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好东西自有人觊觎!

    凌瑶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该死的,那个家伙什么时候回来的?!”

    随即冷哼一声,转头对凤歌道:“凤歌,你不是还想测试灵根的嘛,走吧,我带你去。”

    凤歌哦了一声,跟着凌瑶走进一条通道后好奇的问道:“你似乎不想看到那些人,他们是什么人?”

    “都是一些自以为是的家伙,让人讨厌之极!”凌瑶恼火的道。

    “瑶瑶!”见凌瑶离开,那几个人中当前那个青年连忙叫道!

    “郑贤,我曾经跟你说过多少次,以后不要再纠缠我,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凌瑶恼怒的叫道!

    郑贤背着一把长剑,目光凌厉,气质锋芒毕露,如同一把出鞘的剑!

    “瑶瑶,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好吗?”郑贤的声音非常的温柔,凤歌听在耳中只觉全身发麻!

    凌瑶也怒道:“你一个大男人,不要这么恶心好不好?我告诉你,我就是讨厌你的虚伪和做作,讨厌你高傲自大,目中无人!”

    “这些我都可以改,只要你能接受我,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郑贤正色道。

    凤歌却发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郑贤虽然在纠缠凌瑶,可是他那貌似偶然掠过自己手中黑色长剑的目光中闪烁着炽烈和贪婪!

    原来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凤歌心中恍然,对于一个喜欢用剑的人来说,无论是修仙者还是武修者,一把已经拥有灵性的长剑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凤歌眼珠一转,对凌瑶传音道:“凌瑶,这家伙虽然好似在纠缠你,可是他真正的目的恐怕是我手中的通灵长剑!”

    凌瑶心中一惊,仔细注意后果然发现郑贤虽然是在纠缠自己,可是却有点心不在焉,他真正的注意力在凤歌手中的黑色长剑上!

    虽然讨厌郑贤,可是凌瑶的内心深处对于自己被纠缠还是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欢喜的。这证明她非常的有魅力。

    可是当她发现她只是被利用的时候,爆发出来的怒火也是非常可怕的!

    “郑贤,你这个虚伪的小人!从先开始,我不会再和你说一个字!”凌瑶怒吼道,甩手转身就走!

    见凤歌也要随凌瑶离开,郑贤的目的还没有达到,自然不能让凤歌就这么走了,闪身就挡在凤歌前面,冷哼道:“小子,识相的话就不要再继续纠缠凌瑶,有些人不是你这样的屁民能觊觎的!”

    凌瑶见郑贤还在利用自己找借口,一股狂暴的念力突然爆发,瞬间将郑贤撞飞出去!

    “郑贤!如果你想要那把剑就明说,不要再利用我找借口,你这样更加让我看不起你!”

    措不及防的郑贤被击飞,不过凌瑶虽然盛怒,却还是有分寸的,只是让郑贤感觉胸闷,却没有真正的受伤!

    郑贤站稳身形后深吸一口气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明说吧!你叫凤歌是吧,只要你留下那把剑我就可以不再与你计较!”

    “哦,让我留下这把剑,总要有个理由吧?”凤歌好整以暇的问道。

    “理由?理由就是你根本不会用剑,拿着也是浪费!还不如交给用剑的我,才能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郑贤极为自负的道!

    凤歌嗤笑一声道:“既然如此,那你以前为什么没有选择它?”

    这个问题非常的致命,郑贤根本就回答不上来!总不能实话实说,当初他连看都没有看这把被扔在角落的长剑一眼吧!?

    “少废话,你交是不交!”郑贤恼羞成怒的叫道!

    凤歌眨着眼睛道:“那我让你将你修炼的内功心法交出来,你交是不交?”

    郑贤脸色阴沉的厉害,缓缓拔出长剑盯着凤歌道:“小子,你别给脸不要脸!不要以为我在这里好言相劝是怕了你,那你可就错了!”

    凤歌也道:“是啊,不要以为我与你虚与委蛇就是怕了你,那你也错了!”

    “好!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愚蠢!那么,你可敢与我一战?如果我赢了,那么你就把手里的黑色长剑交给我!”

    “如果你输了呢?”凤歌反问道。

    “嗤!你真会说笑,我怎么可能会输!”郑贤的信心爆棚,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会输。

    “那可没有准哦。我看这样吧,如果你输了,就向我磕三个响头,然后说‘对不起,爷爷,我错了’!怎么样,敢不敢?”

    这~~~~~!郑贤还真愣住了,听说这小子可是拥有多系超能力,如果自己真的输了,这样做的话自己还哪有脸继续在守护者继续就职!

    凌瑶看出了郑贤心中的顾虑,心知他有些迟疑,当下讥讽道:“怎么不敢吗?那你还是快点滚吧!既想羞辱人得到好东西,又不想承担一点风险和责任,你还算不算男人啊?”

    这话就很毒了。

    被凌瑶讥讽的郑贤顿时怒道:“好,我答应你了!”

    凤歌头也没回的对凌瑶传音:“做得好!”

    凌瑶回应:“彼此,彼此!凤歌,争取让这家伙一败涂地,看他还敢不敢再猖狂,再自恋,要让他失去生活的勇气!”

    凤歌恶寒,这妞也忒毒了吧!

    要战斗,自然是去战斗训练场!这是一个极为宽阔的空间,高达三十米,中间是被分成五个部分如同梅花瓣排列的战斗训练场,周围安置了大量的座位。

    这样有人战斗时,旁观者也可以从中得到感悟和启发。

    听说新人要与郑贤战斗,半个小时的功夫就汇集了许多旁观者!

    “凌瑶,听说这个新人是你介绍进来的,他的实力怎么样啊?”有人问凌瑶。

    凌瑶神秘的笑道:“这个家伙很神秘,我也说不好,你们自己看吧。对了,叶泽那家伙肯定又开赌局了吧,这次我可要弄点零花钱!”

    “说的这么神秘,难道那个叫凤歌的伪娘很厉害不成?可如果凌瑶只是虚张声势呢?”

    “我感觉凌瑶不是说谎的人,她既然这么说,肯定是有把握。赌局,赌局,关键就在一个赌字上!既然凌瑶相信凤歌,我也相信凌瑶一次!”

    叶泽的赌局很快就接纳了大量的赌资,不过总体来说还是押凤歌赢的人少,押郑贤胜的人多。毕竟他们已经熟悉郑贤,知道郑贤的实力。而凤歌只是新人,他们不信任也是正常!

    当赌盘关闭,场中的比斗也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