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星辰之梦

    一个半米高的四层豪华生日蛋糕被酒店侍者推着过来。

    灯光熄灭,只有蛋糕上插着的十八根蜡烛放射出莹莹如同星辰般的光华,朦胧而温馨。

    “祝你生日快乐!……”随着大家唱起生日歌,丁芷若也双手合十在胸前,闭上眼睛许下自己的心愿。

    生日歌唱完,丁芷若也许下心愿,将烛火吹灭!

    灯光随着掌声的响起而再次亮起!

    丁芷若拿着餐刀切下一块蛋糕放到盘中道:“爸爸虽然没有来,那这块蛋糕就给爸爸留着,等他回来再吃。”

    然后,她又切下第二块蛋糕递给莫心蓝,满怀深情的道:“这块蛋糕给妈妈,谢谢妈妈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上,养育我长大,教会我为人处世的道理。”

    莫心蓝接过蛋糕,脸上满是欣慰的笑意,眼中泛起感动的泪光。

    看着她们母女深情相拥,宴会厅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亲朋好友纷纷拿出自己的生日礼物,无论礼物的价值如何,都是一份心意,丁芷若收下后对送礼物的人真心真诚的道谢。

    薛恒不屑的瞥了凤歌一眼,从衣袋中拿出一个精巧的首饰盒捧到丁芷若的面前,深情款款的道:“芷若,这是用我在水晶矿中亲手挖出来的水晶制作的,祝愿你的美丽如同宝石般永恒常在!”

    丁芷若接过首饰盒打开,里面的蓝宝石在灯光下放射出湛蓝色的光华,如同蓝天大海般,蓝的纯净而透彻!

    宴会厅中响起一片惊叹声和赞叹声!

    “好漂亮啊,是蓝宝石项链!”

    “真是太美了,那海洋一样的蓝色动人心弦。”

    薛恒的笑容中泛起一丝得意。

    丁芷若却突然合上首饰盒送还到薛恒的面前道:“薛恒,这首诗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薛恒的笑容瞬间冻僵在脸上,眼底闪过一丝怒色。

    “芷若,在我眼中,只有你的美丽才配得上这颗蓝宝石。我相信是上天将它送到我的手中,借我的手送给你。你就收下吧。”

    丁芷若为难了,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收下。

    莫心蓝笑道:“既然是薛恒的心意,那你就收下吧。等到了薛恒生日的时候,你再送一件价值相同的生日礼物作为回礼就好了。”

    丁芷若这才松了口气,对着薛恒道谢后将首饰盒递给侍者,让正准备开口给丁芷若戴上的薛恒差点咬到舌头!

    “妈的,臭婊子,给脸不要脸!等老子把你追到手,不插遍你全身所有的洞,老子就不叫薛恒!”表面上笑着,薛恒的心里却已经在嘶吼着无比淫恶的想法!

    看到旁边的凤歌,薛恒心中一动,笑道:“凤歌,你给芷若带来了什么生日礼物啊,不会是在地摊买的小玩意吧?”

    凤歌淡淡的笑道:“就是在地摊买的小玩意,不可以吗?”

    薛恒顿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心中暗暗决定,回去就找人狠狠的教训这小子一顿!

    凤歌从衣袋里拿出小布袋递给丁芷若笑道:“丁芷若,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希望你喜欢。”

    丁芷若接过去好奇的道:“是什么啊?”说着,倒出里面的东西。

    星辰结晶项链一出现,顿时让所有人的眼睛都直了!

    在丁芷若的手心上,一颗银色的晶石静静的躺着。无数如同星辰般的银色光点围绕着银色晶石在缓缓旋转着,如同一个小型的星系!

    “好……好漂亮,我都想不出用什么词来赞叹!”

    “太美了,美的如同梦幻一般,我以为自己在做梦!”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宝石!”

    薛恒怎么也想不到,那天看到的那条让他都无比惊艳的项链,竟然是凤歌的!

    他在心里疯狂的吼叫着:“不可能!这东西怎么可能是他的!他一个穷小子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珍贵的宝石!”

    “阿姨,您帮丁芷若戴上吧。”凤歌对旁边的莫心蓝笑道。

    莫心蓝却摇头笑道:“既然是你送了的,自然是你来给芷若戴。”

    丁芷若的俏脸上顿时泛起了红晕,看上去多了一分女人的妩媚,娇艳欲滴。

    凤歌拿起项链,轻柔的给丁芷若戴上。当他的双臂伸到丁芷若背后时,好似将丁芷若搂在怀里。

    薛恒心胸狭隘,直气的差点眼前直冒金星!为什么他的项链丁芷若先是不收,然后如同破烂般随手给了侍者。为什么凤歌的项链她什么都不说就收下了,还让凤歌给她戴上!

    滔天的妒火差点把他燃烧!

    丁芷若戴上了项链,双手将星辰结晶捧在手心,星光旋转,此刻的她就如同传说中的女神般!

    这一刻,所有人都沉迷在那梦幻般的星光之中!

    “谢谢你,凤歌,这条项链我很喜欢。这条项链叫什么名字?”按理说,凤歌这条项链简直比薛恒的蓝宝石项链珍贵无数倍,可丁芷若在接到凤歌的礼物时,只是感觉非常欢喜,非常喜欢,却从来没有想过拒收!

    “还没有名字,等着它的主人给它取。”凤歌淡淡笑道。

    “那就叫星辰之梦吧,它美丽的就好似梦一般。”丁芷若取的名字还真是不错。

    宴会厅一角,薛恒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马三儿,你带几个人来心蓝门口等着,我有事要你办!”

    “好嘞,二少您稍等片刻,我马上就带人过去!”

    看着与丁芷若交谈甚欢的凤歌,薛恒嘴角泛起一丝冰冷的笑意!

    下午一点多,生日宴结束,宾客逐渐告辞离开。

    丁芷若将凤歌送到楼下门口,背着小手很俏皮的道:“凤歌,你今天能来我很高兴,谢谢你送我的礼物,我非常喜欢。”

    “喜欢就好,等我生日的时候,希望也能收到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

    丁芷若顿时皱起小眉头道:“特殊的生日礼物?我试着找找看吧。”

    凤歌却摇头笑道:“那件礼物说难找也难找,说好找就在嘴边,你慢慢想吧。我先回去了,咱们明天见。”

    “神神秘秘的,好吧,我会想的,明天见!”

    不远处的一辆车中,薛恒指着凤歌对旁边奇装异服的青年道:“看到了吗,就是那个小子,给我狠狠的教训一顿,最好打断他一只手,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记性!”

    “放心吧,二少,就交给我们几个吧,一定让二少您舒心!”

    马三下车后钻进旁边的白色面包车,面包车缓缓启动,尾随凤歌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