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资深守护者pk菜鸟守护者

    资深守护者与新嫩守护者pk。

    有热闹看,自然不会缺了看热闹的人。因为没有任务而在总部闲的肉疼的守护者们兴致勃勃的议论着,手里或是拿着爆米花、或是拿着瓜子,悠闲的好像是来看电影。

    凤歌满头黑线的对郑贤道:“我说,他们平时都这么闲吗?”

    郑贤正在酝酿,闻言顿时愣神,竖起眉毛道:“你问这个做什么,和你有关系吗?”

    凤歌翻了个白眼道:“废话,当然有关系了。他们现在可是在看我们之间的比斗哎!不过看这情形,总么都有种他们在看耍猴,而我却在耍猴的感觉,真不爽啊。”

    听到凤歌竟然将自己比喻成猴子,更是把他们之间的比斗叫做耍猴,郑贤恼火的道:“你那么多废话干嘛,要打快打!”

    话音未落,惊觉一股森冷的寒气扑面而来!

    看台上的观众也哗然,这小子真是阴险啊!

    “你好卑鄙,竟然偷袭!”郑贤措不及防来不及抵挡,只能急速后退!

    “什么叫卑鄙,我哪里有偷袭啊。是你说要打快打啊,我这是在按照你说的做啊!这你也不满意吗,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凤歌竟然真的停手怒道。

    郑贤被质问,却又找不出反击的理由,一时间不由得愣在那里。可就在此时,凤歌再次动手,右掌翻手间卷起阵阵森寒拍向郑贤的肩膀!

    不过这次郑贤却已经有所戒备,手中长剑反撩,锋利的剑锋割向凤歌的手臂!

    郑贤来自湖北的武林世家郑家。郑家以刀剑功夫而闻名,特别是郑家秘传的《金元心法》和《裂地十三剑》,前者可修炼出极为凌厉的金系真气,后者据说修炼到极高深时,拥有劈碎山峰,撕裂大地的强大威力!

    而郑贤作为郑家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又是出身宗家嫡系,资质不凡,自然可以修炼《金元心法》和《裂地十三剑》。

    应该说郑贤之所以能在人字部守护者中拥有不俗的威望,与他所修炼的功法和剑法有着直接的关系!

    而凤歌修炼的心法是古家的《玄阴诀》,同时还修炼有掌法《冰玄掌》和拳法《天霜拳》。

    场外众人只见一团剑光和一团冰雾在不断分开和碰撞,激荡的劲气携裹着寒气向四周冲击,却被一道透明的护罩挡在里面。

    凤歌对郑贤施展的剑法所表现出来的威力极为惊讶,那锋利无比的剑刃竟然将附着在拳头上厚达一寸半的坚硬冰层撕开,只差一点就全部撕破伤到他的手!

    果然任何对手都不能小觑,谁知道他是否拥有可以克制甚至击杀你的实力和手段!

    凤歌打起十二分精神与郑贤激战,并在战斗中不断修炼和熟练着冰玄掌和天霜拳!

    “啧啧,这小子可真是个变态!不但是控能者级别的超能力者,还是通窍期的武者!”

    “能与郑贤打的不分胜负,最低也是通窍期二重天吧!”

    “看他的表情还较为轻松,恐怕有通窍期三重天的实力也说不定!”

    “那岂不是说他在戏耍郑贤?”

    郑贤也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自己为了那把有了灵性的长剑,可是已经拿出了几乎全部的实力,可是对面那小子却已然好像在玩一般!

    这个发现让郑贤背心一凉,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这次被凌瑶那个贱人和这个王八蛋给坑了!

    患得患失的纷乱思绪让郑贤再无法像此前那般击中全部注意力,结果被凤歌抓住了破绽,避开一剑后错身上前,一掌拍在郑贤的右肩!

    寒气四溢,郑贤的右肩瞬间被一层厚厚的冰层覆盖!冻气瞬间侵入郑贤的经脉,他最起码要三个月才能恢复如常!

    “你败了!”凤歌身形鬼魅般后退数米,抱着肩膀道。

    观众们哄哄的议论着,可是在郑贤看来却感觉他们是在嘲讽和讥笑自己,怒火顿时燃烧起来,脸红脖子粗的对着凤歌怒吼道:“你的修为比我强很多,你是故意来羞辱我的!”

    凤歌脸色阴冷下来,淡淡的道:“姓郑的,你要弄清楚一件事,这次的比斗是你先提出来的,而不是我!”

    “那你明明可以拒绝,为什么要答应,分明就是存心要羞辱我的!”

    “果然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明明是某人觊觎我手中的灵剑,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将不属于他的东西据为己有。如今阴谋没有得逞,目的没有达到,却反过来怨恨我,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郑贤,既然你如此输不起,当初就不应该挑衅我。既然你心生贪婪而挑衅,那就要有承担任何后果的心理准备和勇气。而不是在这里大呼小叫,你自己丢人不算什么,关键是你还代表着郑家,你这样的行为也会让郑家蒙羞!”

    凤歌这番话说的是义正词严,直说的郑贤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观众们虽然见识到了凤歌高强的武道修为,却没有见识到凤歌的超能力,因此大部分人都颇为失望。

    唯一开心的自然要数叶泽,这家伙开设的赌局,大部分人都买郑贤胜,结果最终郑贤却不争气的落败,让叶泽赚了个盆满钵满。

    不过还是有人获得了丰厚的汇报,比如凌瑶,比如谢孟河,还有一些不知道当初怎么想的买了凤歌赢的。

    最后就是凤歌,他可是在叶泽这里下注八十万买自己赢。按照一赔五的赔率,他这次直接收获三百二十万!

    “怪不得那些赌徒沉迷于赌博,原来赌钱来钱竟然这么快!”凤歌颠着手里存着四百万人民币的银行卡感叹道。

    郑贤给了凤歌一个怨毒的眼神后,被几个同伴带着去疗伤了。

    心情不错的凌瑶笑眯眯的道:“走吧,凤歌,我带你去测试灵根。”

    凤歌这次来守护者总部,可谓一波三折。不过收获也极为丰厚,单单一把有了灵性的长剑就已经值回票价!

    带着忐忑的心情,凤歌随着凌瑶来到一个房间门前。

    按响门铃,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凌瑶笑嘻嘻的道:“何叔,这是我引荐进入守护者的新人凤歌,我带他来测试灵根。凤歌,这位是何昊远何叔,拥有炼气期七重天的修为哦!”

    这个修为看似不怎么高,可是修仙者真正厉害的地方在于他们拥有法器和法术!

    法器可以增幅他们施展出来的法术,威力惊人!

    因此无论是武者还是超能力者,一般是不愿意与修仙者战斗的。只有血脉能力者才敢凭借自身的血脉能力与修仙者一争高下。

    看到凤歌,何昊远的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