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凤歌的阴险手段

    日本的忍者,来历谁都知道。

    在华夏古代,曾经存在许多的修仙门派。其中有两个宗门名为五行宗和遁甲宗,这两宗之间相辅相成,关系极为密切。

    有一年,遁甲宗的山门前来了一个拜师的人。然而他的灵根并不是很好,所以被拒绝。

    可是想不到这个人竟然毅力极为坚韧,在遁甲宗的山门前一跪就是数日,直到最后又饥又饿之下晕倒。

    他的毅力获得了遁甲宗一位修仙者的好感,破例将其收入门下。

    可是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这个人竟然非神州子民,而是海外扶桑国【也就是后来的日本】前来偷师学艺的!

    这个人找机会偷了遁甲宗天地人三卷遁书中的人遁书后,远走海外。

    回到扶桑后,盗窃者深刻研究人遁书。他倒也是个惊才绝艳之辈,竟然结合禅宗的印法创造出了忍术!

    随后其以六道仙人自居,传下了忍术,被所有忍者尊为祖师。

    虽然忍术的各种威能无法与真正修仙者的法术相比,可是毕竟传承自修仙法术,因此还是拥有一些神奇的手段。

    永泽拥有接近中忍的实力,配合忍术的神奇,一直隐身跟在凤歌身后。甚至在发现战神殿的两个超能力者后也没有放在眼中。

    然而他却怎么也不会想到,凤歌的地磁感应领域可以无视任何隐身术!

    因此当永泽靠近那两个战神殿超能力者身边时,凤歌心中一动,干脆搅乱地磁力场,迫使永泽从隐身中现行!

    果然,在他开口提醒后,战神殿的两个超能力者出于本能,马上出手对永泽攻击!

    “八嘎!”永泽恼火的叫骂一声,马上动手反击!

    凤歌飞上一栋楼的楼顶,从次元空间中拿出一只卤猪蹄和一瓶啤酒,一边吃喝一边欣赏下面的战斗。

    控能者级别的超能力者实力果然强横。这两个战神殿的超能力者分别为土系和金系,而且配合的很默契,一时间竟然将永泽打的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奇门遁甲!”一个八门阵法突然出现在永泽的脚下,缓缓旋转起来。

    “开门——开!”强横的气势突然从永泽的身上爆发,永泽的实力竟然在短时间内暴增,一举达到了控能者级别超能力者的程度!

    “火遁——豪火球之术!”永泽食指竖在嘴边猛然一吹,一团火焰从永泽口中吹出,随即仿佛充气般迅速膨胀到直径两米,变成一颗巨大的火球向战神殿的两个超能力者席卷!

    “我靠,火影忍者!”凤歌在楼顶吐槽。

    土系超能力者右拳狠狠砸在地面上,一面土墙拔地而起将他和那金系超能力者挡在后面!而金系超能力者却顷刻间凝聚出一根儿臂粗的铁枪,在火焰消失的瞬间挥手激射而出!

    嘭!

    永泽的身体上腾起一阵白烟,待白烟散去,出现的却是一截被铁枪穿透的木头!

    替身术!

    土系超能力者感觉到不对劲,猛然旋身一拳挥出!他的拳头被厚厚的土质包裹,如同一柄岩石大锤!

    嘭!

    永泽的脸上现出一丝阴险的笑意,身体化作一团白烟消失。

    影分身!

    “海强小心!”土系超能力者惊呼出声!

    金系超能力者海强的双手各抓着一把利刃,谨慎的警戒着!突然感觉双脚脚踝被抓住,紧接着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拽向地下!

    “他在地下!”海强惊呼!

    “吼~~!”土系超能力者怒吼一声,右脚猛然跺地!

    巨大的震波以他的右脚为中心向地下激荡,在楼顶的凤歌甚至都能感觉到一丝震感!不由得感叹道:“嚓!这简直就是人形地震制造器啊!”

    嘭!

    永泽吐着血从地下冒出来,不过海强的半截身体也被拽入地下。倒霉的是,还承受了土系超能力者的震波!

    海强只觉内腑被强烈的震波冲击的仿佛要碎裂,张口同样喷出一口鲜血!

    凤歌的神色谨慎起来,忍者这种特殊的修炼者虽然只是从五行遁术衍生出来的,可是经过上千年的发展,却创造出了独特的能力!

    永泽只是一个准中忍,竟然就有如此强悍而诡异的能力,却是不容小觑!不过忍术确实有独到的地方,凤歌心中颇为意动。

    土系超能力者见自己竟然误伤了同伴,顿时愤怒的吼叫起来,如同一辆坦克般向永泽扑去,双拳上土黄色的光华闪烁!

    永泽知道今天事不可为,当即施展瞬身术躲避,又施展隐身术消失在黑暗之中!

    凤歌随手将空易拉罐扔掉,纵身从楼顶跳了下来,如同鬼魅般向那个忍者飘去。

    永泽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跟踪,一直来到海天宾馆。

    “什么?失败了?那个小子很厉害吗?”井田看着脸色苍白,嘴角还带着血迹的永泽惊讶的问道。

    永泽满脸羞愧之色道:“井田大人,这次属下追踪凤歌,却发现还有另外两个超能力者也在跟踪他。本来属下打算等他们打的两败俱伤再出手,谁料属下的隐身术不知道为何突然失败,暴露出身形,以致引来那两个超能力者的攻击。而凤歌却趁机逃跑了。”

    “废物!这么点事都办不了,难道家族培养你们都是白吃饭的吗?”井田听到不是因为凤歌实力强失败,顿时愤怒的吼道。

    永泽只能低头任由井田辱骂,眼底却闪烁着极度的不甘!

    不过是一个肥胖的如同猪一般的普通人,竟然敢对准中忍永泽大人如此无礼!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让这头肥猪去死!

    ————————————————————

    郁闷的永泽在井田骂累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洗漱一番后,永泽想要修炼却怎么也无法静下心来!他心中从刚才就一直有个疑问,那就是隐身术为什么会突然失败!

    猛然间,永泽想起了凤歌当初曾经开口提醒那两个超能力者!

    难道竟然是那小子搞的鬼?如果他真有让隐身术失败的能力,那么对于大日本帝国的忍者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想到这里,永泽顿时坐不住了,跳下床拿起手机就要往国内拨电话!必须尽快把这件事情向国内汇报才行!

    窗外,凤歌的眼中精光一闪,一枚钢梭激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