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秘闻,天琴族血脉觉醒!

    凤歌三人同时色变,抬头向远方的天空看去,只见一片黑云从天边翻滚而来!

    当黑云来到近处才看得清楚,那哪里是黑云,竟然是无数飞行凶兽构成的兽潮!只是因为数量太多,所以看起来才如同一望无际的黑云!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飞行凶兽来到这里袭击?”凤歌惊疑的道。

    突然的,一种奇特的音律从村落中响起,三人的神色再次变化!

    “竟然是某种奇特的血脉觉醒,想必这些凶兽就是对这种血脉波动非常的敏感,所以才会过来袭击!只是这数量未免太过庞大,一个人动手的话恐怕会颇为费力,不如咱们同时动手如何?”

    “好啊,就看谁杀的多!”初阳对凤歌的提议非常的感兴趣,战意汹涌澎湃起来。

    三道光华在村里人惊骇的目光中冲天而起,来到高空后,初阳祭出了混沌钟,左手擎钟,右手猛然一拍!

    当~~!钟声响彻,一道半月形的音波顿时激射而出!所过之处,飞行凶兽纷纷爆炸成粉碎掉落,如同暴雨!

    白泽妖圣也祭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杆长枪,右手持枪一抖,枪尖顿时剧烈的颤抖起来!每一次颤抖,都有一道锐利无比的枪气激射而出,瞬间就能射穿数十上百只飞行凶兽!

    凤歌的手段最为干脆,身上燃起熊熊的火焰,张口对着兽潮一喷,顷刻间火焰如海般席卷,顷刻间就有大量飞行凶兽被烧成灰烬掉落!

    三人各施手段。一时间竟然将兽潮压制的无法冲过来!

    下面,徐老爷子抬头看着天空微微点头。呵呵笑道:“看来老头子我的占卜之术还没有退步,果然这件事的转机就落在初阳那小子的身上!有他们三人在。雪莱就可以顺利的完成血脉觉醒仪式!”

    他的妻子,那个须发皆白的老妇人同样在看着天空中的战斗,若有所思的道:“他们使用和施展的手段,可是很少见啊。”

    “那又怎么样,只要知道他们是我们的朋友就足够了,其他不要多想。若是他们愿意主动告诉,我们就听;若是他们不想告诉,那就不要问。谁还没有点秘密啊。”

    “说的是啊。不过我总有一种感觉,这三个人的身份不一般。而且未来雪莱想要除掉暗黑魔后,恐怕还要借助他们的力量。”

    “你有用大预言术了?”徐老爷子脸色非常难看的问道。

    老太太呵呵笑道:“没有,我怕你不要我了。而且就像你说的那样,未来是多变的,真的预言到,或许也会因为某件事情而发生改变,莫不如随机应变。况且,我还想多和你这个糟老头子多活几年呢。”

    徐老爷子顿时咧嘴乐了。

    凤歌看着依然杀不尽,源源不绝的飞行凶兽。脸色有些难看的道:“这异界怎么会有这么多凶兽,好像怎么杀都杀不尽!”

    初阳和白泽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徐老爷子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耳边响起:“三位,这些凶兽来自于兽巢,只要兽巢不灭。它就能源源不断的生出凶兽。想要彻底灭杀,必须先毁掉兽巢!”

    “卧槽,这糟老头怎么不早说啊。害的老子浪费这么多能量!大哥,你们两个先顶着。我去把兽巢毁掉!”凤歌叫道,不待初阳和白泽说话。就化作一道虹光冲入兽潮!

    凤歌一路飞行,身前旋转的九道剑气组成了一个可怕的绞碎装置,所经之处,一切都被毁灭!

    飞了五千多里,凤歌终于看到了悬挂在一条深邃峡谷的悬崖上的无数兽巢!每时每刻都有数量庞大的飞行凶兽从兽巢中飞出来。

    凤歌了一眼地势,阴阴一笑,身形迅速向峡谷一端飞去!

    飞到峡谷入口降落,凤歌蹲下身单手按地,神念迅速的向地下探知!很快,神念穿透了岩层,一道炽烈的气息传递而来!

    好,就是这里!凤歌突然飞身而起,右手猛然吐出一道强横无比的螺旋剑气!剑气疯狂的旋转,急速的向下穿透。

    仅仅片刻后,剑气就穿透了岩层,进入了岩浆层!在神念的操控下,剑气调转,顺着原路向上!在螺旋气流的带动下,加上本来就有的地下气压,岩浆顿时疯狂的跟在后面!

    砰~!地面突然被一道岩浆柱冲击的碎裂,岩浆冲上半空后势尽回落,如同涌泉般不断的大量涌出!在高低地势的作用下,炽烈的岩浆流向山谷中流去!

    很快,岩浆流就形成了一道如同滚滚洪流般的激烈流动,前端的岩浆在狭窄地形的作用下,流速不断的提高,如同千军万马!

    逐渐的,岩浆流开始升高,最终达到了与峡谷顶端平齐!所过之处,能燃烧的一切都化成灰烬,连岩石都被融化。

    兽巢就在前面!

    凤歌扬手向岩浆流中抛了几朵火焰过去。这时混沌之力化成的太阳金焱,拥有极高的温度!此时配合岩浆流,能将威力发挥到最大!

    随着炽烈岩浆的袭来,兽巢内响起了凄厉而惊恐的叫声。只见兽巢竟然开始缓慢的移动,并逐渐脱离岩壁,开始飞空!

    凤歌眼睛差点瞪出来,这些兽巢竟然是活物!

    不过天幸兽巢由于过于庞大,所以移动非常的缓慢。而且因为要从地下吸收能量孵化飞行凶兽,因此还要一些时间将吸收能量的触角收回来,这就更耽搁了一些时间。

    然后,兽巢就被岩浆流吞没了!

    含有太阳金焱的岩浆流,可谓同时蕴含天地两种火焰,威力倍增!炽烈的高温片刻的功夫就将耐高温的兽巢给熔化,兽巢母虫凄厉的惨叫起来,许多飞行凶兽听到后反身就要鹰鹫。最终却都被岩浆流吞没。

    淹没吧,全都淹没吧!

    凤歌催动着岩浆流急速的奔流。将一个个兽巢吞没。许多飞行凶兽刚刚孵化出来,还没来得及飞出兽巢。就被岩浆吞没。

    就在凤歌狂笑的时候,天空中的兽潮突然改变方向,对着自己这边飞了过来!

    卧槽!凤歌暗骂一声,接引无量星辰之力落下,一柄通天巨剑突兀的浮现。紧接着,以这柄巨剑为中心,星辰之力迅速的凝聚,化作无数星辰剑气,然后缓缓的旋转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星辰剑气漩涡!

    凤歌悬浮在半空,张开双臂仰头望着天空中的星辰剑气漩涡,畅快的大笑起来。

    星辰剑气漩涡就好似一个绞肉机,任何敢飞进来的飞行凶兽都逃不过被绞杀变成碎肉的命运!但是每时每刻依然有无数飞行凶兽如同飞蛾扑火般冲入星辰剑气漩涡!

    “来吧,来吧,越多越好!”凤歌杀的过瘾。

    地面上,狂暴的岩浆流还在峡谷中奔流。不过已经有一些兽巢脱离了危险,还在继续孵化飞行凶兽。

    “想跑,你们能跑得掉吗?”凤歌冷笑起来。

    峡谷中的岩浆流中突然有一颗巨大的龙头化形出来。随后一条岩浆巨龙从岩浆中飞出来,蜿蜒着向那些逃离了岩浆的兽巢飞去!

    昂~~!竟然有真的龙吟声响彻,巨龙张口就将一只兽巢吞下去,随后如同贪吃蛇游戏中的贪吃蛇。不断的将兽巢吞下去!

    就在岩浆巨龙张口要吞下一只兽巢时,兽巢突然破碎,一只背生双翼。头生两只蚂蚁般触角的人形生物冲天而起,展翅就向远方飞去!

    原来指挥官在这里。凤歌身形一闪就向对方追去,绝对不能跑了这个家伙!

    就在凤歌追上去后。破碎的兽巢中竟然再次飞出来一个生物!这个生物全身血红色,如同中描述的精灵般,只是翅膀也是血红色的。

    这生物飞出来后,看着远去的凤歌得意的笑了起来。

    “有什么事情这么好笑,跟我说说。”一个声音在旁边响起。

    这生物下意识的答道:“那个笨蛋家伙那么容易就被我的傀儡给吸引走了。啊~~~~!”

    生物随后才反应过来,转头就看到凤歌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啊~~~~~~!”小东西虽然只有一尺高,但是尖叫发出的音量却极高极尖锐,让凤歌都有一种耳膜要被冲击破的感觉。

    凤歌揉着耳朵,却见小东西翅膀一扇,竟然以极快的速度逃跑!凤歌一个瞬移,轻易挡在前面!小东西一时间刹不住身体,一头撞在凤歌的身上,被凤歌一把抓住。

    “小玩意,你想往哪里跑啊?”

    小东西眼泪汪汪的看着凤歌,一副你欺负我的萌样。凤歌撇嘴道:“你别跟我来这个,老子不吃这一套。”

    听到凤歌如此绝情的话,小东西马上就露出了本性,萌萌的表情变得狰狞,声音变得更加的尖利:“该死的人类,你冒犯了阿卡多大人,你会收到惩罚的!”

    “哦,是吗,什么样的惩罚啊,我真想见识一下。好了,小不点,现在我问问题,你最好乖乖的回答,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苦。”

    小东西阿卡多头一撇,不理会凤歌。

    凤歌没有在意,问道:“说吧,那个村子里有什么,让你派出如此多的凶兽。”这是凤歌非常好奇的,他知道肯定是那突然响起的奇特音律有关,但是那音律到底是什么,他非常想知道。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小东西阿卡多尖利的叫着。

    凤歌摇头道:“不,你会告诉我的。不信你看这个。”说罢,凤歌取出一颗闪亮的宝石在小东西眼前一晃。

    小东西被宝石吸引分神的瞬间,凤歌眉心突然射出一道精神力,射入小东西的脑海中,顷刻间控制了小东西的身体!

    控制了小东西后,凤歌开始读取它的记忆。

    乱七八糟的记忆很多,都撇开后凤歌终于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这是一份与一个人的对话场景。这个人即便是在小东西的记忆中,也是非常神秘的。

    对话的内容是在一个人觉醒血脉时。将其扼杀在初觉醒状态。小东西也只是听命行事,至于是什么人。觉醒什么血脉,其中有什么利害关系。他也不知道。

    凤歌随手将小东西捏死,扔进下面还在流淌岩浆中。

    “看来,还是要回去问那个老东西才能知道答案。”

    此时,由于所有的兽巢都已经被凤歌毁灭,所以兽潮也基本消失了。凤歌身形冲天而起,回到了村子。

    初阳和白泽正在陪着徐老头聊天。

    “都解决了?”初阳头微抬,斜眼问道。

    “嗯,解决了。”凤歌大致的将事情解说了一下,转头问徐老头:“老爷子。你们这个山村可真是不简单。说说吧,那个所谓的血脉觉醒是怎么回事?”

    徐老头有些惊讶的道:“你竟然知道了血脉觉醒,好吧,既然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们。在混沌年代,曾经诞生过一个可怕的存在,暗黑魔后!她为了统治整个宇宙,掀起过滔天的战乱!后来有一个人出现,他打败了暗黑魔后。将她击败。可惜暗黑魔后无法被杀死,最后只能将其封印。”

    “但是在数百年前,我们却突然发现,封印竟然已经被破坏了大部分。暗黑魔后很有可能已经有分身复活!复活的分身肯定会想尽办法将本体解救出来。而我们天琴一族,就是当初打败暗黑魔后的那个人的后代,只要觉醒血脉。就可以逐渐释放出最终的力量,将会是未来唯一能击败暗黑魔后的人!”

    凤歌听的目瞪口呆。听着怎么像是异界大陆的啊。

    “对了,我们之前听到的音律。就是那个天琴族人血脉觉醒的时候吧。”

    徐老头点头道:“不错,琴语这孩子修炼非常的努力,终于在今天真正觉醒了血脉。不过还是要多谢你们,否则我们根本无法应付那么庞大的兽潮,琴语也无法顺利的觉醒血脉。”

    “你们也是天琴族人吗?”初阳问道。

    徐老头却出乎意料的摇头道:“我和老太婆,都是天琴族的侍族,我是卜族,而老太婆是预族。”

    “听着族名怎么这么古怪啊。”

    “我们的族名,就是来自于我们的能力。我的能力是占卜,而老太婆的能力是大预言术!其实我们修炼这么久,都有着不俗的实力,但是却由于占卜和预言,导致如今这幅衰朽的状态。”

    “什么!难道你们占卜和预言还会损失生命力和寿命?”

    “不错,这就是洞悉天机,所以上苍才会江夏沈家,就在那里?”

    “怪不得,怪不得!不过我感觉还是有些过重了。”

    “是啊,确实过重了。我们两族人也这么问过主宰,但是主宰却给他们答案,说拥有改变未来结果的能力,就要承担足够强的因,足够强的业力!”

    三人都点头,显然对所谓的主宰的话还是颇为赞同的。

    这时,院落内那个响起神秘音律的木屋的门突然被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衣着简朴,却女孩。

    女孩十七八岁的年纪,乌黑的长发用一根木簪固定在脑后,容貌淡然秀雅,身上的棉布衣衫和长裙让她充满了知性。

    “琴语,你出关了。”徐老夫人站起来笑问道。

    琴语目光一扫,凤歌迎着他的目光微微点头招呼,其中的坦然让琴语颇为惊讶。显然不知道凤歌这是在装逼,还对凤歌略有好感。

    “怎么样?血脉觉醒了几成,都继承到了什么样的能力?”

    “血脉觉醒了四成,继承了关于心法和术法的部分传承。想要传承更多,就需要有跟家足够强大的实力!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难道琴语姑娘有这么深的认识,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请不要客气,只要是我们能做到的,一定会帮忙的。”初阳的话让凤歌翻白眼,这家伙简直就是把麻烦往自己身上揽!

    不过谁让他们是兄弟,只能无奈的陪着他迎接麻烦的到来。

    琴语倒是颇为感动的道:“琴语多谢三位高义。若是不嫌弃琴语琴艺粗陋,琴语愿奉上一曲,希望三位公子能喜欢。”

    初阳顿时笑道:“琴语姑娘的琴艺如果粗陋,那这个世界就没有好琴艺了!切看我舞剑助兴!”

    很显然,初阳的兴致起来了。

    别说,他们之间的配合还真有点意思。一个色艺双绝,一个才貌非凡,看他们眼神之间的交流,这是看对眼了啊。

    凤歌翻了个白眼,低声咕哝道:“这对奸夫淫妇。”

    旁边白泽听的仔细,捂着嘴差点笑出声来。敢这么说九殿下的,也就只有凤歌这个好兄弟了。

    一曲结束,初阳的剑舞也正好结束。凤歌和白泽自然拍手叫好。

    琴语和初阳别看以前没有过配合,但初次配合就如此默契,二人对彼此都有了一个很深刻的印象。可以感觉到丝丝情意已经隐藏在他们的目光交流之中。

    凤歌对着初阳挤眉弄眼,初阳回了个白眼,让凤歌恨得牙痒痒。

    “大哥,别因为儿女情长,忘记这次来异界的目的。”凤歌提醒道,生怕初阳在情爱上面陷入太过。

    初阳淡然的回道:“放心,我的心里有数,不会耽搁正事的。这是我第一次心动,我一定要把握住我的姻缘。你小子十好几个老婆,明显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

    我倒!(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