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初阳的异界感悟之旅

    异界。

    圣主头戴皇冠,身着暗金色皇袍,高高坐在金殿之上。

    阶陛之下,两侧站着圣阳天庭的文臣武将。

    中央,一位文臣高声奏报:“启奏陛下,自从我圣庭远征以来,已经阵亡十数位强者,其中甚至包括摩罗圣君这样的郡王。帝后的贴身侍女和侍卫长也不幸遇难,至于死亡的兽族和损失的物资更是不计其数!老臣希望陛下能三思,早日结束这毫无意义的远征。”

    圣主的神情诡异,目光盯着奏报的臣子道:“你是说朕的远征毫无意义?”

    “是的,老臣万望陛下能体恤臣民,切莫再行这兵戈之事,劳民伤财,长久恐怕会动摇国体!万望陛下三思!”

    旁边就有数位文臣出列跪倒,高声叫道:“陛下三思!”

    圣主没有回应,而是看向了还站着的臣子问道:“你们是怎么样的看法?”

    死忠的臣子当即高声叫道:“臣唯陛下之命是从!”

    其余臣子马上跟着叫道:“臣等唯陛下之命是从!”

    圣主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点头道:“你们很好。但是,你们!”圣主看向跪倒的几位臣子,神色瞬间变得阴冷,目光中闪烁着强烈的杀机!

    “你们竟然敢在金殿之上胡言乱语,妄图破坏远征军将士的士气,罪不可赦!来人,拖去斩杀,灵魂送入十日炉受至阳之火灼烧十日!”

    几个劝谏的臣子想不到只是劝谏,竟然就犯下如此大祸,顿时面色剧变的求饶:“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但是谁都看得出来。此时圣主正是暴怒的时候,谁敢上前触霉头啊!而且不少人。特别是军方的将领们甚至还幸灾乐祸起来。

    “朕知道此次远征,战况颇为不佳。但是远征却关乎我圣阳天庭的未来,所以朕希望诸位爱卿能与朕一起,克服眼前的困难,为我圣阳天庭的未来拼搏!”

    “陛下圣明,臣等愿为陛下,愿为圣阳天庭死而后已!”

    “好!有众位爱卿如此决心,何愁大事不成!来人,上酒宴,朕要与诸位爱卿欢宴痛饮!”

    很快。酒宴摆上,歌舞悠扬。

    吃喝的臣子们心里对那几个被拖出去的同僚鄙视,一群傻逼!

    ……

    异界,飞廉星。

    初阳来到异界已经有一段时间,他听到了许多熟悉的名字命名的星球。太一星,嫦羲星,甚至还有自己和九位兄弟命名的星球。

    现在所在的这颗星球,是以十位妖圣之一的飞廉命名的。

    “看来,父皇并没有把我们忘记。只是心中执念太深。所以才会策动如此不顾一切的战争。必须阻止,否则父皇将会步入无法回头的深渊!”

    这段时间一来,他看到了异界星球的生命状况。就如同凤歌预料的那样,除了极少数的星球外。其余星球异界变成了畜养专门为远征提供战斗兵力的星球。

    异界人类生活在无边的恐怖之中,他们已经开始暗中建立组织,反抗圣阳天庭的统治。虽然现在看来这些组织和势力还很小。但是星火可以燎原,当这样的反抗越来越多。圣阳天庭总有一天会被推翻!

    穿过一片草原,初阳就看到炊烟升起。

    漫步过去。走过架在河上的木桥,初阳走进一个村落。村落在落日的余晖中,显得宁静而安逸,似乎没有收到外界的打扰。

    几个在追玩打闹的小孩子看到初阳这个陌生人,都好奇的围上来。初阳最喜欢小孩子,看到他们非常的可爱和喜欢,从储物空间中取出凤歌制作的各种糖果、糕点和熟食。

    香气让这些小家伙无法控制自己,接过去大吃起来。甜美的食物让他们非常的快乐,

    很快,这里的动静就引起了村里人的注意。看到自己的孩子竟然接受陌生人给的食物,还吃的如此开心,丝毫没有防备意识,村里人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石头,你怎么能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大山,娘是怎么跟你说的,你怎么一点记性都没有!”

    初阳看着哭笑不得,拱手笑道:“诸位乡亲,咱们素昧平生,无冤无仇,请相信我没有恶意。我只是非常喜欢孩子,看到他们就很开心。”

    但是人的警惕却不是这么简单的两句话就能打消的。

    孩子手里的东西被父母打落在地,被几只狗给吃掉了。初阳无奈,毕竟这是人家父母关心孩子,自己没有丝毫理由生气。

    人群很快散去,但是初阳还是感觉自己被暗中监视着。留下来的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他拄着一根暗褐色的兽头拐杖。

    “年轻人,你从何而来,又要去往何处?”老者问道。

    初阳淡淡的笑道:“老人家,我在世间行走,正在寻找一个答案。”

    “那你找到了吗?”

    “或许,已经找到了。”初阳看着已经落下去的夕阳,轻叹道。

    老者深深的看了初阳一眼后道:“如果不嫌弃的话,就来老朽家里吃晚饭吧。”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老人家,我扶你走。”初阳走过来轻轻的搀扶着老者。他不认为自己的金乌太子身份有多么高贵,甚至高贵到连搀扶老人都会损害自己的威严。这是凤歌对他的影像。

    老者的家就在村子的中央,前面就是场院,场院中央是一株大榕树,榕树下摆放着一具石碾,正有几个人在碾米。

    走进老者家,从里面迎出来一个同样须发皆白,却非常健朗矍铄的老妇人。

    “老婆子,今天家里来了贵客,多做点。”老者道。

    “哎。好。”老妇人麻利的又走回屋。

    初阳扶着老者在院中石榴树下的桌前坐下,问道:“老人家喝酒吗?”

    “老朽这一生。有三样东西离不了,这杆烟袋。老婆子煮的花生和酒,少了哪一样,这辈子就没有什么滋味了。”

    初阳笑道:“我这里倒是有好酒,老人家你请我吃饭,我请你喝酒。”

    取出一只酒葫芦,初阳也不嫌弃的从桌上那摞碗上取了两只摆上,拔下塞子倒了两碗酒。酒色碧绿,酒香悠然淡雅,清新而脱俗。

    “好酒!”老者在初阳拔下塞子时就闻到了酒香。又见如此如翡翠般的色泽,顿时欢喜的大叫起来。

    很快,老妇人就端上了三碟菜,分别是一碟煮花生,一碟拌黄瓜和一碟炒鸡蛋。饭是糙米饭。

    “公子若不嫌弃,就请用。”老者招呼道。

    初阳笑道:“这样淡雅的农家小菜,说来还是第一次吃。嗯,怪不得老人家离不开这煮花生,绵软鲜香。果然是佐酒的好菜。”

    老者顿时眉开眼笑的道:“是吧,这可是老头子我的最爱,谁都煮不出这个味。嗞嘎~~!”小伙子,你这酒也是极品美酒啊。

    “我这里还有很多。老人家喜欢的话,我就多给你留点。”

    岂料老者却摇头道:“不留,不留!否则喝惯了这样的美酒。一旦再无这样的美酒,却已经喝不下米酒。老头子岂不是要遭罪了!”

    初阳不由得为之动容,这老人家好高的觉悟啊!

    吃过晚饭。初阳就在老者家里留宿。

    这样的经历,真的是第一次。躺在硬邦邦的火炕上,身上盖着里面的棉花有些板结的被子,初阳只觉心头一片宁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初阳突然醒过神来,惊喜的发现自己的心境修为竟然有了大幅的提高!他知道肯定是这段时间以来的历练积累了足够多的感想,借着今晚这个特殊的环境爆发。

    想不到一次农家小院之行,竟然有如此经历。

    一晃,初阳就在老者家里逗留了数日。每天或者和老者喝茶聊天,虽然是自制的野花茶,但是却何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或者和村里的孩子玩耍,他们无忧无虑的欢闹,天真无邪的笑意,让初阳感觉心灵都受到了洗礼。

    这一日,初阳正在于几个孩子玩耍时,突然村口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快逃!大家快逃,有凶兽来了!”

    初阳神色剧变,身形如同一阵风般消失来到村口!

    石头的娘亲玲花嫂脸色煞白的跑了过来,初阳连忙上前扶住她问道:“玲花嫂,怎么回事?”

    “有凶兽!二牛他们都被凶兽吃了,大家伙快跑啊,凶兽就要过来了!”

    初阳惊怒交加,就在此时,地面突然摇晃起来,只见十几只巨型凶兽出现在远处,正在向村里跑来!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绝望的神情,想逃也逃不走啊!

    这些凶兽和袭击洪荒战线的那些凶兽几乎没有区别,身上散发着暴虐的气息,仿佛要将一切都撕成粉碎!

    该死!这些该死的畜生!

    二牛他认识,是一个非常憨厚的年轻人,一笑的时候就会咧大嘴,偷偷喜欢村里的翠萍却不敢表白。

    此时,村里已经是一片慌乱。就在惊惧占满了心之时,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各位乡亲,不要慌乱,也不用逃跑,这些凶兽就交给我了。”

    初阳的声音仿佛带着魔力,竟然让这些惊恐的相亲变得平静下来。

    村口,初阳身上缠绕着几乎实质化的杀意,化作一只只金色的三足金乌,在身周的虚空中浮现又消失。

    凶兽感觉到了凤歌的强大,马上舍弃了村里人,转身面对初阳!嘶吼~~!凶兽之所以称之为凶兽,就是因为它们基本上没有什么复杂思考的能力,只有最简单的意识,那就是杀戮!

    “杀戮?老子在太空中杀了不知道多少!你们这样的,在星际中只能算是预热的炮灰!”初阳话音落下,扬手射出一道金光!

    金光如同游鱼般绕着凤歌,凤歌手一挥。轻喝道:“去!”

    金光瞬间射出,眨眼睛间就来到正要杀戮的凶兽面前。顷刻间就将这只妖兽化成了碎片!鲜血飞溅。看上去血腥无比。

    将所有凶兽杀光后,初阳还不放心。又将方圆五百里的范围巡查了一变,找出数只凶兽来。这几只凶兽倒是很聪明,没有参与针对人类的行动,所以一直以来也没有被盯上。

    但是初阳却不能保证它们能一直不会袭击人类,因此初阳毫不客气的下了杀手,将这些凶兽全部灭杀。

    回到村子,初阳就感受到了那强烈的悲伤。初阳也为之黯然。

    三天后。

    初阳正在思考时,老者走过来坐在对面看着他,只是目光有些躲躲闪闪。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这让凤歌差点笑喷,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能做出这样的表情。

    “徐大爷,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能做到的我一定义不容辞。“初阳首先开口。

    徐老爷子顿时松了口气,叹道:“还不是村子的问题。本来村子因为地方偏僻,所以一直都非常平安,没有村子前来凶兽侵袭。因此村里人的警惕性和实力都非常的弱。我想,如果你能传授村里人一些手段。能让他们拥有自保的能力,我死也瞑目了。“

    这是一个一心一意为了村子和村里人的老人,初阳看着他期待的眼神笑道:“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就这啊。没问题,等明天把所有六岁以上,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都叫来。我看看有什么适合他们的。”

    “谢谢,真是太谢谢你了!”徐老爷子用那双干瘦的手握着初阳的手。连连道谢。

    第二天,村子里六岁以上。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无论男女都汇集在场院,每个人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一年后。

    场院中,许多人正在对练。他们有的修武,有的修仙。当然,无论是修武还是修仙,他们都非常的努力,为的就是快点变得强大,保护村子的安全。

    初阳坐在榕树的横枝上,不时的开口指点。别说,这些人因为有着坚定的目标和信念,加上初阳的帮助,修炼速度颇为不俗。

    修武的村民中,最强的已经达到先天巅峰,只要再进一步,就可以修仙。修仙者中,最强的更是达到筑基期中期,这样的速度让初阳都为之侧目!

    达到筑基期中期的,是石头。他的父亲在一年前的事件中,葬身凶兽之口,因此这个小家伙修炼起来格外的刻苦和用心,看上去也比同龄人更加的成熟。

    初阳自然也没有吝啬,给他们炼制了精良的武器和法器。

    现在的村子,多了不敢说,按照一年前来袭扰村子的凶兽数量乘以五数量以内的凶兽若是来犯,定然会被全部斩杀!

    可以说初阳传给村子的,不只是功法,而是一种让村子和村里人能安全生活下去的传承。老族长已经说了,所有初阳传下来的功法,都要复制一份存放在村子里,每个达到年龄的村里人都可以申请学习。

    突然,正在说话的初阳一愣,嘴角泛起一丝温馨的笑意,抬头看着天空嘟囔道:“这个混蛋,怎么也跟着跑过来了,真是不让人省心。只是他是如何这么快找过来的。”

    “徐大爷,等一下我有个朋友要来,可能要在这里打扰一下,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你们就把这里当家里就行。”徐老爷子非常慷慨的道。

    半个时辰后,一道虹光突然经空而来,落在院子上方,现出一个人来,赫然就是凤歌!

    看到初阳,凤歌的心总算是放下来。

    “大哥!”

    “臭小子,你怎么跑过来了?”初阳在凤歌肩膀捶了一下,欢喜的问道。

    凤歌笑道:“我放心不下你,所以就过来看看,有没有能帮上忙的地方。不过目前看来,似乎还不错。”

    “嗯,还真是不错。我在这里居住了一年多的时间,心境修为有了极大的提升。虽然修为没有多大提高,但是在控制力方面却不可同日而语,因此实际战斗力还是有很大提高的。我还没问你,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凤歌神秘的道:“你猜猜看,可以提示一下,与某位妖族有关。”

    “与某个妖族有关?想必这个人有一种能力,能找到我的方位。洪荒中有此能力的,除了圣人外,只有拥有奇特能力的寥寥数人。而范围在缩小到妖族范围内,就只有白泽了!你找到并救出了白泽?”

    他已经知道当年巫妖大战后,白泽被封印的事情。甚至还对凤歌说过,若是有机会,请凤歌可以将被封印的几位妖圣都救出来。

    凤歌将白泽送出来,白泽看到初阳,顿时激动万分,马上单膝跪下叫道:“白泽拜见九殿下!”

    初阳连忙扶他起来道:“白泽将军莫要如此多礼,如今妖族天庭已然不复存在,初阳哪里还当得起殿下的称呼,大圣直接称呼我名字即可。”

    “在白泽心中,我妖族天庭一直都没有破灭,殿下还是殿下!”

    “好,好!白泽将军能有此心,初阳感动万分!”

    凤歌道:“我已经将事情大概告诉了白泽,希望能借助他的力量,完成你的想法。”

    白泽重重的点头道:“白泽也想不到大帝竟然会因为当年的事情而产生如此大的执念,并因此发动对洪荒的战争。不过若是继续下去,对双方都没好处,希望能帮助大帝早日从执念中解脱出来。”

    初阳连连点头道:“能得到将军的相助,相信定然会事半功倍!”

    突然,三人的脸色同时变了。(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