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药酒配方

    经过试验,凤歌终于知道为什么只有木头才能用来施展替身术!

    脉络!因为木头中拥有类似人类血管经脉的脉络,使得真气可以在其中流动!

    弄清楚了其中的关键,凤歌就不再修炼替身术。等到什么时候有功夫,去木材加工厂购买一批木料之后再说。

    正要离开萧楠楠的住处时,手机突然响起。

    凤歌见是刘雪烟的电话,不由得有些好奇,这丫头找自己干嘛。

    “喂,雪烟姐,有什么吩咐啊?”

    “贫嘴!凤歌,你现在有时间吗,我外出要去一个村子采访,可是我的助手小吴今天有事请假,我想你帮我去。”

    “没问题,雪烟姐的忙当然要帮,别说有时间,就是没时间挤出时间也要去!你在哪呢,我过去找你!”

    “太好了,那姐姐谢谢你!等采访完成回来,姐姐请你吃饭!”随后刘雪烟告诉了凤歌她此时的具体地址。

    凤歌来到约定地点的时候,就见刘雪烟一身清爽打扮的站在一辆越野车旁边,大大的墨镜遮住了她大半的脸,不过火辣的身材还是引来无数狼友的目光!

    看到凤歌,刘雪烟开心的挥手。

    “雪烟姐,这次是什么有价值的新闻,竟然跑去偏远的村子采访?”凤歌好奇的问道。

    “昨天有一座古墓被发现。今天我要去采访的就是古墓葬旁边村子里,第一个发现古墓葬的村民。本来和小吴说好今天去的,可是小吴的母亲却突然高血压病发祝愿,所以我只能找你帮忙。”

    “古墓啊!我对古墓很感兴趣的,正好借着这次机会见识一下!”

    刘雪烟要采访的村子还真是有些偏僻,路况糟糕,越野车上蹿下跳,让凤歌很销魂。

    “你们当记者的也不轻松啊,为了采访跑这么远不说,路还这么差劲,也很危险。”凤歌很是同情刘雪烟。

    刘雪烟翻了个好看的白眼道:“要不然你以为呢!”

    听说有记者要采访发现古墓的人,村里人很很热情的将他们引领到了村里虽然年纪不是最大,可绝对是辈分最高的人——郑大爷家。

    郑大爷的家是很古老的房子,占地不小,可以用来做古装电视剧的外景地。

    还没走进郑大爷家,凤歌就闻到了很浓的酒味。

    凤歌和刘雪烟的到来受到郑大爷热情的欢迎。老爷子虽然头发接近全白,可是面色红润,身体硬朗健康,忙活着给凤歌和刘雪烟倒水,又用铁茶盘端来自己炮制的干果。

    “郑大爷,您就不要在忙活了,快坐下咱们聊聊天!”

    此时屋里已经聚集了许多村民,都是跑来凑热闹的。

    采访自然是刘雪烟的事情,凤歌则好奇的通过地磁感应领域查看周围的情况。

    别说,一看之下还真有让凤歌惊喜的发现!

    在郑大爷家老房子主卧室的地下,埋着一个罐子!罐子里面除了大量金银珠宝和首饰外,还有一只木盒!

    这只木盒里面装着的正是凤歌心中想要寻找的东西——药酒的配方!

    “主人,经过系统鉴定,这张药酒的配方可不是普通货色!酿造出来的酒不但甘洌醇美,而且对修炼有很大的帮助!只是……”

    “只是药材不怎么好找是吧?”凤歌都不用问就知道叮当只是后面的话是什么。

    “主人您英明,里面大部分药材都好说,只是其中的百年野生人参、三百年的何首乌、三百年的黄精却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安啦,你忘记我说过吗,我的背后可是国家!依靠国家的庞大资源,这些药材还是能找齐的。大不了到时候我分点药酒出去。”

    得到了这张药方,凤歌对答应刘雪烟来这里感到很开心。不但是帮助了刘雪烟,关键是自己也得到了极为重要的好东西!

    快到中午的时候,采访终于结束。刘雪烟就想告辞,不料郑大爷竟然执意挽留!刘雪烟和凤歌商量一下后就同意了。

    别说,郑大爷做菜的本事还真不是吹的,菜做得极好吃。

    “来,刘记者,凤小哥,你们尝尝老汉我自己酿的酒!”郑大爷抱着一个黑色的小酒坛走了进来。

    郑大爷珍而慎之的揭开封坛的泥封,顿时一股浓郁的酒香从酒坛中飘了出来!

    刘雪烟并不是个好酒的人,可是闻到这酒香,依然为之陶醉。

    “主人,这酒就是那个药酒配方的缩减版,其中少放了几位药材,其中包括百年野生人参、三百年的何首乌和三百年的黄精,药效大大降低!不过对于寻常的武者来说,这坛酒已经足以让人为之心动!”

    凤歌松了口气,却听刘雪烟问道:“郑大爷,这酒是药酒吧?闻着有一种淡淡的药香,喝起来也不烈,反而清冽甘爽,果然好酒!”

    刘雪烟虽然不爱喝酒,可是因为家中有长辈爱酒,因此对酒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和叮当学的,这丫头竟然也开始说半截话。

    郑大爷正听的连连点头,突然听到刘雪烟说但是,顿时着急的道:“刘记者,是有什么不方便说嘛?没关系,无论任何言论我都能接受!”

    见这老爷子突然这么激动,凤歌和刘雪烟连忙安慰他。

    刘雪烟道:“郑大爷,不是嫌弃您的酒有问题,而是我感觉这酿酒的药方恐怕是不全的。因此酿造出来的药酒总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具体我却无法形容。”

    凤歌却在旁边惊讶万分,刘雪烟对要求味道上的感知超乎他的想象!

    郑大爷仿佛失了魂般愣在那里许久后,才叹了口气道:“既然刘记者你都看出来,老头子我也就不瞒着你了。我郑家世代酿酒,据说在古时候曾经与传说中的仙人都有关系!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郑家与仙人的关系消失了!”

    “百年前,华夏和日本鬼子的战争中,我的爷爷为了保护药酒配方,将其偷偷藏了起来。藏的地方只有他知道,这也没有什么。可是解放后,我爷爷竟然被当做资本家批斗,最终又气又羞辱之下,竟然突然变成了脑瘫!”

    “哎,从此那张药房就失踪了。我的家族要找了接近百年,却已然一无所获!”说着郑大爷摇头叹息。

    凤歌心说,你还是别找到的好,否则肯定会给你带来祸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