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阴魂不散

    修仙者用的法器,品级由低到高分为灵器、法宝、宝器、仙器、灵宝。即便是在古代修仙界,仙器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每一件仙器出世几乎都能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宝器同样极为罕见,只有一些强大的修仙者、名门大派、大型的修仙家族和炼器高手拥有,一般都作为秘密武器,轻易不会动用。

    法宝的品级虽然只高于灵器,可是却拥有极强的威能,即便是十件极品灵器,也无法与最差劲的法宝相媲美,因为这是质的差距,不是用数量就能弥补的!

    凤歌怎么也想不到,不过是借宿农家,竟然就发现了一件古代修仙者炼制的法宝!

    这样的好东西留在牛大叔家,肯定是宝珠蒙尘,自然是要弄到手。可也不能亏待了牛大叔家,可多给财物的话怕是会引起其他人的嫉恨。

    脑海中灵光一闪,凤歌心中有了主意。

    凤歌面露惊喜的道:“牛大叔,这可是古代皇家用的酒器,里面不知道装过多少顶级美酒,时间久了酒香渗透进入壶体,所以即便是将劣酒倒入其中,受到壶体内的酒香变化,倒出来的自然就是好酒!这只壶不但是酒鬼的宝贝,还是古董啊!”

    “啥?皇家用过的东西,古董!”牛大叔听了凤歌的话顿时就懵了。

    “牛大叔,如果你愿意出售的话,我想买下来,价钱随你开。”凤歌豪气的道。

    牛大叔激动的搓着手,犹豫半响后道:“五千块行不?”

    看到牛大叔担心自己拒绝的模样,凤歌又是心酸又是好笑,道:“这可是真正的古董,五千块连一块它的碎片都买不来,这样的吧,我就用五万块把它买下来吧。”

    五万块!

    牛大叔和刚刚从屋子里走出来的牛大婶如同被点了穴道,瞬间定在那里!

    五万块,这个酒壶竟然值五万块!

    牛大叔颤抖着道:“小兄弟,是不是太多了?”

    “不多,不多,这东西我要是拿出去卖给那些酒鬼收藏家,价钱能提高十几倍,我赚的更多!”

    听到这话,牛大叔和牛大婶总算是心安了。

    “好吧,那就卖给小兄弟了!”牛大叔当场拍板决定!

    很快,热好的熟食端上来,二丫和建华闻到香味跑了过来,眼睛盯着桌上的熟食口水哗哗往下流,他们两个一年到头也吃不到几餐肉。

    凤歌心里酸涩,改革开放都几十年了,竟然还有这么贫穷的村子。说白了,除了地方官不作为,就是因为这里太偏僻且路不好走,几乎与世隔绝一般!

    “你们两个看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洗手,不然一会儿就要被我们吃光了!”凤歌夹起一块猪头肉在他们两个面前晃了晃笑道。

    二丫和建华却看向了牛大叔,牛大叔微微犹豫后摆手道:“去吧,洗手吃饭!”

    “耶!有肉吃了!”两个小家伙顿时跑进厨房!

    片刻功夫,他们就再次跑了出来,每人抱着一个小碗坐到桌边,一人抓起一只蹄髈大吃起来,片刻间就吃的满脸都是油花。

    “牛大叔,我想请你帮个忙,帮我和村里的其他人家宣传一下,谁家有老物件的话可以拿到我这里来,如果是好东西的话我就都收着。不过因为就我一个人,所以只能是小物件,大的我自己没办法带走。”

    “行,没问题!”这样的小忙自然要帮!

    吃过午饭,牛大叔就把消息散布了出去。凤歌好奇的问道:“牛大叔,我看你出去不过几分钟,怎么会这么快?”

    牛大叔得意的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把这事告诉了隔壁他三婶!”

    凤歌有点晕,牛大叔看着憨厚,却也有农民式的狡猾,竟然懂得利用最爱八卦的妇女!

    果然,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牛大叔的院子里就挤进来一群人!

    小村不过二十几户人家,其他大部分人都是来看热闹的。

    凤歌想不到的是,村子里几乎每家都有那么两件老物件,大多是明清时候的杯壶碗碟。

    凤歌以每件一万到两万不等的价格,将东西收收了上来。

    幸好当初取了五十万现金存在次元空间中,否则今天还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打发了兴奋的村民后,凤歌才发现,现金竟然只剩下两万多点!也就是说,他一个下午就撒出去接近四十万!

    自己什么时候学的这么败家了!

    晚上,照例和丁芷若煲了一会儿电话粥,说了一些乡村山间的见闻,让小妮子很是羡慕了一番。

    第二天中午时分,村里竟然又来了两个人!

    要知道,平时就是一年都不一定有人来!这还不到三天,就来了三个人!

    看这两人的穿着装束,就知道都是有钱人。关键是他们神色不善,面沉似水,眼中不时闪过一丝凶光!

    见此,村里人哪敢上前搭话,连那些孩子都惊恐的躲进父母怀里。

    两人微微皱眉后,走到一个正在抽旱烟袋的老汉旁边问道:“老爷子,村里这两天有没有外人来啊?”

    老汉吧嗒吧嗒抽了两口,吐出两团呛人的烟雾后点头道:“有啊。”

    两人眼睛一亮,连忙追问:“在哪?”

    老汉烟袋锅子一指:“不就是你们两个嘛!”

    那两人顿时恼怒,左边那个手臂上有纹身的更是一把抓住了老汉的衣领提起来怒道:“老不死的东西,你想死吗?”

    “你们是坏人,不要杀我爷爷!”老汉的孙子跑过来,扑进老汉怀里扭头对着那两人叫道。小脸上虽然满是惊恐,却毫不退缩!

    见周围的村民都围拢过来,两人虽然不惧怕,可是杀人的话会引起国家的不满,对家族没有任何好处。

    另一人连忙道:“古铁,放开老爷子!各位乡亲,我这位兄弟脾气急躁了一些,冒犯之处还请多多见谅。既然没有外人来过,那我们马上就离开。如果有人来的话,可以去三关镇的友安宾馆告诉我们,我们愿以十万奖金重谢!”

    说完,他拽着纹身男迅速的离开了村子!

    可他们的话却还在村里人的心里回荡着,十万块啊!

    老爷子把烟袋锅子在鞋底上磕了磕,叹道:“凤歌小子的事你们谁要是敢说出去,我就把他逐出家族,把名字也从族谱上划掉!”

    不过谁都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一个消瘦青年眼中闪过强烈的贪婪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