

    战斗开始!

    郑贤缓缓举起握剑的手,手臂一振,剑身顿时轻微而高频震颤起来,响起连续的颤鸣!

    凤歌却随意的看似毫无准备的站在那里。

    然而围观者不是超能力者和武者,就是血脉传承者和修仙者,对气势这种东西感触自然极为敏锐!

    虽然凤歌和郑贤都没有动手,可是他们身上的气势却在无形的虚空中碰撞着!

    猛然,郑贤的脸上涌上淡淡的潮红,身形如电般向凤歌射去!他的速度极快,只是眨眼间,剑尖就已经来到凤歌眼前三寸处!

    凌瑶的心顿时揪紧!

    有些人甚至不忍心看到血淋淋的一幕而闭上了眼睛!可随即就听到周围响起惊呼声,闭上眼睛的人连忙睁眼看去,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郑贤的剑赫然被两根手指夹住,竟然无法寸进!郑贤此时的感受最为深刻,他疯狂的运转体内的真气,可是却无法让手中的剑前进哪怕一毫米!

    “我嚓!陆小凤的灵犀指!”有武侠迷吼道。

    凤歌的手指突然用力一夹,郑贤的剑竟然就那么被夹断了!

    郑贤正在用力将剑向凤歌刺,措不及防之下身体向前扑!凤歌却如同一阵风般转身错步出现在郑贤身边,手中那截断剑横在郑贤的颈部。

    “你输了。”凤歌淡淡的道。

    四周一片寂静,他们也想不到郑贤竟然这么没用,转眼间就输掉了赌斗!

    郑贤脸色惨白,手中断剑嘡啷一声落地,有些魔怔的喃喃道:“输了,我竟然输了!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输!为什么,我已经很努力的在修炼了,为什么还会输!”

    凤歌毫不客气的挥手甩出一巴掌,巨大的力道将郑贤拍飞!

    “输不起就别玩!输了就这副失魂落魄的乞丐样,恶心!妈的,还世家弟子,心理素质这么差劲,郑家可真倒霉!”

    说着,凤歌将那块庚金和灵剑都收起来,转身往任务发布处走去。

    郑贤却被这一巴掌给打醒了,跳起来对着凤歌的背影叫道:“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打败你的!”他的左脸浮起一个红色的掌印形大包。

    “好啊,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就来找我,我随时奉陪!不过别忘记带出场费啊,否则我是不会出手的!”凤歌头也不会的摆手。

    郑贤却笑了起来,低声骂道:“死要钱的葛朗台!”

    异常戏剧般的赌斗就这么结束了。

    凌瑶对着凤歌笑道:“让郑贤能幡然醒悟,这下郑家人恐怕要来感谢你了。”

    凤歌反问道:“郑家有什么好东西吗?”

    凌瑶张了张樱红的小嘴,没有说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