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与未知对手的交锋【中】

    来电了,第四十四章送上!

    ——————————————————————

    刑讯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年轻男子脸色难看的走了进来。

    横肉警察王风正好发横,忽然看到年轻男子背后副局长马空城正在给他使眼色,心中咯噔一下,连忙道:“马局长,您来了!这位先生是……?”

    “这位是咱们杭州市市委副书记付书记的秘书冯轩同志,是来询问一下有关‘九零七特大凶杀案’的破案进展,你给冯秘书详细的说一下吧。”

    王风嘘了口气,妈的,你一个市委副书记的秘书跑来抖什么威风!心里虽然这么想,可嘴上却不得不道:“好的!根据市委市政府领导的指示,我们公安干警兵分数路对死者梁磊等人的社会关系进行了调查,最终将目标锁定在浙大学生凤歌的身上。今天下午,我们正式对凤歌进行了批捕,目前正在对其进行审问,争取早日破案。”

    马空城很满意的点头道:“能有这样的速度迅速锁定嫌疑人并抓获归案,这很好。冯秘书,付书记有什么指示精神吗?”

    冯轩看着他们两个在那里自导自演的拙劣表演,心中极为不屑!

    凤歌颇有兴趣的打量着冯秘书,这就是芷若姑父的秘书啊,看上去似乎是个不错的人。

    “他们没有丝毫证据能证明我去过二院,也没有证据证明我杀过人。而小刚烧烤店的服务员可以为我作证,案发的那个时间我正在烧烤店等待打包的烧烤。”

    冯轩看向王风问道:“你们真的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他就是凶手吗?”

    王风一窒,随即道:“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他就是凶手,不过他在案发的那个时间段内却在二院的附近出现过,有极大的罪案嫌疑。”

    “那他所说的在烧烤店内等待打包的烧烤,你们可曾去核实?”

    “核实过,那个服务员说根本就没有这回事,这小子是在说谎!”王风严肃的道。

    凤歌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问道:“这位警官,小刚烧烤店有七个服务员,貌似我一直没有说过当时接待我的是哪个服务员吧?那么你口中已经具体到个人的所谓那个是怎么回事啊,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

    王风顿时傻眼,想不到自己一时没有注意到措辞,竟然就被发现了破绽!

    见冯轩神色不善,马空城不由得暗自恼火,心中暗骂王风是个笨蛋,连话都不会说!

    “凤歌,你不要狡辩,你此前已经交代过具体是哪个服务员接待的你,你竟然还敢在这里胡搅蛮缠!”警察群中有一个老警察,反应速度相当快,见此情景连忙厉声喝道!

    王风顿时松了口气,马空城也投过去赞赏的一瞥,顿时让那老警察的骨头轻了三两!

    冯轩已经知道怎么回事,冷哼一声道:“今天的情况我会如实向付书记汇报。另外,我希望公安干警能文明执法,不希望再次见到凤歌时,他的身体出现什么状况。”

    马空城脸色一沉道:“冯秘书这话就有些奇怪了,如果是嫌疑人自己身体出现问题,难道也要我们承担责任不成?”

    凤歌笑道:“我没有任何疾病史,身体怎么可能出问题,马局长,你这话说的可真逗!”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个世界上的事情谁能预料的准呢。”马空城笑眯眯的说道,可是在凤歌看来却那么可恶可憎!

    这家伙以前坏事没少做,一定要狠狠修理才行!

    冯轩知道继续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收获,当下对凤歌道:“凤歌,你只要如实回答,他们是不敢把你怎么样的,我先回去向付书记汇报。”

    “谢谢冯秘书,也代我向付叔叔道谢。”

    “好的,我会带到的。”

    冯轩和马空城离开刑讯室,就在他们迈步抬腿下楼的时候,马空城却好似一脚踏空般向前扑倒,惨叫着从楼梯上滚下去!

    突然的变故惊呆了冯轩和几个警察,眼看着马空城滚下去而没有任何反应。

    办公室里的警察听到惨叫声纷纷出来查看,却见马空城动也不动的趴在楼梯下,殷红的鲜血迅速的从他头部流淌出来!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冯轩吼道!

    听说公安局副局长出了意外,救护车迅速赶到将马空城带走!

    冯轩看着远去的救护车感叹道:“真是应了马局长刚才说过的那句话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能想到马局长会在下楼梯的时候踩空摔下去呢?”

    刚才下楼,冯轩可是走在马空城的前面,两人之间有明显的距离,却是冯轩不想与马空并排走的原因。不想竟然让他没有了嫌疑,否则公安局中有些人恐怕会非常愿意将蓄意谋害公安局副局长的帽子扣在他头上!

    凤歌瞧着二郎腿笑道:“人在做,天在看。所以说做人啊,还是要厚道一点。”

    “小子,是不是你搞的鬼?”王风气急败坏的叫道。

    凤歌嗤笑一声道:“华夏的警察要是都像你这般,可以气死福尔摩斯了。人家福尔摩斯断案还需要调查取证和严密推理,你倒是厉害,直接就判断谁是凶手!对此我只有一个评价,真冷啊!”

    王风都要被凤歌气死了,对着旁边一个警察使了个眼色,那个警察从桌子的抽屉中拿出一本厚厚的书和一把橡胶锤。

    凤歌瞳孔骤然紧缩,心中杀机如潮,这些家伙该死!

    “小子,今天你乖乖的认罪,就能少收点皮肉之苦,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王风狠戾的威胁道!

    “我倒是好奇,到底是谁想整我,我没记得得罪什么人啊?”凤歌好奇的问道。

    “看来你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啊!知道死的梁磊是谁吗?”

    “怎么,他难道不是狼帮的垃圾吗?”

    “哼!你就嘴硬吧!梁磊是狼帮八大青眼狼之一的周保雄周爷的小舅子!是周夫人娘家唯一的男丁!你竟然给人断了香火,不玩死你才怪!”

    “不对啊,和梁磊有仇的人多了,怎么就偏偏抓了我啊?”凤歌更加好奇和不平!

    “妈的,你死到临头还问这么多干嘛?说,认不认罪?”

    “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认罪?”凤歌马上摇头!

    “你还嘴硬!动手!”王风狞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