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初识杭锦旗

    迎新晚会。

    凤歌来到后台就看到一片忙乱的情景。

    “咦,你怎么跑到后台来了?”身后一个好听的声音突然响起。

    凤歌诧异的回头看去,却是沈嘉康的孙女。女孩此时身着一身晚礼服,出身名门大家的大家闺秀气质让她更显高贵!

    对这个女孩,凤歌只是觉得漂亮,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来后台的人,除了工作人员就是表演者。我能来后台,自然因为我也有节目。”凤歌耸了耸肩淡淡的道。

    “哦,什么节目?”女孩好奇的问道。

    “魔术。你呢?”凤歌大方的告诉了女孩自己的节目,随即反问道。

    “钢琴独奏。”

    “很令人期待。对了,你认识我是谁,而我却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啊?”凤歌问道。

    女孩这次很大方的道:“我叫沈萱萱。”

    看到凤歌脸上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沈萱萱有些失望的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

    “开始的时候没有想到,后来想起沈老当初神神秘秘的模样才猜到的。”

    “爷爷当初回去后,不止一次在我耳边说你多优秀。知道你真的报考浙大后,我就一直想要看看爷爷口中所谓惊才绝艳的青年才俊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

    “所以才会去见我?那么你现在对我有什么评价?”凤歌很感兴趣的问道。

    “色狼!”沈萱萱毫不客气的给出了这样让凤歌抓狂的评价。

    凤歌还没有开口回答,一个声音在凤歌背后响起:“萱萱,是不是这小子敢对你不轨?你放心,我马上就收拾他!”

    什么地方都有这样讨厌的人!凤歌的眉头皱了起来。

    沈萱萱眼珠一转,走到凤歌身边非常亲昵的挽住凤歌的胳膊淡淡的道:“我们只是在开玩笑而已。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凤歌。凤歌,这是我的同学杭锦旗。”

    “凤歌?原来你就是凤歌!”外形颇有些王子气质的杭锦旗看着凤歌,目光惊疑不定。

    “看来你认识我?”凤歌颇有些惊讶,他确定自己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我听说过你,这也是第一次见到你。萱萱,你又在这里胡闹,我知道凤歌的女朋友是他的高中同学,一起考来浙大的心声丁芷若。”

    “真倒霉!杭锦旗,你不要继续跟着我,否则我跟你翻脸!”沈萱萱松开凤歌转身就走!

    杭锦旗没有追上去,而是一副好奇模样的看着凤歌。

    “杭锦旗同学,你这样注视着别人很失礼。”凤歌被杭锦旗盯着有点厌烦。

    杭锦旗却没有生气,反而笑道:“我只是想认真的看看能让乔家的二少乔楷损失惨重,又狼狈不堪的人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听到杭锦旗的话,凤歌露出了恍然之色,点头淡淡的道:“原来你和乔楷认识,怪不得你会认识我。怎么,想替乔楷出头吗?”

    杭锦旗连忙摇头道:“我和他也只是一般的朋友而已,还没有密切到帮助对方对付仇人的地步。听说你今晚的表演是魔术,我很期待。”

    “多谢你的期待。”凤歌淡淡的点头道。事实上他早就认识杭锦旗了,那天与刘雪烟和萧楠楠去碧华楼,就看到了杭锦旗和乔楷在二楼喝茶。

    让凤歌有些意外的是,这家伙竟然主动说出他自己与乔楷认识。

    杭锦旗飘然而去寻找沈萱萱了,凤歌对这个人却有了警觉。

    要说现在的学生都是小时候接受过各种兴趣班荼毒的,个个多才多艺,节目都很精彩。不时就会响起阵阵掌声!

    轮到沈萱萱的钢琴独奏。

    沈萱萱从后台走向钢琴,漂亮的容貌和一身高贵的气质顿时震慑了整个礼堂。

    听着下面的窃窃私语,凤歌才知道这丫头竟然还是校花之一。

    优雅的琴声响起,整个礼堂顿时一片寂静。所有的观众都仿佛沉浸在琴声优美的意境之中。凤歌心中大为惊讶,沈萱萱的钢琴竟然达到这样的水平!

    沈萱萱已经处于技的巅峰,接触到了一丝丝意的味道。

    琴声落下,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沈萱萱大方的向观众道谢。

    “我弹得怎么样?”沈萱萱走回后台就看到正在鼓掌的凤歌,颇有些自得的问道。

    “很不错,已经触摸到意的边缘。接下来就不需要练习弹奏技巧了,而是要通过各种感悟领悟到意境,才能弹奏出让人的灵魂都为之激动和颤栗的琴曲。”

    沈萱萱面露惊讶的道:“我的导师也曾经跟我说起过类似的话,想不到你的鉴赏水平还蛮高的嘛。”实际上她的内心却并不平静,能轻易看穿一个演奏者当前的境界,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聊了没几句,就听到主持人报出凤歌的节目。

    谁都没有想到凤歌竟然表演出如此神奇的魔术,震惊了所有的观众,可谓出尽风头。

    无论是失重还是消失都引来阵阵雷鸣般的掌声,观看的同学和老师都大呼神奇!

    在凤歌表演魔术的时候,礼堂的某个角落,三个人正在以旁边的人无法听到的低声在交谈着。

    “怎么样?”一个带有一丝磁性的女声问道。

    “没有丝毫的灵魂之力波动,不是超能力,或许是血脉传承或者修仙者吧。”

    “不,我也感应不到丝毫真气的波动,也不是修仙者。看来是血脉传承者!”

    “难道之前冰蓝他们传递回来的消息是错误的?”

    “或许是冰蓝他们将血脉传承者误认为是超能力者了,毕竟这两者之间实在是太相似了,很多时候都被搞错。“

    “那么我们怎么办?“

    “这里是国家重点学府,在这里出手的话会引来守护者组织,还是等他离开学校的时候再动手!“

    ————————————————

    银海酒楼某包厢。

    “为了庆祝凤歌获得一等奖,干杯!”凌文天站起来端起酒杯叫道。

    凤歌的魔术取得了迎新晚会的一等奖,因此被杜鹏三个无良的家伙撺掇着请客。

    被这三个明显眼红的烂人纠缠的没有办法,凤歌只好妥协。叫上丁芷若寝室的人,来到银海酒楼。

    菜没吃几口,就被那三个烂人灌了四瓶啤酒。

    嘻嘻哈哈的吃喝说笑,意兴正浓时,包厢的门突然被敲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