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融合自我,真正的天琴族圣女琴语!

    都瑞尔发现自己的对手竟然仿佛会重生一般,明明刚刚已经杀死过一次,但是随后却又看到他活生生的向自己扑来!

    肯定是中了对方的某种手段,所以产生幻觉了!都瑞尔倏然惊醒,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一颗绿色的圆珠,运转能量注入其中,一股淡淡的香味就飘散开来。

    这股香味非常奇特,周围鼓荡的气劲竟然没有将其卷走,而是慢慢的弥散开来。所有闻到这股香气的灵族人都醒了过来。

    可一醒来,他们的脸上就露出了惊骇而惨绝的表情!他们惊恐的发现,自己的武器竟然插在同伴的体内!

    都瑞尔随手将某个族人的两半身体放下,转头看向了凤歌这里。一股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悲愤和怨毒之情冲天而起,都瑞尔身上的气势暴增!

    凤歌众人不由得为之色变,这个家伙竟然临阵突破了!

    嘭!无形的冲击波突然从都瑞尔的体内爆发,凤歌构建的禁制结界在之前空间灵能风暴中没有被破碎,可却被这道冲击波撞击的剧烈波动,差点就破碎!

    “卧槽,这家伙嗑药还是打鸡血了,突然变得这么猛!”凤歌这个时候还有闲心调侃。

    初阳上前两步,转头对凤歌道:“凤歌,撤去禁制吧,让我来会会这个突然爆发的家伙,看看他爆发后到底变得有多强大!”

    “ok!”凤歌随手就将禁制撤去,脚底生出白色的云雾,托起白泽、琴语和那些天琴族人向后飞去。飞出去数千里。才落在一座山顶上,凤歌再次构建禁制。

    两个绝世强者的激战。容不得凤歌不小心!

    都瑞尔此时双目血红,背后突然有无数青光缠绕。竟然化作一对青色巨翼!巨翼扇动,产生的风力仿佛带着锯齿,将坚硬的岩石都磨碎!

    初阳的身上亮起橙红色的微光,微光闪烁间,他周围的空间仿佛都在不断的扭动着,炽烈的高温让周围的岩石迅速的爆裂炸开,地面的沙土甚至都开始融化,变成黑色半透明的液流!

    一只三足金乌的虚影在初阳背后浮现出来!

    遥远的地方,一个男子站在高山之上。目光仿佛穿过遥远的空间向这里看来。他仰头灌了几口烈酒,喃喃道:“那个孩子竟然来到这个世界了吗?不是告诉过他不要来吗,真是不听话啊。”

    同时,圣阳天庭。

    身着暗金色皇袍,头戴暗金色皇冠的圣主突然起身,目光遥遥的向这里看来,冷哼一声嘲讽的道:“我的乖儿子,我容忍你肉身重生已经是极限,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呢?难道你还想劝我放弃远征?”

    原地来回踱着方步。片刻后脚步一停又自语道:“无论是谁,都不能阻止我的复仇!我要杀光该死的巫族,该死的人族,还有那些虚伪的圣人!我要妖族再次君临洪荒!无论是谁。只要敢阻挡我的脚步,只有死!”

    “乖儿子,你最好不要做这样的事情。否则我是不会顾念父子之情的!”

    初阳却完全不清楚这些,身周太阳真火熊熊燃烧。不时就幻化成一只猛虎,或者一条火龙。强大的能量激荡,让空间都不稳定。

    砰!……砰!两个人的气息不断的虚空碰撞着,地面裂开,岩石被震成粉末,虚空出现一道又一道的空间裂缝!

    凤歌赞叹道:“这个家伙的实力竟然暴增这么多,这下大哥恐怕要有一番苦战了。”

    “嗷~~~!”都瑞尔突然对着初阳怒吼一声,一道有形的音波携带者被冲击的扭曲的空间向初阳冲击而来!

    初阳张口,一道清越的鸣叫冲口而出,与那道音波碰撞!

    轰~~!声波破碎,破碎的空间同样飞溅,将周围的一切都破坏!

    “我要你死!我要你死!”被羞辱而产生的悲愤让都瑞尔神奇的突破,实力暴增,同时在心底也形成了强烈的怨念,对凤歌他们的怨念!

    甚至可以用执念来定义,他的理智几乎失去,只存在着一定要战斗,要杀死这些羞辱了自己,让自己亲手杀死自己族人的罪人!

    突然,两人身形化作一道青光和一道虹光,在空中翻腾的同时剧烈的碰撞。每一次碰撞,产生的冲击波都极为剧烈,山峰破碎,大地裂开,整个死域都被震撼!

    死域内所有的亡灵都在看向这里,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咔嚓!一声剧烈的碎裂声,神庙所在的地面竟然被能量撕开一道巨大的裂缝!

    就在两人还要继续交手时,裂缝之中传来巨大的轰鸣声,随后地面破碎,一尊女性的雕像从地下冒出来。女性雕像身着纱衣,手捧古琴,仿如真人。

    这个变故让众人都不由得惊诧万分!

    但是都瑞尔却根本不顾这个,继续对着初阳发动疯狂的攻击,根本不考虑是否会对雕像造成什么伤害!

    “大哥,你把这个家伙引走,这尊雕像绝对不能被破坏!”凤歌急忙给初阳传音。

    初阳神情一凛,马上就将都瑞尔引开,然后似乎懒得再和都瑞尔继续缠斗,祭出混沌钟对着都瑞尔罩落!

    随后右手在钟身上猛然一拍,强烈的音波在钟内激荡碰撞返射,形成了一种奇特无比的攻击力量!

    当初阳将混沌钟收起来时,都瑞尔的身形如同雕像般站在那里。一阵微风吹过,竟然如同沙子般被吹散消失了!

    再次回到神庙所在,众人打量着女子雕像。女子雕像并不完整,而是缺了右手,有点类似地球西方的美神维纳斯的断臂雕像。

    凤歌突然皱眉道:“这里恐怕要不安宁了,咱们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去。”说罢,挥手将女性雕像和众人都收入混沌珠世界。随后身化一道虹光冲天而起,消失在远方。

    等许多的死灵来到这里时。看到的只是满目苍夷。

    凤歌找了地方停下,闪身就进了混沌珠世界。这里。初阳他们正在研究那尊女子雕像。

    “你做什么!?”琴语突然一掌将一个试图摸一下女子雕像的天琴族男子拍飞。

    “你们,不允许做出亵渎雕像的动作,否则我会让你们好看!”琴语突然变得声色俱厉,身上的气势威凌如刀剑!

    那十多个天琴族人被吓的脸色苍白,连忙跪下,特别是那个被拍飞的家伙,更是惊恐的浑身战栗发抖。

    凤歌给初阳传音道:“琴语有点不对劲啊,似乎情绪激动的有些反常。难道这尊雕像和她有什么渊源不成?”

    初阳也眉头微皱,道:“或许吧。不过我有一种感觉,这个女子似乎不是雕像,而是有生命的,只是被封印了。”

    凤歌恍然,道:“这就对了,我之前也有这样的感觉,只是以为是错觉,想不到你也有这样的感觉!”

    “可要怎么样才能解开封印呢?”初阳皱起的眉头又深了几分。

    凤歌突然想起来之前在神庙中,收起来的那块内部有神秘波动的神像残块。他意念一动。神像残块就飞到面前。

    神念探出,却发现被一层特殊的波动挡在外面。凤歌的神念顺着波动切入,一道影像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凤歌神情剧变,里面赫然封印着一条手臂!凤歌惊喜的叫道:“找到解开谜题的钥匙了!”

    初阳三人顿时凑了过来。看着地面上这截神像残块。初阳惊讶道:“你是说这截神像残块里面有东西,可以解开雕像之谜?”

    凤歌点头,伸手按在雕像上。闭上眼睛开始破解。初阳三人等待一阵后,神像残块上突然发出一声轻微的碎裂声!随后碎裂声不断响起。道道裂痕在上面迅速的蔓延。

    砰!雕像最终破碎,一条好似真实的手臂悬浮在三尺虚空!

    琴语眼中闪过一道清光。伸手一把抓住了手臂,闪身来到雕像前。轻轻的将手臂对接在雕像上,琴语的眼睛逐渐失神,口中好似无意识的开始念诵一种咒语似的话。

    手臂和雕像结合处,竟然亮起柔和的清辉,最终,二者竟然完全的连接上!

    清辉在雕像全身亮起,众人惊骇的发现,雕像的衣服竟然开始飘动起来,然后是垂下的几缕发丝也飞舞,凤歌甚至闻到了淡雅的香味。

    雕像上突然亮起刺目的光华,让人睁不开眼睛。

    待光华落下,众人差点就惊呆了!那尊本来是雕像的女人,此时竟然活了过来!只见她姿态优美的悬浮在空中,衣袂飘飞,左手托着一张古琴,右手轻轻的抚在琴弦上。

    就在众人惊疑之时,女子却看着琴语笑道:“醒了?”

    琴语淡淡的点头道:“醒了。你还不回来吗?”

    女子格格笑道:“回去肯定是要回去的,可是我想在外面多玩一段时间。”

    周围众人傻眼!她们这是什么对话,听着怎么这么古怪啊。凤歌却若有所思的在琴语和神秘雕像女子身上来回的瞄着。

    旁边,初阳同样若有所思。

    琴语却摇头很是干脆的拒绝道:“抱歉,已经没有时间让你玩了。不过我保证,事情结束后,会给你充足的时间让你玩。”

    女子无奈的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你要记住你说的话啊!”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女子说完话后突然亮起强烈的光华,随即化作一道清光从琴语的头顶没入琴语的体内!

    琴语站在那里,闭着眼睛融合着女子所化的清光。

    那十几个天琴族人中,距离琴语最近的那个,眼睛突然变成了旋涡状,然后竟然出手对琴语进行袭击!

    凤歌迅速出手,构建了一道禁制将这个袭击琴语的天琴族人禁制住!

    同时在另一边,初阳冷笑起来:“都这个时候了,还敢动手,甚至不知死活!”话音未落。伸手虚空一抓,幻化而出的巨手凭空握住了什么!

    巨手中。一个人影浮现出来,赫然是灵族中的幽影武士!

    幽影武士。是灵族死亡后所产生的灵魂修炼而来,可以施展部分灵魂法术,同时也拥有很强的战斗力!当然,在初阳面前确实是不够看的。

    “是附身在那个倒霉蛋的身上被我带进来的,没事,就这一个。不过他们的隐匿能力还真是厉害,竟然连我都给骗过了。”凤歌惊讶的赞叹道。

    初阳却冷笑道:“一群鼠辈而已!”

    那个被幽影武士催眠后,意图袭击琴语的天琴族人醒来,满脸的不安和羞愧。凤歌却很体谅的劝解道:“这没有什么。幽影武士的隐匿能力非常厉害,即便是我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也可能会被催眠,你不必自责。”

    这么一说,那个天琴族人的神情总算是好看许多,看向凤歌的目光也多了许多感激和尊重。

    这时,琴语融合那个女子所化的清光也到了关键时刻。

    凤歌笑道:“大哥,琴语可是不简单啊,竟然早在那么早的时候就已经给自己设下伏笔。虽然中间发生了一些波折。不过总算是功行圆满。现在两相融合,修为和实力就会暴增!会诞生出全新的琴语。我就怕这个心的琴语会因此而性情大变,到时候恐怕对你的感情也会因此而出现变化,你可能要重新追求。”

    初阳很是淡然的道:“无所谓。我就不信凭我的能力,会追求不来!”

    白泽也看似淡然,实则高傲的道:“九殿下身份高贵。被九殿下看中,乃是她的福分。”

    凤歌耸了耸肩。道:“反正我只是说出一个可能,也有可能对大哥你的感情不变呢。”

    一阵琴声毫无预兆的响起。琴声淡雅悠然,仿佛从天外传来。

    光华收敛,全新的琴语左手托着古琴,右手轻轻拨弄着琴弦,虚空仿佛踩着台阶般走下地,光华最终完全收敛。整个过程,琴语仿佛女神般的气质,让初阳为之目眩。

    “琴语,你感觉怎么样?”初阳走上前关切的问道。

    琴语嫣然一笑道:“初阳大哥,你放心,我没事。这次能觉醒前世的记忆,并融合过去的自我,让我的灵魂得以完整,真是谢谢你们了。”

    初阳柔声道:“傻瓜,跟我还用这么客气嘛?”

    凤歌哈哈笑道:“就是啊,现在都可以改口叫嫂子了,就不要这么客气了。”

    琴语的俏脸泛起一片可爱的红晕,凤歌对着初阳挤眉弄眼,初阳视而不见,凤歌的表情完全浪费了。

    这样的结果是最让人感觉到温馨和满意的,初阳眉宇间消失的担忧表明,这家伙完全不像是他之前说的那么淡然和无所谓。

    凤歌暗里嘀咕,这家伙真是会装模作样。

    一行人再次来到那座巨大的城池。

    紫火琴将紫天罗的府邸,紫天罗设置了丰盛的宴席来招待凤歌他们。琴语看着紫天罗张罗,突然道:“紫天罗,你的碎空九叠可修炼成功了?”

    紫天罗的身体猛然僵住,转身不可思议的看着琴语,嘴唇颤抖着道:“你……您难道已经完全的恢复了吗?”

    琴语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笑着。紫天罗竟然泪流满面的跪倒,痛哭道:“主人,您终于完全的恢复了,我马上就联系红橙黄绿他们!”

    原来,紫天罗竟然是当年琴语手下的彩虹战士!紫天罗正是代表其中的紫色。

    看着紫天罗兴奋的跑下去联系其余极为彩虹战士,凤歌好奇的问道:“琴语,你当年到底是什么身份啊,能不能跟我们说说?”

    琴语看了一眼初阳,道:“当年我是天琴族的圣女。”

    “哇哦!圣女哎,身份和我大哥正好门当户对的相配!”凤歌惊叹道。

    初阳失笑道:“你这小子,倒是会在这里插科打诨。琴语,你别在意他说的话,无论你当初是什么身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的是现在的你。”

    琴语温柔的白了初阳一眼道:“你当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紫天罗兴奋的走进来行礼道:“主人,我已经给他们传送了信息过去,相信他们很快就会过来拜见您的!”

    凤歌却摇头道:“话别说的这么绝对,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肯定已经习惯了这种自由的生活,真的能放弃这样的生活,重新成为别人的手下,行动受到制约,我还真的有些怀疑有多少人能做到。”

    紫天罗对凤歌的话非常不满,但是凤歌毕竟是琴语的朋友,只是冷然道:“我相信我的兄弟姐妹,一定会过来的!”

    “哦,是吗,那我拭目以待。”

    凤歌真是乌鸦嘴!除了紫天罗,彩虹战士还有红橙黄绿青蓝金银八位。但是最终到来的,竟然只有红、绿、青和银四位,其余都没有来!

    眼见紫天罗就要急了,琴语摆手道:“紫天罗,你不用如此,这么多年过去,他们能回来继续任我为主,我感谢他们的忠诚和坚持;而不愿意回来的,我也不勉强对于你们,我已经不把你们当成手下,而是当成我的兄弟姐妹,希望我们能一起创造我们天琴族辉煌的明天!”

    琴语很明显不适合搞政工工作。但是这却并不能妨碍紫天罗他们的忠诚,他们激动万分,热泪盈眶!

    我嚓,很明显这是没有接受过无产阶级的培养,否则就不会这么激动了。(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