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生命的代价—融血腐灵掌【上】

    通窍期三重天的实力可不仅仅是一个数字那么简单!

    古越因为情绪失控,没有对真气进行约束,阴寒的真气爆发出来,周围的空间中的水汽被寒气冻结,化作点点冰粒落下!

    凤歌首当其冲,深刻的感受到了通窍期三重天的厉害!

    不过他凤歌也不是吃素的!在古越出手前,凤歌就已经收回了所有钢梭,控制着它们围绕着自己急速旋转!

    古越的修为确实高,可以让皮肤硬如钢铁,可那也只能防御普通刀剑的攻击而已!

    钢梭乃是凤歌花费重金找了一个私人机械厂特制,用的材料硬度极高,配合边缘锋利如刀的螺纹,在地磁之力的加速旋转下,其穿透力即使是普通钢板也难以防御!

    古越挥掌将一枚钢梭拍飞,可手掌也被钢梭上的螺纹利刃割伤!

    受伤的古越更加狂暴,聚拢水汽化为冰层附着在手掌上,再次向凤歌扑来!

    钢梭将冰层切割,大量冰屑飞溅,在灯光下如同水晶!

    凤歌心中暗自佩服,果然不愧是老牌的通窍期高手,战斗经验就是丰富。

    砰!

    古越的冰掌与凤歌的拳头猛烈的撞击,顿时碎冰飞溅!凤歌只觉一股极为阴寒的能量从拳头涌入手臂,右手一时间竟然仿佛被冻僵一般!

    而此时,古越也不好过!

    在手掌上附着冰层虽然可以防御钢梭,可是却极耗真气,不能长久!因此必须快点将凤歌干掉才行!

    可凤歌非但是超能力者,还是通窍期一重天的武者,形意拳同样威力不俗!有这些钢梭掣肘,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击杀凤歌!

    战斗虽然激烈,可短时间内竟然陷入僵局!

    不过情况很快就发生了变化,随着真气的大量消耗,古越手掌上的冰层也越来越薄,当冰层消失的时候,古越的双手就会因为没有保护而被钢梭所伤!

    从愤怒中醒来的古越马上想到了离开!

    只要回到家族找人,凤歌就是再厉害也会寡不敌众!

    不要说古越这样的想法无耻,从他绑架谢家三口和杜心莲威胁凤歌,就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能有这样的想法也不足为怪!

    一掌逼退凤歌,古越纵身冲向仓库门就想逃走!甚至临走他还不忘提着装有冥夜星辰狐的那个金属笼子!

    “想跑?还是留下吧!”凤歌猛然在古越的身上施加重力控制!

    施展身法跃起的古越突然只觉身体一沉,好似有极重的物体压在身上,急速奔驰的身形猛然一顿,速度骤减!

    就这么一点功夫,让他头皮发麻的破空声传来!

    古越凝聚真气挥手将几枚钢梭拍飞,怒吼道:“凤歌,你真敢杀我,难道你不怕我古家的追杀?”

    “哼!我已经杀了你们古家二十多人,我不杀你,难道要我放你回去找人来杀我报仇,你是不是当我白痴啊?”

    “我发誓,我回去不会派任何人找你报仇的!”古越马上叫道!

    “这年头发誓如同放屁,信的人才是傻瓜!就算你是个信守誓言的人,可你只是说你不会派人报仇,你家族的人可没说不派人!”

    古越心沉了下去,他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那要怎么样你才肯放过我?”古越只觉此时是他最耻辱的时刻,竟然对着一个修为比自己低两重天的高中生求饶!

    可谁让他低估了凤歌的实力,这小子不但是个通窍期武者,还是个超能力者!除了金属系,恐怕自己刚才的身体仿佛被重物加深是重力系!也就是说这小子是双系超能力者!

    其他人连一系超能力都没有,可他除了是个通窍期武者,还是个双系超能力者,古越心中又是怨毒又是嫉妒!

    “那是废话,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你的!就是你死了,你的魂魄也不放过!”凤歌说的是实话,如果古越的灵魂强度达到力场级,他可是还想从其中得到古家为什么对小狐狸势在必得!

    可在古越听来,凤歌这话却是在强调他古越必须死!

    体内的真气已经接近枯竭,再不想办法离开的话就危险了!

    古越悲愤的怒吼一声,扔掉金属笼子后双臂剧震,血红色的雾气突然从他体内爆发,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凤歌心中大吃一惊,这家伙难道要用大招!

    古越的双手此时已经变成了血红色,道道强横的真气气劲从手掌上激荡开来,那狂暴的气息让凤歌心中惊骇万分!

    “小子,你给我七弟和所有死在你手里的古家人殉葬吧!”古越此时变得狂妄无比,认为他这一招定然可以杀掉凤歌!

    猛然,古越的身体急速射出,极快的速度竟然产生了道道残影!仅仅眨眼间,两只血色的手掌就携裹着浓郁的血腥气迎面拍来!

    凤歌自知自己如果硬接,今天肯定就要交代在这里!

    却见凤歌双腿和地磁力场同时作用,身体以不次于古越此时的速度向后倒飞出去,同时一截厚达一尺的银色精钢墙壁突然出现在身前,还没落地就被凤歌施加了重力增加控制!

    轰!

    砰~~!

    第一声,是精钢墙壁落地的声音,第二声,是古越的双掌拍在精钢墙壁上的声音!

    让凤歌惊骇的是,精钢墙壁被拍的地方塌陷三分不说,竟然还有一道暗红色的能量在腐蚀精钢墙壁,发出滋滋的声音!

    好厉害的一掌!

    古越想不到十拿九稳的事情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变数!充满了不甘的古越狂喷一口鲜血,形容竟然迅速的开始老化,本来花白的头发,白发在迅速增多;如同年轻人般光滑的皮肤也出现了道道皱纹!

    “这么大的金属墙,即便是你有金属系超能力也无法隐藏的!原来你竟然还有空间系超能力!拥有金属系、重力系、空间系三系超能力的通窍期武者,这个世界怎么可能会有你这样的变态!”

    原来,古越一直以为凤歌的钢梭是他以金属系超能力藏在身上,根本想不到凤歌拥有次元空间!

    凤歌也没有反驳,意念一动,金属笼子凭空飞起落在他的手上。然后,金属笼子上的缝隙诡异的开始变大,冥夜星辰狐从里面跑了出来。

    小狐狸跑到凤歌肩膀对着他吱吱乱叫,似乎在气愤凤歌现在才想起它把它放出来。

    “小没良心的,这个老头我还没有解决就放你出来,你还敢怪我,是不是想进去再呆一会儿啊?”

    小狐狸顿时僵住了身体,随后蔫头蔫脑的不说话了。

    古越的老化也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