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琴语的心魔——琴南!

    琴语的五位彩虹战士分别是紫天罗、红霞、绿影、青云天和银魂。

    此行虽然没有得到九天镇魔琴,但是不但挫败了灵族的阴谋,而且琴语还融合了自我,找到了五位彩虹战士,也算是大有收获!

    凤歌对这样的结果最为满意。根据徐闻的描述,暗黑魔后的实力肯定是圣人级别,但是能封印暗黑魔后的琴语却只有金仙级别的实力,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这次能融合自我,琴语的势力顿时暴增至大罗金仙级别,虽然不是顶级,但实力总算是有了长足的长进。

    如此一来,总算是能看到希望了。否则二者之间的差距让人感觉到绝望!

    紫天罗非常痛快的放弃了这个府邸,对他来说,跟随在圣女身边,让他更有归属感。而这个府邸,不过是他暂时的休息之地而已。

    就在一行人离开城池不过万里,就被一群人挡住了去路!

    琴语的瞳孔骤然紧缩道:“是那些人!”

    凤歌他们马上就想起了当初琴语说过的,看到一群天琴族人,但是带带给了她非常强烈的危险感觉,想不到这些人竟然就冲着自己来了!

    “有什么目的,说!”初阳非常干脆的问道。

    挨个身着黑色战甲,手持巨型砍刀的壮汉右脚猛然在地面上一跺!

    咔嚓!地面竟然被这一脚之力踏裂!好可怕的脚力,凤歌在心里惊叹。只听这看似粗豪的家伙叫道:“交出九天镇魔琴!”

    紫天罗嗤笑道:“别说我没没有得到九天镇魔琴,就是得到了给你们。你们能用吗?要知道,九天镇魔琴可是只有皇族才能使用!”

    粗豪壮汉冷笑起来。他旁边那个容貌俊朗,但是皮肤苍白的青年冷哼一声。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熟悉的气息,赫然就是天琴族皇族血脉的气息!

    “竟然还有皇族血脉觉醒!”所有琴语这一方的天琴族人都愣住了!而且新出现的这位,修为似乎被琴语还要强不少!

    按照正常思路来说,肯定是跟着实力强的有前途。一时间,这些人的情绪就有所变化,不过幸好其中并不包括五位彩虹战士。他们知道自己是圣女的彩虹战士,所以还是很守本分的。

    凤歌给琴语传音道:“不用管那些墙头草,他们要过去就让他们过去,正好借这个机会净化一下队伍。否则这些容易被外在迷惑和吸引的人,在以后这样类似的情况下,会让你变得更加的被动!”

    琴语一想也是,有些低落的情绪顿时好转。

    “不管你们信不信,这次其实是灵族针对我的一个陷阱,我根本就没有得到九天镇魔琴,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

    那有着天琴族皇族血脉的青年邪魅的笑道:“没有九天镇魔琴也没有关系,有你们似乎也不错。既然你觉醒了皇族血脉,正好作为本皇子的皇妃!”

    “放肆!你竟然敢对圣女如此无礼!”五位彩虹战士惊怒交加。银魂放声怒斥。

    青年冷笑道:“圣女的彩虹战士吗?呵呵,在本皇子看来不过是一群废物而已!否则当年也不会让圣女失去自我。我最后说一遍,要么成为本皇子的皇妃,要么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琴语俏脸冷厉。突然惊怒道:“我知道了,你是当年那个被逐出皇室的琴南!”

    闻听此言,旁边的彩虹战士和天琴族人都面色巨变!看着琴南都露出了无法掩饰的一丝恐惧!

    琴南似笑非笑的道:“哦。我亲爱的圣女殿下,终于想起来了吗?”

    凤歌好奇的问道:“怎么。这家伙很有名吗?”

    琴语点头带着一丝苦笑道:“是啊,当年可是轰动一时!琴南。号称天琴族有史以来天赋最高的天才,仅仅百年的修炼就达到了圣皇级别!但是他当年却做出了让整个天琴族都无法原谅的事情,他竟然和灵族的公主相爱!”

    “无论如何劝说都无效后,族长命人暗中杀害了灵族公主。结果,琴南竟然开始对天琴族进行疯狂的报复!至少有数十万天琴族人死在他手里!直到后来被族长亲自出手击成重伤,才销声匿迹。”

    “在后来的种族之战中,他再次对天琴族落井下石!无数天琴族人直接和简介死在他手中,成为天琴族的噩梦。传闻他被族长击杀,看来传言有误,他竟然没死!”

    琴南却摇头道:“不,我确实被那个老不死杀死了,但是我的运气比较好,我又活过来了!那个老不死怎么都想不到,他好心埋葬我的地方,竟然隐藏着极阴地脉,我吸收地脉之力后化身阴尸之体复生!废话少说,琴语,你到底做不做我的皇妃!”

    琴语摇头道:“不可能!倒是你,若是能改邪归正,我可以破例让你回归天琴族,并且封你为亲王。”

    琴南仿佛听到了多么好笑的笑话,笑的停不下来,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凤歌不耐烦了,骂道:“你傻逼啊,很好笑吗?”

    琴南的笑声戛然而止!旁边初阳和白泽顿时就乐了,琴语他们嘴角疯狂的抽搐着,显然被凤歌的话给雷到了。

    琴南的目光落在凤歌身上,目光阴厉而怨毒,满是杀机的阴声笑道:“你不是第一个敢骂我的人,但是之前那些骂我的人都死了!”

    “哦,是吗?那我敢确定,以后再骂你的人就不会死了,他们会非常的安全。”

    “好,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确定!克里姆,杀了他!”

    “遵命,主人!”琴南身后那个身形矮小消瘦的仿佛一只猴子似的男子微微躬身道。

    突然凤歌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手中银光一闪,星耀碎空戟瞬间浮现出来。猛然向身前挥出!

    “咦!”星耀碎空戟与一柄短剑碰撞在一起,克里姆的身形若隐若现。

    “你是不是以为你的速度很快?”凤歌不屑的问道。

    克里姆阴阴一笑道:“桀桀~~!你似乎自我感觉很好呢。若是我告诉你。我刚刚只发挥出了五成的速度,你会是什么样的想法?”

    凤歌好整以暇的道:“哦。是吗?那如果我告诉你,我只发挥出了三成的速度,你又是什么样的想法呢?”

    克里姆神情顿时冷然,道:“我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说罢,身形瞬间消失。

    下一刻,一把短剑刺入凤歌的后心!可还不等克里姆笑出来,就感觉背后有人对着脖子吹气!然后他才发现,自己刺的竟然是一道虚影!

    好快!克里姆终于相信了凤歌的话!

    他急速转身刺击,但是却依然刺空。而后颈竟然再次传来被吹凉气的感觉!克里姆这下连心都凉了!这么快的速度。自己跟都跟不上,更罔提如何将其击杀!

    那琴南嚣张,让凤歌大为恼火,此时戏耍着克里姆,心中却感觉着实出了口恶气。

    星耀碎空戟无声无息刺入克里姆的后心,克里姆的身体猛然僵住,眼中闪过强烈的不甘之色,却再也无法挽回。生机逐渐消逝,身形竟然化作飞灰消散!

    琴南的目光变得更加的阴厉。盯着凤歌,目光好似化作实质的刀枪剑戟射来!凤歌心中一凛,眼中射出无形剑光,与琴南的目光碰撞!

    咔嚓!目光碰撞处。空间竟然被撕开道道裂缝!

    琴南身形猛然一个摇晃,却见凤歌的身形竟然只是微颤一下,不由得心中更是恶心。急促的喘息了两下后。琴南看着琴语冷哼一声道:“今天算你走运,暂且放过你。我们走!”

    琴南带着手下迅速的消失,凤歌明显的感觉到琴语和手下都松了口气。不由得眉头微皱。他们竟然被琴南的名声压制了气势后斗志,这样的话可是不行!

    “咱们也走吧。”

    路上,凤歌对初阳传音,将自己的担忧说给他。初阳闻言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问道:“凤歌,既然发现,你可有什么办法让琴语不再惧怕那琴南?”

    凤歌思索着道:“琴语对琴南的恐惧,来自于她以前的记忆,和琴南对天琴族惨烈的报复而产生的。想要摆脱这种恐惧,只有让琴语将以前的琴南杀死!”

    初阳连连点头,道:“你打算怎么做?”

    凤歌笑道:“我打算用阵法,设置一个幻境,然后让琴语在幻境中突破自己的心魔。当然,倒时候还要大哥你陪着她。不能动手帮她,却能在旁边提点一下。”

    初阳非常满意的道:“好办法,找一个僻静安全的地方,咱们马上就动手!”

    要说僻静安全,自然是凤歌的混沌珠世界最为合适。众人再次来到这里,凤歌以极快的速度布置好阵法,却没有对琴语说明,而是打算趁着琴语不备将其拉入幻境!

    琴语抱着膝盖坐在一块青石上,仰头看着天空中的星辰,不知道在想什么。这个时候肯定不适合,还是再等等。

    半个时辰后,琴语不知道想什么想的出了神,凤歌眼睛一亮,好机会!他知会了初阳一声,马上启动了阵法!

    喊杀声突然将琴语惊醒,她赫然发现自己竟然是在宫殿之中!

    “这里是圣女神宫!可是自己不是应该在凤歌的混沌珠世界中吗,怎么会突然的出现在这里?”

    “哈哈~!杀!我要把你们全都杀光,给我的冰儿报仇!你们都该死!”喊杀声再次逼近!琴语突然想起来,这不是当年那次号称琴宫惨案的时候吗?

    当年,琴南怨恨族长将其爱人冰儿杀死,一念成魔,化身为修罗开始杀戮天琴族人,以报复族长!

    琴宫惨案,就是最惨烈的一次!

    当年,琴南手托魔琴,只身闯入琴宫,杀死宫女、内宦和大量皇室子弟!自己作为圣女,地位尊崇,自然是琴南刺杀的对象!

    琴音激荡。圣女神宫的大门突然破碎,碎木铁钉激射。杀死许多宫人。

    琴语突然惊恐起来,仿佛深藏在心底的梦魇觉醒。冲击着她的心灵。宫中侍卫死伤殆尽,九位彩虹战士也都伤痕累累,却还在支撑着。

    琴语的身体颤抖着,她的身形此时看起来是那么的单薄。

    “其实,你不必如此恐惧他,你可以杀死他的。”一个声音仿佛从虚空中响起,传入耳中。这个声音非常的熟悉,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是谁。

    我可以杀死他吗?不可能的,琴南是天才。他的实力那么强,我怎么可能杀死他!琴语使劲的摇头。

    “你要相信自己,你可以杀死他。召唤出你的琴,去吧,你一定可以的!记住,要相信自己的力量!”

    我可以的,我真的可以杀死琴南!我要相信自己的力量!

    琴语仿佛被催眠般,身形突兀的飞起半空,左手托着瑶琴。右手葱指连弹,道道琴音顿时射出,化形成根根长枪射向琴南!

    琴南冷笑起来到:“雕虫小技!如此琴技你也敢坐在圣女的位置上,且看我的手段!”

    琴南右手连续拨弄琴弦。音波顿时化形成无数身着战甲,手持钢刀长矛的战魂,嘶吼着如同潮水般扑向琴语。

    琴语顿时冷汗淋漓。身形连连后退,仙人被这一幕惊吓到了!

    这时。那个声音再次响起:“看看你像什么样子!你是圣女神宫的主人,是天琴族的圣女。你难道眼睁睁的看着族人死在这个恶魔的手中?你完全由能力拯救他们的,如果你不动手,这个恶魔就会杀光琴宫所有人!”

    “杀!哈哈~~!杀死你们!”琴南还在肆虐着,手托古琴,右手疯狂的拨弄琴弦,强大的攻击向四周涌去,死亡的惨叫声不断传来,声声都冲击着她的耳膜!

    “去吧,试试看,要相信自己,你一定可以做到的!”那个声音一直在不断的鼓励着琴语,琴语看着自己曾经熟悉的人一个个死在面前,那种伤悲让她突然生出勇气!

    “琴南!我要代表琴神审判你!”琴语的身形飞上半空,手托一张瑶琴,右手突然连续的弹奏,一首铿锵的音乐响起!

    一尊尊金甲战士突然从音乐中化形出来,冲向了那些战魂!

    金甲战士和战魂狭路相逢,剧烈的碰撞。琴语俏脸紧绷,心神完全投入到战斗中。她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想击败这些战魂,整个人都融入到其中。

    在金甲战士的攻击下,战魂开始被大量消灭。

    “该死的,怎么回事,怎么可能!我不相信!天魔,魔心教诲!”

    琴语感觉自己的精神仿佛脱离了肉身,出现在高空之中。随后枪已经被不少人装腔作势,也有不少人信心十足!

    “琴技,终极奥义,琴心灵爆!”从战斗中领悟到心的琴技,其威力让许多的熊猫人都为之惊骇!

    正在杀戮的琴南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一下后,猛然爆炸!失去了生命。

    琴语的手指停了下来,琴南死了?竟然真的死了,而且是被自己杀死的!这简直不可思议!

    琴音再次响起!怎么回事,琴南不是已经死了吗?

    瑶琴似乎是在说话,不断的响着。琴语静静的倾听着,倾听着古琴的倾诉,它在讲述自己的感情!

    眼前的一切仿佛变得虚幻缥缈起来,然后整个世界都停止了,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随着世界的破碎,一个新的世界出现在你的面前!

    看着眼前熟悉的人和景,琴语发现自己就躺在水池边的青石上。旁边,突然传来初阳的声音:“琴语,你醒了?”

    琴语突然反应过来,这个声音,不正是之前在自己的梦里,不断的给自己鼓励的那个声音吗?

    “初阳!”琴语心中充满了感动和喜悦。

    初阳走过来,一把将琴语搂进怀里,温馨的笑着道:“傻瓜,这有什么好感动的,能为你做一些事情,我非常的开心。”

    凤歌在旁边听到,顿时全身发麻,鸡皮疙瘩掉一地!初阳悄悄的弹了一下手指,凤歌嗷的一下就叫了起来。

    等初阳和琴语温存够了,凤歌笑着问道:“怎么样,琴语现在感觉如果面对琴南,还会害怕吗?”

    琴语已经从初阳那里知道凤歌为自己做的一切,真诚的对着凤歌深施一礼道:“凤歌,感谢你如此费心的帮助我去除心魔。你放心,现在如果再次面对琴南,我已经不会再感到恐惧了。”

    “那就好,那就不枉费我这一番谋划。不过我猜,你应该知道九天镇魔琴的下落吧?”凤歌突然问道。

    琴语面露惊讶之色道:“我根本没有对谁说起过,你怎么会知道的!”

    凤歌神秘的笑道:“我猜的,说吧,你有神秘打算,我和初阳大哥都会尽力帮助你的。”

    琴语沉思片刻后道:“我自然是打算去将九天镇魔琴取回来,不过那个人实力极高,如今已经有圣君级别的实力,即便是加上你们,恐怕也不好打啊。”

    凤歌点头,圣君级别的强者确实难对付。不过若是仔细的谋划一番,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关键是看怎么谋划了。

    “这样,你把那个人的资料跟我说一下,我看看有什么是我们可以利用的。”

    “好。”琴语开始给凤歌讲解起那个人的资料。(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