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与未知对手的交锋【下】

    三个警察走了过来,其中两个按住凤歌不让他挣扎,另一个则把那本厚书塞到凤歌衣服里,然后举起铁锤对着凤歌胸口砸来!

    砰!

    凤歌没有运转真气抵抗,而是想感受一下这传说中的刑罚是什么威力。他只觉一股强烈的震荡波透过书本传入胸口!

    皮肤在书本的保护下不会受到直接伤害,可是内腑被剧烈的震荡波所冲击,难受无比!

    凤歌心中的杀意再次暴增,自己身体被强化后都感觉很不舒服,如果是寻常人,根本承受不住几下!

    怪不得每年都有那么多最烦在警察局中死亡,看来不是他们的身体有问题,而是有些警察的道德已经败坏到极点!

    就在那个警察将铁锤抡起的时候,本来牢固的锤头突然脱落,从锤柄上甩飞出去!

    正坐在那里得意的笑着的王风只觉眉心剧痛,眼前一黑,惨叫一声倒地没有了动静!

    突然的变故让几个警察都愣在那里,那个抡锤的警察更是看着手里光秃秃的锤柄发呆。断裂处茬口新鲜而凹凸不平,看样子是自然脱落!

    只是如此牢固的锤头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自然脱落?

    “王队!”反应过来的几个警察连忙叫喊着冲了上去!

    “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小陈,你是怎么回事?”抡锤的警察小陈受到质问!

    “我怎么知道!本来好好的锤头突然无故掉落,我还在奇怪呢!”

    “今天真邪门,先是马局下楼踩空摔下楼梯,现在锤柄又无故脱落砸伤王队!”

    所有警察顿时一个哆嗦,这两件事也太巧合太灵异了,莫非这公安局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早就说过,人在做,天在看,估计是他们缺德事做太多,老天爷看不过去了。”凤歌在旁边幸灾乐祸的道。

    一个警察闻言顿时恼火的就想上来对凤歌动手。另一个警察连忙拉住他,凑到他耳边低声道:“这小子邪门的很,马局和王队都吃了大亏,难道你也想身上添点伤?”

    很快,救护车再次到来。那几个急救科的医生和护士神色怪异,公安局今天是怎么了,这么多伤员!

    针对凤歌的两大主力都进了医院,几个警察又胆战心惊的不敢动手,凤歌暂时不会受到骚扰。接下来就要看付耀阳的了!

    仅仅二十几分钟后,杭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席泽刚到来!

    “席局!”几个警察连忙起身招呼。

    席泽刚身材高大,容貌虽然算不上英俊却线条粗狂,显得极为刚毅。往那里一站,腰杆挺得倍直,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军人的彪悍气质!

    “马局长和王队长都因为意外事故而受伤进了医院,这件案子现在暂时由我接手!等马局长和王队长出院后,再交接给他们!你们给我详细的说说这件案子的前后始末!”

    几个警察七嘴八舌的把‘九零七’特大凶杀案的前后始末交代了一遍。

    “你们说他只是浙大的一个大一新生,刚刚十八岁而已,即便是和梁磊他们曾经有过冲突,但是在没有确凿证据的前提下,也不能实施抓捕,更别提你们还在这里私设刑堂,谁给你们的权力这么对待一个学生!荒唐,真是太荒唐了!”

    席泽刚把桌子拍的砰砰响,每响一声,几个警察都浑身哆嗦一下!

    “还不打开手铐!像什么话!”席泽刚冷哼道!

    几个警察不敢违抗席泽刚的命令,就想过来给凤歌打开手铐!

    不料凤歌却把身体一转躲开,冷笑道:“想抓就抓,想放就放,哪有那么容易!想放我可以,让你们马局和王队长亲自过来,公开道歉后再放我离开!”

    在场的警察不由得气结,心说我们巴不得不放你走呢!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乱哄哄的喧闹声!

    “去看看怎么回事?竟然在公安局这么严肃的地方如此喧哗,真是不像话!”席泽刚冷冷的道!

    一个警察连忙出去查看,片刻后惊慌失措的跑上来叫道:“席局,不好了,外面来了十几个记者,听说抓住了

    ‘九零七特大凶杀案’的凶手,要进来采访!老曲他们都要顶不住了!”

    “什么!是谁把消息传出去的!你们几个出去,一定要把那些记者给我拦住!”席泽刚的话音刚落,一群记者就已经冲开警察的阻拦冲了进来!

    一冲进来,摄影师就对着凤歌猛拍。

    “请问您就是这件案子的负责人吗?”一个漂亮的女记者首先向席泽刚提问!

    看到这个女记者,凤歌真是颇感意外,这女人怎么跑到杭州来了!

    席泽刚清咳一声道:“我是常务副局长席泽刚,刚刚从外地办案归来,十几分钟前才暂时接手此案,此前一直由马空城副局长和刑警队王风副队长负责此案。因此我对这件案子也不是很了解。具体情况需要进一步调查才能知道!”

    刘雪烟却追问道:“根据我们调查了解,所谓凶手落网被捕,极有可能是冤假错案,同时存在警务人员滥用权力、逼迫证人制造假口供、私设刑堂的严重情况!”

    席泽刚马上道:“不可能!这里是公安局,是国家执法机关,我相信我的同志身为执法者,不会做出你口中的事情的!你们只是道听途说,实际情况还需要调查才清楚!不过现在既然这件案子暂时由我接手,那么我一定会将事情的真相调查清楚!”

    这时凤歌开口道:“这位席局长确实刚到,他了解了案情后马上要给我平反,还让警员给我打开手铐。不过我不可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随意被抓来又放走,我要马副局长和王副队长过来公开道歉后,再亲自给我打开手铐!”

    席泽刚正色道:“这位同学,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们警方某些同志操之过急,因为急于破案,因此一时鲁莽之下才让你受到委屈,希望你能体谅我们警方的难处。”

    凤歌摇头道:“席局长,我相信你是个好警察,好局长,可是我对马副局长和王副队长却信不过!我有证据,马副局长和王副队长他们合谋诬陷我是凶手,还对我滥施私刑!给我的生理和心理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有证据!

    这三个字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的记者都兴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