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凤歌的免费打手

    “鬼车,难道你没有感觉这烤肉烤的太简单了吗?而且有肉无酒,是不是太无趣了?”凤歌笑道。

    “哦,知道我是谁,看来是专门为我而来的。说吧,你们是谁,找我做什么?”鬼车眯着十八只眼睛问道。

    汗!凤歌心说这家伙九个头的思想倒是统一的很。

    “我们自然是你的朋友,来这里自然是为了救你出去。”凤歌继续道。

    鬼车失笑道:“救我出去?”又是十八只眼睛同时露出了不屑和嘲讽的神色,显然不相信凤歌的话。

    也是,要知道,当年禁锢他的可是洪荒最强大的人,鸿钧道祖!这样强横的存在设置的禁制,除了他自己外,谁能将禁制解开?

    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子竟然敢跑来说要救自己出去,兼职就是笑话!

    “我念在你们是我这么多年第一次来这里的人,无论是打的什么主意,我都不计较了,你们离开吧!若是让我后悔,倒是你们可就走不了了!”鬼车狰狞的笑道。

    “老朋友,别来无恙啊。你的脾气还真是一点都没变,面冷心热。”白泽妖圣看着鬼车微微摇头笑道。

    鬼车的瞳孔骤然紧缩,盯着白泽妖圣问道:“你是谁?不是谁都有资格这么称呼我的!”

    “是啊,不过你可以自己猜猜啊。”白泽妖圣俏皮的道。凤歌在旁边恶寒,这家伙竟然玩可爱扮萌,太无耻没节操了!

    鬼车的烤肉早就掉进岩浆里面化成灰烬。它死死的盯着白泽妖圣,慢慢的道:“我们当年被封印。没有人知道被封印在什么地方。但是你们却能找到这里来,莫非。你是白泽!”

    鬼车非但不是笨蛋,相反还非常的聪明,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白泽妖圣的形容变化,变成了当年与鬼车相处时的模样大笑道:“你果然能猜到我是谁!鬼车,好久不见了!”

    鬼车的眼神满是激动,飞落在岸边,低头看着白泽妖圣感慨的道:“是啊,好久不见了。对了,你是怎么脱困的。难道是道祖将你释放的?”

    白泽妖圣摇头笑道:“我可没有那么荣幸,让道祖亲自来释放我,是这位小友帮忙解开的禁制。”

    鬼车惊讶的叫道:“什么,是他?难道他真的可以解除道祖设置的禁制不成?”

    凤歌歪着头笑问道:“为什么不可以呢?”

    鬼车一时间有些张口结舌,是啊,为什么不可以呢?没有人规定道祖设置的禁制只有道祖才能解开吧?

    “倒是我眼拙了,想不到小友竟然还有如此强横的阵法破解能力。如此,这两条锁链就摆脱小友你帮忙解开了。”

    凤歌点头道:“义不容辞。”

    顺利的解开了禁制,鬼车禁不住激动的心情。竟然直接展翅破开了山峰飞了出去。白泽妖圣笑骂道:“这混蛋,一兴奋了就没有个约束劲,胡闹!”

    二人飞出去时,鬼车正在急速的飞行着。这些年。把一个本应该在天空中翱翔的霸主,给锁在地底,期间承受的孤寂。和被压抑的飞翔**有多么的强烈可想而知。

    狂放的吼叫声在天空中回荡着,凤歌看着突然有些伤感。

    白泽妖圣倒是笑眯眯的。对凤歌道:“小子,准备好烤肉和美酒啊。一定要吃个痛快,喝个痛快!”

    凤歌笑道:“没问题,多少都管够!”

    混沌珠世界。

    鬼车已经化形成人形,是一个头发火红的青年。此时正对着火堆上的烤肉流口水,不时的叫道:“凤歌小子,烤好了没?”

    “好了,可以吃了。”

    “唔!好吃,这些年也吃烤肉,可和你做的比起来,让我想起来都想吐啊!酒呢!”

    凤歌随手一招,从旁边深潭中飞出来数十个高达十米的巨型酒坛,每个酒坛都有三米粗,看着都好笑。

    酒香很快就弥漫开来,这都是用仙果酿制的仙酿!

    鬼车咕嘟咕嘟就灌下去一缸,看得凤歌眼睛都直了。

    “痛快!真是痛快!多少年没有这么痛快的吃喝了!想想这些年被困在岩浆里面,每日除了发呆就是发呆,你们再晚来两年,老子就他娘的要憋疯了!”

    白泽妖圣笑道:“就知道你的性格和脾气,所以第一个就来救你,计蒙他们都拍在后面。”

    “果然是老兄弟,够意思!”鬼车眉开眼笑的叫道。

    凤歌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气氛非常的温馨。

    随后接近两年的时间里,凤歌先后救出了计蒙,钦原和九婴。至此,六位妖圣全部救出来。

    夜煌星。

    “你是说九殿下在神秘人的帮助下肉身重生,而且你和九殿下还是结拜兄弟?”鬼车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叫道!

    连白泽他们都是同样的表情。

    凤歌耸了耸肩道:“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犯不上说谎啊。”

    “那现在九殿下在哪里?”计蒙急切的问道。

    对于妖族来说,初阳这位九殿下就是他们新的领袖!有了初阳在,他们就仿佛找到了组织,找到了精神的寄托。

    “他去了一个地方,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来。不过回来肯定会来我这里,所以你们就暂时住在这里吧,顺便帮忙守护这道防线。具体是怎么回事你们也知道了,正好用杀戮发泄一下你们这些年郁积在心里的负面情绪,对你们也有好处。”

    九婴看着凤歌皱眉道:“小子,你不会是想使唤我们给你当手下吧?”

    凤歌的脸色冷了下来,道:“我只是一个建议而已,你们不愿意随时可以离开,我又没有束缚你们的手脚。”

    白泽妖圣瞪了九婴一眼,对凤歌笑道:“九婴只是被禁制的时间长,心理的阴暗情绪有点多而已。没问题,就按照你说的,我们先在这里住下。顺便发泄一下这些年的郁闷。”

    凤歌这才转回笑脸道:“我也能理解九婴妖圣的想法,不过我凤歌可不是协恩图报的人,你们是自由的,什么时候想走,想做什么都可以去做,我不会也不能命令你们。好了,诸位,今晚可是说好不醉不归的,来,满饮!”

    “好,痛快!”

    看着这六个免费打手,凤歌笑的非常畅快。(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