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山村遇奇宝

    山谷已经不能继续停留,否则等古家人找来就麻烦了。

    清晨吃过早饭后,凤歌就收拾帐篷和一些生活用品放进次元空间,将冥夜星辰狐塞进背包里,离开了山谷。

    就在凤歌离去后不久,两道人影来到山谷之中。

    “这里有灰烬,地面还有一丝热气,看来人刚走不久。”高个很快就发现了火堆。

    “古杨,这里有血迹!”矮个看到散乱分布的几处血迹,顿时惊叫起来。

    古杨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连忙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喂,二爷,我和古山在一处山谷中发现了火堆灰烬和几处血迹,不知道是否与七爷他们有关!”

    在卫星定位的引导下,数十人匆匆来到山谷!

    古杨和古山马上迎上去对着当前那头发略有些花白的老者道:“二爷,火堆灰烬下的地面还有些热气,而几处血迹在那边。”

    古家二爷古越神色阴沉的冷然道:“给我搜!”

    “是!”数十古家人迅速分散开来开始在山谷中搜索起来!

    半个小时候,所有人再次汇集到古越身边向古越汇报。

    “二爷,属下这边没有任何发现。”

    “属下这边也没有发现。”

    能发现才有鬼,凤歌可是从空中飞走的,自然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找不到古森等人的下落,古越心中升起强烈的不安!

    “马上去查,最近有什么人到这里来过!无论是否可疑,都给我抓回古家!古安,你回去请陈云供奉请来!”

    ————————————

    凤歌一直飞到一个山村外的树林中落下,然后施施然背着背包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小山村的人何曾见过如此神仙般的人物,对凤歌却是颇为敬畏,不敢上来搭话。特别是那些大姑娘小媳妇,更是被迷的神魂颠倒。

    倒是小孩子们心思纯净,只感觉好奇,就围着凤歌又跑又叫。

    凤歌笑着拿出糖果分给他们,引来一片欢喜的天真笑声。那笑声仿佛一汪清泉流过,让凤歌刚刚经过杀戮的心平静下来,隐藏于心底的杀气和戾气竟然慢慢消散!

    如此变化却让凤歌颇为诧异。

    叮当这时为凤歌解惑:“主人,这就是所谓的心境。心境其实就是境界的升华,不仅仅修仙者有,所有人都有!比如一个人,与社会上的混混流氓厮混在一起,心境就会受到影响。如果意志坚定的,可抵抗这种影响,意志不坚定的,就会被影响而堕落。”

    “心境对武者和修仙者更为重要,无论是修武还是修仙,不仅仅需要修为达到,还需要与之相符的心境!那些修为强大后却迷失自我的修炼者,就是因为心境不够啊!”

    叮当的一番解说,解开了凤歌心中的疑团。

    凤歌很喜欢这个远离尘世的小山村,正好右臂的寒毒还没有完全驱除,于是凤歌当即决定在小山村中暂时住下来。

    小山村的人非常纯朴,听说凤歌要借宿几天,当即答应。凤歌要付租金时,却被主人所拒绝。

    “牛大叔,我听你呼吸时气息不纯且断断续续,应该是肺脏有了病变。我略通些医术,如果牛大叔你信得过我,就让我帮你看看。”见牛大叔执意不收钱,凤歌也就不再勉强,而是决定帮牛大叔治病。

    牛大叔还没有说话,牛大婶却欢喜的叫道:“凤歌,你真能治?”

    “放心,我有绝对的把握治疗牛大叔。”现在不是谦虚的时候,必须给牛大叔足够的信心才行。

    “这可真是太好了,今天晌午大婶给你炖土鸡吃!”对于农家来说,炖一只土鸡已经是招待客人极好的菜肴了。

    凤歌连忙摇头笑道:“用不着这么麻烦,我就想尝尝农家饭,平时做什么,晌午还做什么就行。我的包里还有两瓶酒,中午我就和牛大叔喝两杯。”

    牛大叔的性子有点闷,听了凤歌的话眼睛一亮,却没有说话。

    凤歌虽然不会真正的医术,可是一些简单的病症通过超级网络连接系统辅助,还是可以治疗的。

    牛大叔的病因是肺部有一团黑色的污秽,导致呼吸不畅且口臭极重。

    凤歌让牛大叔趴在院中的长凳上,双手按在牛大叔的背上,内家真气缓缓进入牛大叔的体内,流入肺部!

    表面上是在按摩,实则是用内家真气将那团污秽包裹着,将其通过牛大叔的口排出去!

    牛大婶和两个孩子在旁边紧紧的盯着,心几乎提到嗓子眼!对于他们来说,牛大叔就是天,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牛大叔出了问题,那这个家将会陷入深渊!

    “牛大叔,张嘴!”凤歌突然道!

    牛大叔闻言马上张开嘴,只觉有一物从胸口而出,迅速滑过咽喉从口中射出!

    只见一块乒乓球大的黑色痰状物落在地上,散发出一股极重的腥臭味!两个孩子捏着鼻子大叫着好臭好臭跑掉了。

    牛大叔站起来,只觉呼吸清爽,再也没有了那种气闷压抑的感觉!

    “折腾了我几年的毛病终于没了,孩子他妈,今天中午炖鸡,我要和小兄弟喝两盅!”

    “好,好,我这就杀鸡!”牛大婶欢喜的泪流满面,转身就要去抓鸡。

    凤歌连忙拦住她,然后从背包中拿出几袋真空包装的熟食笑道:“那鸡就留着给二丫和建华下蛋吃,咱们吃我带的东西。大婶,麻烦你把这些东西热一下!”

    牛大婶看向牛大叔,牛大叔微微叹了口气道:“就听小兄弟的吧。”

    “这就对了嘛,我借助在你家,你们不要租金还要倒贴一只鸡,这可是亏本的买卖!”凤歌笑着拿出两瓶五粮液。

    看到有好酒,牛大叔连忙道:“小兄弟你等等,我去把我家传的宝贝拿来!”

    凤歌倒是颇有些好奇和期待牛大叔所谓的家传宝贝。工夫不大,牛大叔就提着一只颜色如玉的瓷壶走了出来,重新坐下后笑道:“这只酒壶是我老祖宗传下来的,据说是宝贝,可这么多年了,除了把酒倒进去再倒出来后,酒会变得更香醇外,我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宝贝的地方。”

    叮当惊喜的叫道:“主人,您的运气真是逆天哎,这只壶可不是普通的瓷壶,而是一件古代修仙者炼制的法宝!”

    法宝!凤歌闻言顿时心中剧震,这竟然是一件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