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乾坤尺【下】

    出现在凤歌地磁感应领域内的有两件东西。

    深埋于地下四米的是一把材质如玉的尺,不是现代的尺,而是华夏古代的尺。虽然被埋于地下,可是表面却点尘不染。

    另一件东西是位于这家的墙壁之中,是一方古砚。

    凤歌转头问满脸期待的男主人:“你家祖上应该有读书人吧?”

    “您算的真准,我太爷爷当初考中过秀才!”男主人对凤歌的神算大为敬佩!

    凤歌走进屋中,装模作样的掐算着来到那面墙壁前,对着藏砚台的地方道:“小心的把这里的砖拆下来。”

    有了凤歌之前在那几家的发现,男主人当即毫不犹豫的找来工具将砖拆掉。

    拆掉两块青砖,一个褐色的油布包裹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又找到了!在张老三家找到东西了!”

    “小小年纪竟然就有如此厉害的卜算之道,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张老三激动的将油布包裹取出来放到桌上,小心的打开,一只古香古色的砚台展现在大家面前。

    刘雪烟惊讶的走上前道:“张大叔,能不能让我看看这只古砚?”

    “行,刘记者你随便看!”张老三兴奋的搓着手。他也不是笨蛋,知道这是古董,自家这下可发达了!

    刘雪烟仔细观看鉴定后点头道:“是一面保存不错的古砚,正要我爷爷喜欢书法,我正好想要送他老人家一点礼物,不如您就把这古砚卖给我如何?”

    “中!刘记者你开个价吧!”张老三兴奋的脸上都闪烁着光彩!

    凤歌此时却将注意力集中在那把尺上。他控制着村外包裹着装有药酒配方的黄金来到地下,将那把尺包裹起来运送到木盒旁边。

    这些东西白天是无法拿的,只有到了晚上才能去取出来。

    不过那把尺恐怕不是凡物啊!

    “主人,这次您猜的非常正确,那把尺确实不是凡物。经过系统的鉴定,那把尺的真正身份是传说中的乾坤尺!”

    凤歌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是说华夏古代神话中,诞生于灵鹫峰圆觉洞的燃灯道人——后来的燃灯上古佛手中的灵宝乾坤尺?”

    “就是那把乾坤尺!”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乾坤尺应该在燃灯上古佛的手中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系统也没有给出答案,不过得到上古先天灵宝,主人您还计较那么多干嘛。”

    凤歌也就不再在这方面纠结,而是开始清点自己当前所拥有的法器。

    首先,灵器级的炎蛇盾,然后是法宝级别的灵犀壶,最后就是这新得到的先天灵宝乾坤尺!

    先天灵宝啊!凤歌心中着实激动万分,即便是在远古时代,那些强大的修士想要得到先天灵宝也不是那么容易,绝大多数修士用的还是后天灵宝或者自己炼制的法宝。

    “主人,恐怕以您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祭炼先天灵宝。”叮当的打击再次到来!

    凤歌早就被打击的超强,闻言丝毫不在乎的道:“没关系,只要得到,即便是晚点能祭炼也没有关系。”

    “凤歌,你在笑什么好事啊,竟然都流口水了!”刘雪烟捧着砚台出现在凤歌面前,见到凤歌傻呵呵的模样,伸出小手在凤歌眼前晃了晃问道。

    凤歌一把抓住了刘雪烟的小手,不顾刘雪烟绯红了脸,道:“想到一些好事而已。雪烟,你把砚台买下来了?”

    刘雪烟挣扎了两下没挣开,就没有继续挣扎,心里却千肯万肯,甜蜜的好似吃了蜂蜜。

    “嗯,这块砚台是一块明朝的古砚,虽然不是什么名品,不过材质和做工都很不错。正好前段时间爷爷说他想要一块古砚,买下来送给他正好。”

    天色已晚,二人只好在村里住下。

    郑大爷家西边的屋子空着,本来是他儿子一家居住的地方,不过他的儿子和儿媳都外出打工,所以房间就空了下来,正好给刘雪烟和凤歌住。

    郑大爷提来一壶开水笑道:“刘记者,凤先生,我提来一壶开水,你们烫烫脚再睡,会非常舒服的。“

    “谢谢你,郑大爷,真是麻烦你了。”凤歌接过开水笑着道谢。

    送走郑大爷,凤歌对刘雪烟笑道:“雪烟姐,你先洗吧,我把剩下的几章看完再洗。”

    刘雪烟应了一声,拿起洗脚盆倒了开水在里面,又对上一些冷水试了试温度,然后将白色的旅游鞋和棉袜脱掉,露出一双娇嫩可爱的小脚丫。

    粉红着脸,仿佛防贼一般向凤歌看去,却发现凤歌根本就没有转头,好似沉浸在网络的世界里。

    刘雪烟羞赧的神情淡去,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可就在她转头的时候,却没有发现凤歌正好转过头来,一双狼眼贪婪的盯着她的小脚丫,心里如同有一双小手在挠一般。

    猛然,刘雪烟转头!

    凤歌一时间措不及防,偷窥的行径被刘雪烟抓了个正着!

    刘雪烟羞恼的叫道:“凤歌,你在干什么?”

    凤歌干笑两声道:“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不要把水兑的太凉,否则起不到舒筋活血的作用,嗯,就是这样。”

    转过头,凤歌心里却叹道,我要说不转头偷看,你岂不是会很失望?

    水声哗啦哗啦的响起,凤歌却有些看不下去了。他的脑海里满是那一对小脚丫,只觉可爱异常,让他想抓在手里把玩。

    “凤歌,我洗完了,你来洗吧。”刘雪烟招呼凤歌。

    “哦,马上就来。”凤歌关了笔记本,从炕上爬起来,却正好看到做到炕上的刘雪烟正在用干毛巾细心的擦脚。

    好白好嫩的小脚丫啊。

    凤歌见刘雪烟的俏脸在灯光下绯红娇羞,媚态可人,不可方物,不由得欲望升腾。

    似乎感受到凤歌狼一般的目光,刘雪烟感觉脸如火烧,却舍不得将自己的脚丫盖起来,那种刺激让刘雪烟心跳加速!

    凤歌早就明白刘雪烟的情意,见此大胆的走过去做到刘雪烟面前,伸手将刘雪烟的一只脚丫抓在手中。

    “啊!你干什么!”刘雪烟娇嗔起来。

    凤歌厚脸皮的嘿嘿笑道:“雪烟,你的脚真好看,让我忍不住想抓在手里把玩一番,感觉就像是白玉,又像是最细腻的瓷器,光滑细腻。”

    “你……你乱说什么!还不松手!”刘雪烟又羞又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