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薛万山手中神秘的电话号码

    薛麟自认为身为市长的大公子,在风华市,还没有人敢对他动手,即便凤歌是个武者!

    可是,他实在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凤歌从来不认为他薛麟有什么特殊的,即便是他爹身为市长又如何,他还不是两条胳膊三条腿,两只耳朵一张嘴!

    所以当拥有了超越凡尘的能力时,凤歌再也不会恐惧权力。

    应该说,薛麟的死在凤歌拥有超级网络连接后,已经是注定的。即便是薛麟有所准备,安排大量人手保护自己,可结果已经不会有所改变。

    薛麟的死震惊了整个风华市,人们在欢快庆祝的同时也在好奇,到底是谁杀了薛麟。

    又是凤歌!

    在看到验尸报告的时候,萧楠楠就知道了凶手是谁。能用钢针无影无形的杀人,除了凤歌外还有谁。

    薛麟的死虽然让萧楠楠在解脱的同时也感觉很开心,可是上级布置下来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

    只是知道凤歌是凶手是一回事,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是无法对凤歌进行抓捕的。

    而且,深知薛麟这些年做了些什么的萧楠楠,却感觉薛麟罪有应得。所以萧楠楠对大发雷霆,限期破案的市长大人虚与委蛇,根本就不用心破案!

    她萧楠楠也不是死脑筋的老顽固啊!

    凤歌同样悠哉的很,他猜到萧楠楠或许知道是自己杀了薛麟,可没有证据!总不能说薛麟太阳穴上有针眼,因而断定就是他凤歌杀的吧?

    “凤歌,你打算报考什么专业?”

    “专业啊。我自然是报考医学专业,听说浙江大学的医学院很不错,我打算去那里。”除了沈嘉康的推荐外,凤歌也知道,丁芷若同样想考浙大!

    在凤歌侵略性极强的目光之下,丁芷若红着脸低下了头。她知道凤歌学医是为了给自己治病,报考浙大是因为她说过她也要考浙大!丁芷若心里甜甜的,只觉凤歌站在身边,让她心中极为平静而有安全感。

    高考前五天。

    凤歌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凤歌拿出来看,却是个没见过的手机号。

    想直接挂断,又想想不妥,凤歌还是按下接听键。

    “喂,是凤歌吗,我是萧楠楠。”一个清冷的声音从电话那端响起。

    凤歌心微微一紧,淡淡的问道:“哦,是萧警官啊,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萧楠楠心里对凤歌如此强悍的心理还是很佩服的,只是通过她的调查,凤歌只是个出身普通,父母双亡的少年。有变化也是在那次被雷劈之后,难道他被雷劈之后有了什么超能力?

    出身不凡的萧楠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些拥有特殊能力的人,如果凤歌拥有了超能力,那么对于他能轻易击杀那个杀手和在无声无息之下杀死薛麟就有解释了。

    “凤歌,你真的不知道我找你是为了什么事情吗?”萧楠楠沉声喝道。

    凤歌却松了口气,萧楠楠越是这样,他越是放心。

    “萧警官这话问的可是奇怪了,我又不会超远距离读心术,怎么可能知道你为什么找我。啊,难道是因为我抓到了两个通缉犯,你们想送我‘为民除恶,国之英雄’的锦旗?这是我身为华夏人应该做的,况且我已经拿到了奖金,锦旗就不必了。”

    萧楠楠被凤歌的胡言乱语气的失笑,这小子还真能扯,为民除恶,国之英雄,你不过抓了两个通缉犯,哪有资格拥有这样的称号!

    不过萧楠楠已经基本上确定,就是凤歌杀了薛麟。

    算了,事情就这么过去吧,薛麟死了,风华市还能安稳点。

    薛麟死后,霸气帮一分为三。风华市**由一家独大变成了三足鼎立。这样也有利于警方的管理。只有三个帮派之间勾心斗角的互相牵制,才能让警方有机会下手控制。

    又扯了几句,见凤歌还是一副赖皮的模样,萧楠楠直接挂了电话。

    凤歌嘴角泛起一丝笑意,这萧楠楠也是个妙人啊。

    ——————————————

    “爸,我敢肯定,大哥一定是被凤歌那小子杀的!你快派人把那小子抓起来枪毙啊!”薛恒向着薛万山跳脚叫道。疼爱他的大哥一夜之间暴毙,他如何能接受!

    根据林紫的口供,那天大哥好似疯了一般,大叫着有鬼,最后在杂碎窗户外逃后突然死亡!

    而根据警方的验尸报告,大哥是被人以针状凶器刺入太阳穴导致脑死亡身亡!

    能无声无息的杀死大哥,只有凤歌那样的武林高手使用暗器!

    薛万山也不复此前身为市长的意气风发,而是露出了苍老和疲态。这两天,薛万山感觉自己好似在做梦,几天前还跟自己说要给自己过五十大寿的儿子,竟然就这么突然的死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人间悲剧啊!

    而杀死自己儿子的凶手却成了抓住两个通缉犯的英雄,还得到了巨额赏金,这让薛万山如何能甘心!

    听到薛恒讲述凤歌与他们哥俩的恩怨,薛万山也肯定,杀薛麟的就是凤歌!但是有背景雄厚的萧楠楠和丁振安掣肘,薛万山根本无法控制公安局来为薛麟报仇!

    “好啊,既然你萧楠楠敢敷衍我不尽心尽力,那我就用我自己的方式,为我的儿子报仇雪恨!”薛万山起身走进书房,打开隐藏在墙壁中的保险箱。

    保险箱中,除了一个笔记本,几张光盘和一些珠宝首饰外,还有一张看起来很不起眼的纸条,上面只写着一个电话号码!

    薛万山拿起手机拨通了这个电话号码。

    电话那端传来嘟嘟的声音,薛万山的心都揪在一起,他不知道这个号码到底能不能打通,但这已经是他报仇的最后希望!

    “你是谁,怎么知道这个电话?”阴沉的好似黑夜的声音突然响起,那种压抑的气息让薛万山几乎无法呼吸!

    “请问是冯罗吗,我是薛万山,你四年前曾经答应我,有朝一日我可以打这个电话请求你一件事。”

    “说出你的请求。”

    “我要你帮我杀一个人!”

    “把他的资料发到这个邮箱,我会处理的!”接着,对方报出一个邮箱后就挂了电话。

    薛万山感觉自己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