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风雨会风华【1】

    单纯以拳法修炼,即使修炼出内家真气,但是成就却有限,最终只能止步于通窍期一重天,无法继续突破晋级!

    这也是凤歌的心病,一直他都想找一套适合的心法修炼。

    只是那古家七爷的灵魂强度没有达到力场级,无法查看他的记忆!因此也就无法得到他修炼的心法,让凤歌很是失望了一阵。

    而这套《火灵诀》是黄级低阶心法,品级太低。要是没有古家的修炼心法,凤歌还有可能修炼火灵诀,可有了古越记忆中的古家修炼心法,自然是要选择更好的。

    查看玩陈云的记忆后,凤歌迫不及待的查看古越的记忆!

    从古越的记忆中得知,古家的心法名为《玄阴诀》,乃是黄级高阶心法,修炼出来的玄阴真气极为阴寒霸道,在中国武道修炼界也很有名。

    黄级高阶心法啊,果然比那套火灵诀好很多!

    将记录有玄阴诀心法那一年的记忆剪切后保存起来,凤歌继续查看,寻找有关冥夜星辰狐的信息。

    突然,凤歌的脸上露出了惊骇欲绝的神情!

    关闭视窗后,凤歌将小狐狸捧在手中对它道:“小家伙,原来你竟然还有这样的作用!虽然很神奇,可是那对于你来说却太过于残忍了!”

    小狐狸虽然不知道凤歌说的作用是什么,可是却知道那作用对它来说极为残忍,因此非常惊恐的用小爪子捂着头,使劲往凤歌怀里挤!

    凤歌抚摸着它光滑的皮毛笑道:“放心吧,我是不会做那样的事情的,我们可是好朋友。”

    小狐狸高兴的蹭着凤歌的胸脯,发出呜呜的声音。

    ————————————

    山城机场。

    一架客机在巨大的轰鸣声中降落,在跑道上滑行一段距离后停稳。

    旅客接二连三的从上面走下来。其中一男一女装扮特异,气质也异于常人。

    男子的头发染成了金黄色,身上金属饰物特别多,走路时金属饰物碰撞,发出的声音虽然杂却并不乱,相反还有一种简单的韵律。

    女子却有着一头湛蓝色如同海洋般的头发,容貌美丽,却气质清冷,好似身上散发着寒气,虽然让人惊艳却难有亲近之意。这样的女人,做女神更适合做凡人,男人,还是更喜欢魔女多一点。

    “冰蓝,说来咱们还是第一次来山城哦!听说山城的火锅特别好吃,不如我们一起去尝尝吧!”男子笑嘻嘻的对蓝发女子冰蓝道。

    “吕钢,你想吃什么我不反对,只要不影响此次行动就行,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在吃过火锅后彻底凉快一下!”冰蓝面无表情的道。

    吕钢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又仿佛置身冰天雪地,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哆嗦!

    “不会,绝对不会影响行动的,我还是知道轻重缓急的。”吕钢干笑两声。

    冰蓝所过之处,无论男女老幼自动辟易。所有人都以看女神的目光看着她,当真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呐,冰蓝,你真的相信炎狼会背叛吗?”一阵沉默后,吕钢问道。

    冰蓝的目光微微一闪,随后情绪好无波动的道:“我不知道,只有见到他本人才能得到答案!”

    “风华市,是炎狼最后出现的地方,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在任务完成后突然来到这里。你说,炎狼会不会已经出事了?”

    ————————————————

    古家,祠堂。

    在古家当代家主古墨的带领下,古家所有族人对着祠堂中新立的二十一个牌位拜祭。

    过去的一个月中,是古家损失最为惨重的一个月。

    前日,古家二爷古越和七爷古森连同其余十九位古家族人的尸体在风华市郊区废弃工业园一间仓库中被发现,现场情况极为惨烈!

    拜祭之后,家族议事堂。

    古墨坐在上首,旁边端坐的老者是家族大长老古凌,鹤发童颜,目光如蛇。

    “为了一只可以让我古家的实力和辉煌再上一个台阶的冥夜星辰狐,老二和老七与十几位族人在风华市遭遇不测,是我古家近几年来最大的损失!这是不可原谅的!冥夜星辰狐要夺回来,老二他们的仇也要报!”

    “家主所言极是,二爷和七爷被杀害,冥夜星辰狐被夺走,这是对我古家的挑衅和蔑视,凶手必须为此付出血的代价!”

    “不错!此仇不报,我古家必成笑柄,还如何在武道界立足!”

    古墨见群情激奋,点头沉声道:“大家对家族荣誉的重视和对族人的关心我都知道,老二他们不能白死,家族荣誉也不能丢,那个叫凤歌的小子必须死!不过此事内中颇有怪异,恐怕那小子非但是个武者,还有可能是个极为厉害的超能力者,所以这次去的人必须足够强才行!”

    旁边的古凌听后清咳一声道:“家主这话说的在理,这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否则我古家就真成了武道界的笑柄!家主有什么决定就说吧,老朽全力支持!”

    古墨起身对着古凌抱拳躬身施礼道:“多谢大长老支持!既然如此,那我就宣布,经过深思熟虑后,我决定派古真和古炎去!”

    众人相视一眼后点头同意。

    ————————————————

    领取了录取通知书,凤歌与丁芷若煲了一个小时的电话粥后,约定在浙大相见。

    刚刚结束通话,手机再次响起,来电的是萧楠楠。

    “凤歌,你要小心啊,这次薛万山被杀引起了国家的关注,派了两个特殊部门的人来风华市调查!”萧楠楠焦急的道。

    凤歌心中一惊,却诧异的道:“来就来吧,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个即将开学的大一新生而已。哦,你是我我和薛恒的矛盾吧,所谓人死如灯灭,我早就忘了。如果那两个人调查的话,我会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供他们参考的。”

    虽然萧楠楠这样鲁莽冒失的打电话非常不妥,可也是因为关心自己所致,因此凤歌没有责怪萧楠楠,反而感觉有些欢喜。

    萧楠楠听到凤歌的话后,也发现自己此举的不妥,连忙道:“对,我要说的就是关于你和薛恒之间的事情,到时候他们调查可能会找你询问,你如实回答就好,没有什么问题的。”

    “嗯,谢谢你,楠楠。”凤歌第一次称呼萧楠楠的名字。

    “不……不用谢!”萧楠楠听到这声称呼,突然发现自己有些不知所措,连忙挂断了电话。

    那端,凤歌轻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