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狼帮覆灭【下】[已修改】

    肖飞等人惊呆了!一个在他们眼中强大无比的火属性超能力者,竟然就这么被杀了!

    楼上,周保雄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怎么可能!周先生怎么可能会败!”周保雄使劲的抓着头发叫道!可眼前的事实是,周先生不但败了,还死了!

    “咱们快逃吧!”终于有胆小的人提议。

    这个提议马上就得到了许多惜命人的赞同,迅速向后门跑去!

    可是当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却发现铁门无论如何都打不开!

    “怎么回事?为什么门打不开!外面有人吗,帮忙看看是怎么回事!”有人在里面叫道。

    别说,外面还真有路过者,听到叫声后大着胆子上来查看,却惊骇的发现门口已经被一张铁丝网封锁住!

    而且这张网很怪,不是以外物固定在上面,而是从门上的金属中射出来的!

    “不行啊,门已经被人用金属网给封死了,打不开!”外面那人答道。

    酒吧内部的人顿时骚动起来,有人疯狂的敲打着,却无法破开外面的铁丝网!

    “咱们报警吧!”很快就有人提议!

    “笨蛋!报警的话里面的一切就会被警方知道,最后是要坐牢的!”

    “那也比死了强啊!”

    众人顿时沉默了。是啊,报警的话他们这些底层的混混最多坐牢,可那也比被杀掉好啊!在生命和暂时的失去自由面前,他们都选择了后者!

    公安局。

    “席局,时间快到了,咱们马上就出动吗?”席泽刚的副手走到席泽刚身边轻声问道。

    席泽刚思考片刻后道:“还是等等,我相信很快就有报警电话的。”对于凤歌,席泽刚有一种莫名的信任。

    就在这时,一个警察冲进来兴奋的叫道:“席局,来了!刚刚有接到来自深蓝酒吧的报警电话!”

    席泽刚一拍桌子站起来叫道:“出发!”

    十辆蓄势待发的警察欢快的叫着冲出了公安局,快速驶向深蓝酒吧!

    来到深蓝酒吧门前的时候,所有的警察都惊呆了!这是那个豪华的深蓝酒吧吗?可怎么看都像是经历了一场地震吧!

    门窗破烂,无数的钢筋刺破水泥和砖从墙壁中穿出来,看上去如同刺猬!

    “各单位注意,犯罪分子是持有枪械的悍匪,务必小心!如果碰到任何抵抗,为了避免无谓的伤亡,可以开枪击毙!”席泽刚吩咐道。

    “是!”

    进入深蓝酒吧,满地都破碎的玻璃和灯具残片!

    进入舞池后,看到的却是战争过后般的场景,墙壁上布满了弹痕,地面满是被子弹击碎而散落的瓷砖碎屑和白灰!

    “咕嘟!席局,这里果然非常的凶险,你看,这墙壁上的弹痕,可不仅仅有手枪弹,还有许多冲锋枪的子弹造成的!”

    “席局!这里发现一具尸体,死亡原因是被枪击!”

    “席局,这里也有发现!”

    一连有十几具尸体被发现,全部死于枪击!而且尸体的手中还握有枪械,既有手枪也有冲锋枪!

    因为警力问题,尸体暂时没有办法收敛,只能先放在一边。

    在通往顶楼的道路上,到处都是弹痕、子弹、鲜血和尸体!

    所有的警察都冷汗直流,从一楼到七楼,他们一共发现了上百具尸体,全部死于枪击!

    “席……席局,这……这!你还是亲自过来看看吧!”另一个房间,有警察惊叫起来。

    席泽刚闻言来了兴趣,来到那个房间后顿时被里面的情景惊的汗毛竖起!

    包括狼帮帮主鬼狼肖飞在内所有的狼帮高层竟然全部被人用钢筋钉死在这个房间中的墙壁上!

    看着挂满了房间墙壁的十五具尸体,即便是席泽刚在南疆曾经亲自杀过人,也不免被惊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将狼帮所有高层和精英全部杀死,让狼帮在一夕之间完全覆灭!想不到这凤歌的实力如此之强,如此不可能的事情竟然都被他做成了!

    不过他的手段还真是够凶残的,看来是狼帮把他给得罪惨了!

    收尾自然是警方的事情,凤歌此时正在宾馆安慰再次受到惊吓的谢强和许雅真。

    “谢叔叔,许阿姨,这次又连累你们受苦,真是对不起。”凤歌满脸愧色的道歉。

    “不过谢叔叔和许阿姨你们放心,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凤歌非常肯定的许诺!

    想必经过今晚深蓝酒吧的杀戮,能让一些人明白一件事,就是他凤歌不是好惹的!敢对他身边的人出手,就要有付出生命为代价的准备!

    “凤歌,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许雅真关切的问道。

    凤歌冷哼一声道:“都是一些社会的渣滓,他们活着除了浪费资源外,就是给人们带来不安和伤害!许阿姨,放心吧,我已经将事情处理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敢对你们下手了。”

    许雅真严肃的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到底是怎么惹到他们的!”

    “呃,怎么说呢,这个帮派太过于嚣张和霸道了,即便是我不主动去惹他们,他们也主动过来惹我。我也很怕麻烦啊。”凤歌真的很无奈啊。

    谢强点头道:“不惹麻烦,可是如果麻烦上门,却也不能害怕,这样很好。”

    第二天一早,丁芷若来到酒店。

    看到丁芷若,许雅真对这个漂亮的女生非常的满意,拉着丁芷若的手说个不停。丁芷若早就从凤歌那里知道谢强夫妇在凤歌心中的地位,因此完全把许雅真当未来的婆婆对待。

    谢强小声对凤歌笑道:“我早就听天羽那小子说过,想不到这么漂亮,你小子行啊!”

    凤歌嘿嘿笑道:“哪里,哪里!”

    因为丁芷若还要军训,所以谢强夫妇在杭州休息了一天就回风华市了。

    凤歌已经由上面安排可以免除军训,因此在正式上课前还有大把的时间,正好用来祭炼法器。

    首先祭炼的自然是法宝灵犀壶。这件功能堪比宝器的顶级法宝,对凤歌以后的修行还是有着极大帮助的。

    坐在床上,凤歌拿出灵犀壶,当即开始运转九玄真气祭炼!

    所谓祭炼,就是将自己的心神与法宝融合,这样就可以达到收放随意,控制自如的目标。

    灵犀壶悬浮在凤歌胸前,缓缓的旋转着,隐约的酒香和药香在房间中弥漫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