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与未知对手的交锋【上】

    “请问昨晚案发的七点四十分到八点三十分的这段时间里,你在什么地方?”横肉警察拿出一个记事本很正式的问道。

    “那个时候啊,我在二院对面的小刚烧烤。因为傍晚的时候被那几个狼帮的王八蛋骚扰,所以我们几个根本就没吃东西,感觉都很饿。所以我就去了那里叫了几份烧烤带走,小刚烧烤店里的服务员可以给我作证,那段时间我一直坐在店里等待。”

    “好的,我们会去向小刚烧烤店的服务员核实的。多谢你的配合,如果以后案情需要,还请你继续配合我们办案。”横肉警察竟然变成了一个严格执法的好警官!

    凤歌淡淡的笑道:“那是当然,你们也辛苦了。”

    送走几个警察,围观的学生也一哄而散。关好寝室门后,杜鹏神情古怪的道:“昨天我们几个可都与那几个狼帮的混混有言语冲突,甚至都差点动手。可是这几个警察一来就直接找上了你,对我们三个却问都不问,阿神,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凤歌点头道:“老大你猜的很正确,我确实得罪过人,而且得罪的人都很厉害。我估计今天的事情就是他们中某个人在背后捣鬼!”

    古家、战神殿和那个临走时目露阴毒之色的乔楷,都有可能!

    不过嫌疑最大的还是乔楷!

    这几个警察虽然被自己借公寓楼的学生逼走,但是凤歌肯定他们还有后招!什么招数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何惧之有!

    很快,丁芷若就得到了消息,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

    “放心吧,只是询问了一下案发时我在哪里,那个时候我正在烧烤店,有很多人为我作证,不会有事的。”凤歌安慰道。

    “那就好,凤歌,你一定要小心啊。”

    事情就如凤歌预料的那样发生了变化。

    当天下午,横肉警察就再次带队来到浙大!

    “凤歌,现在我以涉嫌杀人的罪名逮捕你!带走!”横肉警察一反上午憋屈的模样,意气风发的挥手叫道!

    马上就有一个警察掏出手铐冲上来,抓住凤歌的手臂就铐了上去!

    “同学们,请让一让,这个人是一个涉嫌杀害六人的危险分子!他混迹在你们中间,随时都有可能对你们造成伤害!”横肉警察使劲往凤歌身上泼脏水!

    二姚张旭然叫道:“你胡说什么!凤歌最多只是嫌疑而已,没有经过法庭宣判,他还不是确定的杀人犯,你这么说是在污蔑他!倒是你,怎么看都不像警察,倒像是街头混混!”

    横肉警察狠狠的瞪了张旭然一眼,带着凤歌迅速离开了浙大!

    这一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校园,同时也被一些同学发到了网上。大一新生是个杀了六个人的杀人犯,这样的新闻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时间不长点击和回帖数据就连连攀高!

    丁芷若知道消息后,马上给她的姑父——杭州市市委副书记付耀阳打电话!

    “姑父,我的同学竟然就被他们这么抓走了,你一定要帮我啊!”丁芷若将整件事情说了一下后,气愤的道!

    付耀阳顿时皱起了眉头,想不到竟然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狼帮,真是越来越嚣张了!

    “我知道了,放心吧,芷若,姑父会让人跟进一下的!”

    刚刚挂了丁芷若的电话,桌上的座机响了起来!一看号码,付耀阳心中一惊后抓起听筒朗声笑道:“严书记,有什么指示啊?”

    “付书记,不知道今天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去喝杯茶怎么样?”

    “当然有空,能被严书记邀请喝茶,是我付耀阳的荣幸!”

    “那好,晚上六点,咱们在香甜茶楼见。”

    挂了电话,付耀阳点上一根烟在思考着,不知道这位新来的市委书记有什么打算。想起侄女的电话,付耀阳叫来秘书冯轩:“冯秘书,你去趟市局,询问一下关于昨晚发生的那件二院凶杀案的进展。另外特别关注一个名叫凤歌的浙大学生。”

    “好的,付书记,我马上就去。”冯轩给付耀阳续上茶水后,离开办公室迅速来到市公安局了解相关情况。

    “冯秘书来了,真是稀客啊,请进!”招待冯轩的是副局长马空城。

    “马局长客气了,我是受付书记的委托前来询问关于昨晚发生在二院的那件凶杀案的进展。”

    “那件案子啊,在市委市政府领导的重视下,我们经过细致的摸排和调查,已经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是一个名叫凤歌的浙大学生。目前正由王风他们几个突击审讯,相信很快就会有一个满意的答案。”

    冯轩的目光一闪问道:“哦,是这样吗?能不能让我见识一下我们的公安干警是如何审案的?”

    “这,好吧,请冯秘书随我来。”马空城微微犹豫后还是点头答应。

    审讯室。

    横肉警察王风把大檐帽放在桌上,叼着一根香烟对着凤歌叫嚣道:“小子!你不是挺横的吗,最后还不是落到我的手里!说吧,你是怎么潜入二院杀了梁磊六人的!?”

    右手被铐在暖气水管上的凤歌淡淡的笑道:“我已经说过了,我当时在对面的烧烤店买东西,根本就没有去过二院!这个烧烤店的服务员可以为我作证!”

    横肉警察嗤笑一声道:“不好意思,经过我们的调查和取证,你根本就是在说谎!小刚烧烤店的服务员供述,昨晚你根本没有去过烧烤店!我劝你还是实话实说的好,继续负隅顽抗下去是没有好处的!”

    “说我没有去过?还真是奇怪呢,不过小刚烧烤店内是有监控录像的,去没去过一差就知道了!还有,二院也有监控录像,如果我去二院的,肯定会被拍摄到,你们把监控录像调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不好意思,小刚烧烤店和二院的监控设备由于年久失修,最近都已经损坏,正在进行维护和整修,是不可能拍到的!”王风得意的笑道,看着凤歌的目光好像在看待宰的羔羊!

    “哦?是这样吗,据我所知,无论是小刚烧烤店还是二院的监控录像多没有损坏。另外,这位警官,请问你们有直接证据表明我就是凶手吗,如果没有的话请放我离开,我保留起诉的权力!”

    “起诉?你还想起诉?”王风等人好像听到了极为好笑的笑话般大笑起来!

    “小子,你进来了就别想出去!”王风威风凛凛的喝道!

    “好大的威风啊!”门被推开,一个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