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高考第一天

    薛万山久居高位,自身已经拥有了一种上位者的气势。一般人在他面前都会感觉非常拘谨和紧张。

    可是当薛万山面对那个人的时候,却感觉如同一座大山隐隐压来,让他有种喘不上气的强烈窒息感!他知道,这是一种气息!

    即便是隔着电话,仅仅是声音就让他有如此强烈的压迫感和恐惧感,薛万山对此次复仇顿时有了极大的把握!他相信,那个人一定可以杀了凤歌!

    将收集来的关于凤歌的资料发到那个邮箱后,薛万山忽然感觉一身轻松!薛麟,我的好儿子,你等着爸爸为你报仇!

    ——————————————

    高考第一天。

    凤歌起了个大早,与谢天羽结伴而行。

    今天是决定华夏数百万高三学生命运两天的第一天,可以说这两天整个华夏都在为这数百万学生服务。

    大街上随处都能看到贴着考场直通车的出租车,交警也第一时间为这些车辆开路,保证每个学生都能及时顺利的到达考场。

    “凤歌,你真的没问题吗?”谢天羽对凤歌还是不放心。这哥们每天除了在家宅就是出去和丁芷若谈情说爱,根本就没见他复习过!

    “安啦,安啦!要不咱们打个赌,高考的分数如果我别你高,那大学开学前的时间里,我的衣服都由你来洗,如果你的分数比我高,那么我就给你洗衣服,怎么样?”

    谢天羽自然不相信凤歌的分数会比自己高,正要答应的时候,忽然发现凤歌嘴角泛起的一丝坏笑,连忙摇头道:“我才不干,从小到大跟你打赌就没有赢过!”

    “行啊,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机灵了!看来我想找个免费洗衣工的希望是落空了。”凤歌很失望的摇头道。

    “啊?!你个混蛋,我杀了你!”谢天羽顿时怒了!

    一番打闹,谢天羽本来还有些紧张的心情竟然放松了下来。此时,他也知道了凤歌的用意,心中不由为有这么一个好哥们而开心。

    “芷若!”谢天羽正要对凤歌道谢,这家伙却突然扔下他向不远处的女孩疾步走去!

    “我靠,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啊!心莲!”谢天羽看到了走来的杜心莲,脸上荡漾起最温柔、最深情的笑意迎了上去。

    出人意料的是,凤歌与丁芷若竟然在同一个考场!

    “嘿嘿,芷若,这下我就可以抄你的试卷了。”凤歌实话实说。

    丁芷若却皱了皱玲珑的小鼻子道:“你能抄到才怪,你在左前第一桌,我在右后最后一桌,是整个教室距离最远的!”

    “不远,不远。”只要不超过十米,都不算远。

    忽然,凤歌感觉到有两束颇为凌厉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凤歌转头看去,眉头微皱,薛恒坐在靠门那一排第一桌正用极为怨毒和阴狠的目光盯着自己和丁芷若。

    这个家伙可真不知道好歹!凤歌懒得理会他,转头与丁芷若继续说笑。

    很快,高考开始了。

    懒得自己答题,凤歌领到卷子后就趴在桌上开始呼呼大睡!

    其他考生和监考老师各个目瞪口呆,这样的学生还是第一次见到。监考老师却没有丝毫提醒凤歌的意思,这样的考生一看就知道是坏学生,根本不值得他们浪费时间!

    丁芷若在后面却有些着急,不过着急也没用,只能静下心仔细答题。

    直到一个小时候,凤歌才睡醒般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叮当,连接地磁力场。”

    “超级网络连接,地磁力场连接完毕。”

    连接地磁力场后,凤歌展开地磁感应,直径十米的球形空间内,一切都难道凤歌法眼!

    答案自然是抄袭丁芷若的,这丫头的语文成绩极好,作文都经常得满分。

    凤歌的异常引起了监考老师的注意,那个戴眼镜的男老师走过来仔细检查。只是结果自然让他失望了,凤歌根本就没有携带任何作弊的东西!

    那男老师真是凑过去扒着凤歌的两只耳朵仔细观察,也没有再凤歌的耳朵里发现他想象中的微型接收器。

    薛恒本来还在幸灾乐祸,可随后就和那个男老师一样失望。他绝对不相信凤歌没有作弊,因为凤歌的成绩他通过调查已经了解!

    而且凤歌睡醒后连题目都不阅读,直接填写答案,除非他是故意乱填。可看那老师的模样,似乎答案都是正确的,那就说明凤歌肯定抄袭了!

    可这家伙到底用的什么手段,竟然如此隐秘!

    很快,前面的题目都答完,凤歌开始写作文。

    所谓文思如尿崩,形容的就是凤歌现在的状态。灵感汹涌而来,凤歌挥笔洋洋洒洒写出了一篇辞藻华丽的美文,这片作文中规中矩,应该能取悦那些阅卷老师。

    答完全部试卷,距离考试结束还有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凤歌将前面的题目都细细检查一遍,货比三家,将认为不正确的答案更改了。

    “如果作文给满分的话,语文成绩很有可能会得满分啊!不过是不是有些太张扬了?管他的,张扬就张扬吧,老子还需要低调吗!?”凤歌微微思虑一番后撇嘴。

    交卷!

    凤歌把那张干干净净的白纸盖在试卷上,起身离开教室。离开前,凤歌对着丁芷若眨了眨眼睛,笑眯眯的离开了。

    薛恒恨的不行,差点把满嘴的牙咬碎!不过随即他的嘴角就泛起一丝冰冷的笑意,看着凤歌的背影的目光如同在看死人!

    铃声响起,上午的考试结束。

    看到丁芷若走出来,凤歌连忙拿着准备好的冰镇酸梅茶走过去。

    不料丁芷若却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恼火道:“凤歌,你刚才到底在干嘛啊?还说要考浙大呢,刚开始考试就睡大觉!睡了一个小时就开始胡乱填写答案,你在……你真是气死我了!”

    凤歌把酸梅茶递给她,笑嘻嘻的道:“芷若,虽然说眼见为实,可有的适合即便是你的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哦。放心吧,我说过我要考浙大,我就一定可以考上的。”

    见凤歌的神情不似说谎,丁芷若顿时茫然了,这家伙到底再搞神秘鬼啊!

    “我不管,反正接下来的几场考试你不能再这样了,否则我担心都没法静下心来答题,你一定要专心的答题才行!”丁芷若瞪着大眼睛命令!

    “好,好,我答应你,我一定专心答题。”凤歌只能妥协。

    中午吃了点东西,午睡接近一个小时,下午继续考试。

    高考第一天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