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冥夜星辰狐

    刚刚回到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芷若啊,是不是想我了?”凤歌调笑道。

    “呸!谁想你了!凤歌,你暑假有什么打算吗?”丁芷若问。

    “我的打算必须是参考你的打算后才能制定的,因此你必须先说出你的打算才行。”凤歌此时哪里还有刚才对待萧楠楠时的冷酷。

    “油嘴滑舌!”丁芷若心中窃喜的嗔道。

    可随后却情绪有些低落的道:“凤歌,当年我爸爸和家里闹翻,自从我出生后就一直没有见过我的爷爷奶奶。前段时间,我姑姑来看我爸爸,说我爷爷奶奶想见我,让我在填完志愿后回燕京去陪陪他们。”

    凤歌还想趁暑假和丁芷若去全国各地游玩,当下心中不由得有些失望,不过马上调整好了情绪笑道:“这是好事啊,他们毕竟是父子,不可能有真正的仇恨,估计都是因为自尊心过强或者以为对方没有原谅自己之类,你可以借此机会修补你爷爷和你爸爸之间的关系。反正暑假后咱们在大学就能再见面,不在乎这点时间。”

    虽然已经猜到丁芷若背后可能有一个庞大的政治家族,可凤歌却根本不在乎。

    “嗯,那填志愿那天见。”

    “干嘛填志愿那天见啊,今天见不行吗?咱们出去玩吧,闷在家里多没意思啊。”凤歌向丁芷若提议。

    丁芷若考虑了一下后答应:“好吧,那咱们在广场前那间奶茶店前面见。”

    在填志愿前的几天里,凤歌几乎每天都约丁芷若出来玩。二人的感情迅速升温,丁芷若对凤歌虽然心可意可,但最多只让凤歌亲吻抚摸,却坚决不放开自己最后一道防线。

    凤歌也很知足,不勉强丁芷若,却让丁芷若心中更是欢喜。

    送走了丁芷若,就只剩下凤歌一个人。谢天羽将杜心莲带回家见家长,许雅真对杜心莲极为满意,已经将许家传媳不传子的手镯戴在了杜心莲的手腕上,乐的谢天羽这几天都咧着嘴。

    不过没人打扰也好,凤歌就可以专心的修炼,提高修为。

    自从知道了战神殿的信息后,凤歌的心里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和对强大实力的迫切需求感!

    只有拥有了强大的实力,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修炼武道对提高龙族血脉强度有极大的辅助作用,因此凤歌对修炼时间进行了安排。

    除去生活必须的时间,其余时间分成三份。其中五成用来修炼武道,三成用来修炼血炎龙诀,最后两成则用来修炼炼神诀!

    毕竟凤歌打定主意以后要修仙,灵魂锁对他来说可有可无。

    为了能专心安静的修炼,凤歌购买了帐篷和生活必需品后,来到风华市郊区极为偏僻的山中,开始他所谓的闭关修炼!

    有了超级网络连接系统的辅助,连接星辰力场后千倍的修炼速度,在接下来的半个月中,凤歌的修炼进度可谓一日千里!

    山谷水潭边。

    凤歌的身形一时如龙在云雾中翻滚,龙吟亢亢;一时如猛虎下山气势骇人,虎啸阵阵;一时又如雄鹰展翅翱翔捕猎,鹰鸣声声!

    形意拳在凤歌的拳头下,完全脱离了招式,招随心生,心随意动!随意的挥拳舞掌,都浑然天成,发于自然,却产生了极为骇人的威力!

    真气鼓荡,搅动空气漫卷激荡,地面的野草被劲风折断卷起,潭水被激荡起道道波浪翻滚,发出哗哗的水声!

    入夜,星河横空。

    凤歌盘膝坐在水潭边呼吸吐纳,精纯的星辰之力一部分流入身体各部分强化肉身,一部分被转化为内家真气在经脉中搬运。

    丹田中,真气氤氲如雾翻滚,又似惊涛骇浪。

    还有一少部分星辰之力从凤歌的体内散逸出来,慢慢凝聚成朦胧如纱的星雾漂浮在凤歌的身体周围。

    山谷深处,灌木之中,有一对亮晶晶的大眼睛正好似馋嘴的孩子一般盯着凤歌身周的星雾,眼中充满了强烈的渴望!

    在犹豫许久之后,这对眼睛的主人终于忍受不住诱惑,从灌木丛中悄无声息的走出来。

    淡淡的月光下,可以看到这是一只皮毛漆黑如墨,上面点缀着点点暗淡如同星辰般斑点的狐狸,蓬松毛茸茸的尾巴在背后随意的摆动着,无声无息的向凤歌走去!

    狐狸慢慢来到凤歌身边,走进那朦胧如纱的星雾中,那张狐狸脸上顿时露出了极为享受的神色!

    挣扎片刻后,狐狸竟然趴在凤歌身边,开始修炼!朦胧的星雾被狐狸吸收,它体表黑色狐毛上本来暗淡的银色斑点迅速闪亮起来,闪烁着如同星辰!

    清晨,凤歌即将醒来时,狐狸顿时跳起来,身形如同闪电般无声无息的消失在灌木中!

    凤歌对此似乎好无所觉,一如每日般修炼。

    如此数日过去。

    这一日,凤歌一如往日般盘膝坐在水潭边修炼。当星雾再次弥漫,却不见狐狸出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突然,几声呼喝声从远处传来!凤歌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神情埋上一层阴霾。

    片刻后,一只毛色黑底银斑的狐狸突然从树林中踉跄的跑了出来,吱吱叫着扑进凤歌的怀里,紧缩的身体瑟瑟发抖,似乎极为惊恐。

    “主人,这只冥夜星辰狐的左前腿和右后腿受伤了!您可以将星辰之力缓慢的灌输进它的体内帮它疗伤。”叮当的声音在凤歌脑海中响起。

    一缕精纯的星辰之力顿时从凤歌手指流入冥夜星辰狐的体内。冥夜星辰狐颤抖的身体慢慢平静下来,舒服的呜呜叫了两声,小脑瓜蹭了蹭凤歌,好似在撒娇,又好似在道谢。

    这时,八个人从树林中射出。

    看到凤歌,八人的脸上顿时露出了防备的神色。可看到凤歌怀里的冥夜星辰狐,他们的心却不由得一沉!

    难道那冥夜星辰狐竟然还是有主人的?

    接下来怎么办?其中七人的目光同时落在当前那个中年男子身上。

    中年男子眼珠转了两圈后笑呵呵的拱手道:“在这里碰到同道中人,真是可喜可贺。我们是乐州城古家的捕猎队,不知小兄弟可否将那只从我们手中逃走的冥夜星辰狐叫唤与我,我古家定有重谢奉上。”

    他倒是会说话,先表明身份以压迫凤歌,再以重谢诱惑凤歌,如果是寻常武者,还真难以抵挡如此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