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初入大学

    目送开往杭州的航班冲上天空,消失在远方的天际,萧楠楠本来还有些迷惘的眼神突然间变得坚定,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机场!

    ————————————————

    闭目靠在座椅上,凤歌在脑海中与叮当交流着。

    “说说吧,我和萧楠楠之间似乎有些诡异!”也难怪凤歌会这么想,他们两个一共也没有见过几次面,即便是有血脉吸引,也不会这么快就到上床的地步!

    叮当幸灾乐祸的道:“主人,这不怪我啊,当初我要提醒你,可是你让我不要打扰你的。”

    凤歌仔细想想,那天晚上似乎叮当真的有要向自己说什么,结果那个时候自己欲火焚身,根本就听不进去,反而让她闭嘴不要打扰自己。

    已经把脸皮磨练到极厚的凤歌依然免不了有点不好意思,清咳一声道:“好,那就给我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简单说,就是因为你们都对对方动情,结果情意让你们体内的三足金乌血脉和月神血脉沸腾起来,产生了极强的吸引和爱欲,于是就那啥了。”叮当调皮的道。

    “就这么简单?”凤歌有点无法相信。

    “就这么简单!主人,有些时候事情其实没有多么复杂的,只是人的思想太复杂,才让事情变得复杂化的。”

    “叮当,想不到你也能说出这么有深度的话!”凤歌惊叹起来,这马屁拍的很到位,叮当很是得意的笑了起来。

    飞机在杭州机场降落。

    刚刚走出出口,凤歌就看到了丁芷若。没办法,这小妮子实在是太漂亮了,站在那里散发出来的气场太引人注目。

    不过她旁边那个家伙是谁?

    凤歌应着丁芷若走过去,伸开双臂。丁芷若嫣然一笑,毫不犹豫的扑进了凤歌的怀里!

    见此情景,站在丁芷若旁边的俊朗青年嘴角抽搐几下,看向凤歌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嫉恨和怨毒,

    哦,竟然能把情绪控制的这么好,果然不是薛恒那样的恶少,是个有心机有城府的家伙,这样的人可比薛恒难对付多了。

    “芷若妹妹,不给我介绍一下吗?”那俊朗青年潇洒的笑道,风度翩翩。

    “乔楷,告诉过你不要这么称呼我,我们还没有那么熟!另外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凤歌!凤歌,他是乔楷。”

    “你好,我是乔楷,来自京城,很高兴认识你。”乔楷微笑着伸出手。

    凤歌却笑眯眯的道:“姓乔的,你明明心里恨不得把我杀了,表面上却还要装出这么一副优雅而又风度翩翩的虚伪模样,你累不累啊?”

    谁都没有想到凤歌会是这样的反应!

    乔楷的瞳孔骤然紧缩,神情微变后恢复正常笑道:“怪不得能赢得芷若的青睐,果然非常幽默!对了,芷若,我今天还有点事要去办,你陪着凤歌兄弟去报道吧,我先走一步。”

    “走吧,走吧!”丁芷若仿佛赶苍蝇般挥手不耐烦的道,不是她不淑女,实在是这段时间她已经被这个虚伪的家伙纠缠的差点疯掉!

    “呼!这只苍蝇终于走了,耳边清净不少!”丁芷若丝毫不顾乔楷留下的司机就在旁边,就开始对着凤歌诉苦,全是说在京城时多无聊,多烦躁。

    乔楷留下的司机嘴角直抽搐,眼底闪过丝丝笑意,表面上却面无表情。

    凤歌看着旁边的玛莎拉蒂啧啧赞叹道:“玛莎拉蒂啊,以前只是听说过却没有看过。芷若,姓乔的到底是什么人?”

    丁芷若撇嘴道:“是我爷爷老战友的孙子,我回到京城后,爷爷就带着我去拜访这个,拜访那个。到了乔家的时候,正好碰到这个讨厌的家伙,从那以后就开始纠缠我,好像牛皮糖一样讨厌!”

    凤歌敏锐的发现那个司机的嘴角又抽搐了几下。

    “没事,以后有我在,什么苍蝇蚊子臭虫之类的,都交给我处理!”

    “好啊,到时候统统拍死!”丁芷若格格笑了起来。

    这小丫头,不是从小在政治世家长大,根本就不清楚其中的危险!就像今天这种情况,意味着凤歌已经彻底得罪了乔楷,得罪了乔家!如果小丫头从小就在丁家长大,恐怕不会如此做。

    不过凤歌无所谓。

    玛莎拉蒂在浙大门口停下,即便是豪车云集,玛莎拉蒂作为豪车中的豪车,依然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凤歌与丁芷若的组合让许多人眼前一亮!

    特别是凤歌,一头过臀的金色长发被一根蓝色的发带随意的束在背后,刘海和鬓角几缕金发轻轻飘动,配合俊美无匹的容貌,当真夺人眼眶!

    尤其是在觉醒龙族血脉后,凤歌的身上自有一种高贵凌然的气质,出众不凡!

    “那个女生叫丁芷若,是昨天来报道的大一新生,秒杀大三的安媛媛成为浙大新一代的第一校花!想不到她竟然已经有男朋友了哎!”

    “切!一个伪娘而已,真是不明白她们那些女生,为什么喜欢小白脸,看看我,多有男子气概!”说话的这位鼓了鼓‘胸肌’,十分自恋的道。

    只见这位身高一百七十公分左右,腰围差不多也是这个数字。鼓胸肌的时候,胸前两团肥肉上下左右乱颤,看得人心惊肉跳!

    “呕!死胖子,你不甩你那两团肉能死啊!”

    “我靠!竟然敢在人群密集的地方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同学们,扁他!”

    “你……你们要干什么?不要啊!”

    丁芷若被那几个男生的搞笑表演逗的娇笑不已,在凤歌身边,丁芷若不由自主的就会恢复自我,以真正的性格示人!

    为了修炼和行事方便,凤歌并没有住校,而是向辅导员申请了走读。

    “申请走读需要父母签字,你父母有时间吗,请他们来学校一趟。”辅导员是正在读研的研究生,还很年轻。

    凤歌耸了耸肩道:“我父母两年前在一次车祸中去世,恐怕来不了。刘老师,除此之外还需要什么条件?”

    “不好意思。除了父母签字,除非你有亲属在杭州居住,让他们来签字才行。”

    无奈,凤歌只有放弃了走读的打算,带着新发的行李往宿舍楼而去。丁芷若在旁边笑道:“其实住校也很有意思啊,以后几年同吃同住,那样培养出来的感情虽然不是兄弟姐妹,却胜似兄弟姐妹。”

    “你说的也有道理,那你为什么还要办理走读?站着说话不腰疼!”凤歌对丁芷若的言行不一进行了批判。

    “你以为我不想住校啊,都是我姑妈啦,非要我住她家!我拗不过她,只要答应。”丁芷若很委屈的道。

    “你姑妈?她家在杭州吗?”凤歌好奇的问道。

    “是啊,我姑父是杭州市市委副书记。”

    汗!果然不愧是政治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