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救出白泽妖圣!凤歌的感悟!

    凤歌随着两个仙人潜入海中。乍一入海,凤歌就感觉体外的护罩猛然一沉,这海水的压力竟然出奇的大!凤歌探出神念分析,赫然发现海水中竟然含有一丝一元重水成分!

    所谓一元重水,是重水中最低等级的存在。其上还有二元直到九元重水。其中九元重水的密度极高,一滴水所产生的压力,就等于一片方圆数十万公里,深万里的普通海水所产生的压力!

    不过多元重水还是极为少见的,而一元重水对于现在的凤歌来说又没有什么用处,所以凤歌就没有再理会。

    随着潜入深海,海水压力越来越大,同时光线也越来越弱,直至完全黑暗。当然,对于凤歌来说,这并没有什么阻碍。

    “两位,不知那怪兽有何等实力,又有何神通异能?”凤歌在旁边问道。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左边那仙人突然转头道,瞬间化作一只巨型黑色螃蟹,大钳子对着凤歌的头颅就夹来!

    说来凤歌真的惊讶了,他是真的没有发现这两个仙人是变化来的!不过凤歌毕竟是凤歌,这点场面对他这个经历过更加可怕情形的人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咔嘣~!黑色巨蟹的蟹钳一下就夹在凤歌的腰间,但是非但没有如他想象中的被夹断,反而是蟹钳被凤歌强横的身体崩断!

    黑色巨蟹收回蟹钳的同时,数道极为柔韧的触手如同钢丝绳索般缠绕而来,迅速将凤歌缠的比粽子还严密和结实!

    凤歌冷哼一声。无数如同手术刀般的混沌剑气从体内射出,顷刻间就将这些触手全部切割成碎块!

    两只异兽这才知道凤歌的可怕。转身就要逃跑!

    凤歌冷然道:“食我同类肉身,吞噬我同类的灵魂。冒充我同类诱骗我,你们还真是玩的好把戏!不过这次你们却找错了对象!去死吧!”

    两道混沌剑气激射而出,瞬间就将两只怪兽灭杀!

    凤歌以为这两个家伙此前所说的材料被怪兽守护是为了诱骗自己,就在他打算离开时,突然灵觉感应到一阵强烈的危机感!

    凤歌心中暗凛,身形顿时瞬移出去!

    几乎就在他瞬间移动离开的同时,一根尖锐无比的冰枪射穿了他此前所在的地方,方圆数里的海水瞬间被冰封!

    好强烈的寒气!与普通海水相比,含有一元重水的海水更加不易结冰!但是却如此被轻易冰冻出这么大体积的海水。可见冰枪上所带寒气的可怕!

    海底的暗流开始疯狂的涌动起来,凤歌的身形在无数暗流的绞缠下毅然不动!

    视线中,一抹白影在海底升起,凤歌眯着眼睛看着这白影。

    角似羊,鼻似狗,头似虎,颈似狮,身似马,尾似雉。蹄似鹰,这就是一个七不像的怪物!虽然说是七不像,可这家伙的实力绝对是顶尖的,最起码不比凤歌差!

    白泽!凤歌当然认得。赫然就是上古妖族十大妖圣之一的白泽!

    当啷哗啦!金属的摩擦和碰撞声响起,凤歌这才发现,白泽的四蹄直上竟然各穿着一根漆黑的锁链!

    “或者滚开这里。或者被我吃掉,你自己选择!”白泽低沉的声音在凤歌的脑海中响起。

    凤歌淡淡的笑道:“凤歌见过白泽妖圣。凤某此次前来。正是为寻找妖圣而来,如今刚刚见到。怎么能就这么随意的离开呢。”

    “找我?”白泽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冰蓝色的光华,隐约的寒意让周围海水的温度骤降!

    凤歌对此毫不在意,继续笑着道:“是的,凤某前段时间偶然间救出了商羊妖圣。后从商羊妖圣那里得到了你所在的地方,这才特意前来寻找妖圣。”

    “你说你救了商羊!?”白泽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就惊讶了!

    随后他就问道:“那么好啊,你就说说你在哪里救了商羊?”

    凤歌看着白泽,眼中露出了一丝怜悯,将洪荒发生的巨变大致的说了一下。然后才叹道:“妖圣,上古的事情早已经随着时间的长河而被淹没在河底,翻找出来已经毫无意义!如今,洪荒面临存亡危急之秋,洪荒所有生灵都团结在一起,共同抵御外来者的入侵!”

    妈的,说着怎么这么肉麻啊。虽然说的是实话,可是凤歌感觉还是有点不舒服。

    白泽已然呆住!凤歌清晰的看到了它眼中的痛苦,凤歌也叹然,他还是理解白泽的痛苦的。想想,一个拥有强大神通,可知天地一切事情的白泽,却被封印了神通和行动,只能在黑暗的海底承受冰冷和孤寂。

    就好像一个喜欢运动的人,却把他帮助了手脚不让运动,太残酷了。一般人这样能憋疯,白泽没疯,很显然心灵的承受能力更强大。

    白泽到底是上古强者,很快就收起了悲伤,问道:“你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

    “自然是希望能借助妖圣您的能力,在与异界修炼者的战斗中占得先机!您也知道,战争,情报是决定胜负的极重要因素!及时和准确的情报可以以弱胜强,而迟缓又错误百出的情报,也可以让一场必胜的战争输的很惨!”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白泽冷冰冰的问道。

    凤歌笑道:“或许让你与商羊妖圣直接见面,你就会相信了。”

    在白泽惊讶的目光中,凤歌将商羊妖圣从混沌珠世界中请了出来。白泽看到商羊,顿时就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相信凤歌之前说的话。

    “老伙计,真的是你?”白泽的声音有些颤抖,双目中荡漾起晶莹。

    商羊也是双目含泪。看着四肢被锁链锁住,神通被封印的白泽。脸上闪过强烈的悲伤和怨恨情绪,但随即消失。

    游到白泽的面前。商羊化出本体,同样颤声道:“老伙计,就是我啊。这些年你受苦了。”

    凤歌在旁边看了也心有戚戚焉,道:“老羊,你看是不是先将白泽解救出来,然后找个好点的地方再叙旧啊,这里貌似不是叙旧的地方啊。”

    商羊妖圣马上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虽然自己没有办法破解这锁链,但是他知道凤歌可以,因为凤歌已经开天。明晰了完整的法则结构。这锁链对凤歌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东西。

    凤歌游过去伸手握住锁链,锁链上顿时亮起了白金色的符文,如同流水般在锁链上流动着。凤歌嘴角泛起一丝笑意,体表的皮肤上同样闪烁起白金色的符文,顺着双手流动到锁链上。

    凤歌的符文和锁链上的符文开始的时候有所冲突,不断的闪烁出强烈的白光,每一次白光亮起,都代表有一颗符文破碎!

    逐渐的,白光越来越少。直到不再亮起。

    哗啦!锁链突然动了,从漆黑冰冷孤寂的海底脱离,从白泽的后腿上脱离,被凤歌收入手中随意的扔进了混沌珠世界中。

    白泽妖圣和商羊妖圣的眼睛差点瞪出来。特别是白泽,更是满心的震惊和苦涩。禁锢了自己这么多年,怎么努力都无法破解的禁制。竟然如此轻松就被这个人给破解,这样的落差让他难受。

    商羊妖圣却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能做到。果然不出我所料。”他连连点头,一副我早就料到的模样。让凤歌鄙视。

    如法炮制,凤歌将禁锢了白泽妖圣无数年的四根锁链都破解收入混沌珠世界。至于白泽妖圣被封印的神通,凤歌看着白泽妖圣和商羊妖圣期待的目光,特别是白泽妖圣,更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凤歌身上。

    “请白泽妖圣宽心,禁锢你神通的封印我也能破解,不过咱们就不急于一时了。你们先去混沌珠世界,白泽妖圣先休养一段时间,将身体完全修养好在破解不迟。

    商羊妖圣也点头笑道:“凤歌所言不错,老伙计,你现在身体虚弱,还是先把身体养好吧,反正这小子也跑不了。”

    白泽妖圣也就没有坚持,与商羊妖圣被凤歌送到混沌珠世界。

    商羊妖圣只知道白泽妖圣的下落,想要拯救其余四位妖圣,只有等到白泽妖圣的神通恢复才行。而白泽妖圣的身体经过无数年的禁锢,早已经非常虚弱,想要恢复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所以凤歌就先回到了夜煌星。

    夜煌星。

    凤歌从星舰中走出来时,就看到初阳正坐在那株巨大的桂花树下喝酒。

    “大哥,你回来了。看来肉身重生的非常顺利,真是可喜可贺。”凤歌走过去在初阳对面坐下,抓起酒壶就倒了一杯饮下。

    但是出乎凤歌的意料,初阳的情绪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眉宇间也带着一缕难以掩盖的愁容。

    凤歌心里知道初阳在想什么,叹了口气道:“来,大哥,兄弟我今天陪你喝个痛快,咱们不醉不罢休!”

    初阳抬头就看到凤歌关切的眼神,心中的郁气顿时消散了不少,豪气顿生,一拍石桌大笑道:“好,几天咱们兄弟就不醉不罢休!干了!”

    另一边,众女见状连忙张罗了几盘菜给他们下酒。

    这一顿酒,凤歌和初阳都没有用能量将酒气催逼出来,但是以他们的身体素质,还是喝了数十坛仙酿后才醉倒。

    众女将凤歌扶到卧室休息,初阳自然是由侍女服侍。

    等凤歌醒来时,却得到初阳已经离开的消息。凤歌愣在那里,难道他真的选择了那边吗?那样的话,下次见面,可能就要手足相残了。

    “老公,初阳大哥临走前给你留了玉简。”丁芷若将一枚玉简递给凤歌。

    凤歌连忙接过玉简读取里面的信息:“凤歌贤弟,想必你也已经知道,那异界圣主的身份。愚兄此次前去虽是为认祖归宗,但是却并不会助纣为虐。愚兄会尽我所能劝说。希望能让父皇收兵,化解洪荒大劫。若事不可成。定会隐姓埋名,不再过问洪荒事宜。另,愚兄知道你正在解救妖族六圣,且让他们等待愚兄的消息,不可轻举妄动。请贤弟放心,我们兄弟绝对不会是对手,不会手足相残!愚兄,初阳留”

    看到初阳的留言,凤歌无形中松了口气。他相信初阳说道就能做到。

    而留言中的话也揭示了异界修炼者入侵的真相!

    异界圣主,正是当年被流放的妖族大帝帝俊!不知为何会成为圣级强者,并且成为异界的圣主,统治异界无量疆域。

    但是帝俊却因为当年巫妖大战,导致妖族天庭覆灭一事心生执念。其后更早到鸿钧流放,长年累月下来,心理逐渐发生了扭曲。

    异界是个奇特的地方,这里的修炼根本就不讲究心灵修炼,也没有功德一说。只要实力达到,就能成为强者!

    帝俊的资质极佳,加上有大执念作祟,使得他的修为日新月异。最终成为异界的统治者。统治异界后,帝俊拥有了庞大的疆域,数之不尽的臣民。

    但是让帝俊有些无奈的是。这个世界的强者太少了。直到有一次偶然,他得到了一种直到高三多的乡音。

    于是,他开始进行危险的尝试。

    无数年下来。帝俊突然发现,他的发展意见进入了一个畸形!这些东西,除了吃之外,还是有的作用也是冲洗!

    但是宝光却比不上之前,所以感觉不靠谱。

    其实凤歌早有准备,他们毕竟身份特殊,加上特殊年代的事情就有一种特殊的残留,因为我认为是假的!

    凤歌微微的笑道:“这正常啊,毕竟它确实有事假的的可能啊。”

    无论如何,研究还是要继续。凤歌对此并不抱什么乐观的态度,因为他有能看穿的眼珠吗?

    “还是那句话,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看上去似乎占了大便宜,可这个世界上的人都不是笨蛋,怎么可能包百的等着你去占便宜!

    最后,这件事还是德高望重的石老拍板,这才算结束。

    凤歌自然懒得招待他,而是迅速的招待了所有人后,施展了望气术。别说,真正的石渣望气术,凤歌却发现所谓的矿脉和狂躁一种特俗的东西。

    在将一切媒体堵截为游,凤歌看到的确实明天。

    说的有点远了。还是说帝俊,他发现这些被自己改造出来的妖族,虽然拥有庞大的生命力,强横的实力,但是在智慧方面却有较大的欠缺!

    这个发现让帝俊非常的失望!但是内心积聚的怨恨已经达到一定程度,他感觉如果在不爆发,他就会疯掉!所以,他选择了爆发!

    异界和洪荒的战争开始后,帝俊积累多年的怨恨宣泄出去,帝俊反而清醒不少。

    他知道,自己这次可能是有些鲁莽了,但是却已经没有了后退的可能。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就是这样!

    所以,他只能在随后的时间中不断的修改和变更,以向自己希望的方向逐渐改变。

    但是要改变,何其的困难。最困难的地方,就是在于异界修炼者来自于血脉深处那狂暴的血性和野性。

    吃人!这就是最直接的表现!

    洪荒大陆的妖族修炼者也曾经吃人,可是随着吃人被发现无法度过天界,修炼者逐渐放弃了。总的来会所,洪荒还算是走在前列。

    就像一件进入文明,想要再回归野性,恐怕第一个不愿意的,反而是被改变者。

    初阳在留给自己的信中提到,他此去除了与父亲相认外,还有就是希望能劝父亲放弃仇恨,放弃执念,重新回归正轨。

    凤歌当然希望他能成功,可惜根据自己的经验,这个成功率为零!

    是的,这么多年的执念已经深深烙印在告诉深处,根本不是劝告能化解!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减少洪荒的损失,使得已经饿修炼者无法继续肆虐和疯狂!

    初阳对异界生物也有了极大的了解,知道若是他妥协,那么最后的结果会非常的糟糕!想象,洪荒的人类可能会被异界生物当做失去的可能!

    如此一想,还真是非常的可怕!无论是谁,都不想自己被怪物当做食物吃掉!

    “我们宁可在与对抗怪物入侵的战争中死去,也不会苟活到最终无法躲藏而被怪物抓住成为食物!“

    这就是所有洪荒人类的誓言,为了人类的尊严和骄傲,赌上所有洪荒人类的气运,这次对抗异界生物入侵的战争,我们输不起!

    谁都清楚,一旦输掉战争,我们或许会死亡,但是我们的后代,却会成为那些怪物的食物,或者如同猪猡般被圈养起来。

    这样的结果,是谁都承受不起的!

    我们的尊严和使命,就是让我们的后代不会被当做猪猡圈养,若是真的失败,我们会让这个世界,与那些怪物一起化成灰烬湮灭!

    一种名为感动的情绪在身体里流动着,如同温暖的热流,将整个身体都温暖。我们还没有输,我们还有未来,只要我们坚持,只要我们战斗,我们就可以做到!

    “是的,只要我们相信,只要我们战斗,我们就能做到!”泪水突然就模糊了凤歌的眼睛,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人类才能在不断的磨砺中坚持下来,并取得最终的胜利!

    我可以!(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