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深夜刺杀

    凤歌神色淡然的与萧楠楠对视,对她冰冷的眼神视而不见,嘴角一直带着淡淡的笑意。

    片刻后,萧楠楠点头道:“好,你跟我来吧。”

    进了警察局,萧楠楠去财务处将一百七十万悬赏金划入凤歌的账户。凤歌确认无误后将赵大海和王木生交给了他们。

    “你的权力似乎不小,额外告诉你一个消息,这两个家伙和薛麟有关系,极有可能是他招揽的,你要小心他杀人灭口。”凤歌临走前对萧楠楠笑道。

    萧楠楠如霜的脸色猛然一动,眼中竟然露出一丝惊喜!

    走出公安局,刘雪烟还在外面等着。见凤歌出来,刘雪烟连忙跑了过来道:“小兄弟,我能不能给你做一个深入的采访?”

    “没兴趣!”凤歌摆摆手,转身离去。

    “这个人,怎么这样啊!”刘雪烟看着凤歌的背影恼火的嗔道。

    萧楠楠却皱眉低声道:“他难道是哪个武修世家的子弟,否则怎么会这么年轻就有轻易击败赵大海和王木生的实力!薛麟,我看你这回还怎么说!”

    薛麟此时确实非常愤怒,他如何也想不到,在他眼中如此强横的两个武林高手,竟然这么轻易就被凤歌收拾了。

    这且不说,关键是他们通缉犯的身份竟然暴露了!

    赵大海和王木生所犯下的罪孽,会得到什么样的惩罚薛麟自然清楚的很。如果自己与他们刮上边,即便是有身为市长的老子薛万山护着,恐怕也会很麻烦。

    只要把赵大海和王木生干掉就没事了,可这两个家伙现在落在萧楠楠的手中,他薛麟想要杀人灭口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楠楠,这么多年来,难道我的真心就一点都没有打动你吗?”薛麟看着手中萧楠楠的照片,有些痴迷的喃喃道。

    照片中,萧楠楠对着镜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让阳光都失色的美丽小脸,右手比划出胜利的v形,一头长发在轻轻的风中微微飘起,格外的美丽。

    薛麟还真有些手段,竟然在警察严密的监视下将赵大海和王木生灭口!

    根据刘雪烟的描述,萧楠楠气的把负责看守赵大海和王木生的几个刑警队员狠狠操练了一番,一个个鼻青脸肿。

    忘了说,刘雪烟事后调查到凤歌的住处,特意跑来进行专访,被凤歌拒绝了。不过这妞倒是很执着,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态度。

    有了那一百七十万的奖金,足够未来十年的花销,凤歌对金钱的渴望就淡了。除了每天正常上学,与丁芷若暧昧一下外,其余时间都用来修炼。

    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星期时,学校给高三学生放了假,让学生们能有时间放松一下,也好以更轻松的心态迎接高考。

    “高考?他做梦吧!让我如此狼狈,还想高考?还是去地狱高考吧!”薛麟拇指一动,一道火焰燃烧起来,点燃香烟后,又将凤歌的照片点燃!

    如若是普通人,或者薛麟只是小小的教训凤歌一下就可以了。可凤歌不但是那对夫妇的儿子,还是个身手极为高强的武者,更是差点让自己陷入危难!

    这样的人,绝对不能留在这个世界上!

    夜晚。

    正在房间中修炼的凤歌猛然睁开眼睛!

    悄无声息的站起来的同时,十根钢针从次元空间中飞出,绕着凤歌缓缓的飞行!

    此时,外面。

    一道黑影借助黑暗,如同一只猴子般灵活的顺着排水管攀上四楼,轻巧的落在凤歌家的窗外。

    虽然时值初夏,可天气已经非常炎热,因此凤歌家的窗户是开着的,仅仅外面有一道防蚊虫的纱窗而已。

    黑影轻轻的将纱窗推开,正要钻进来,突然听到如同蚊子飞行时的声音响起!

    就在黑影愣神的瞬间,猛然感觉双臂、双腿、胸口和脸上同时传来一阵针扎般的剧痛!

    不是针扎般,而是真的被针扎了!

    十根小号钢针在凤歌地磁力场的控制下,以高速同时刺入了黑影的体内!强大的冲量在刺穿皮肉后甚至刺入骨骼!

    如此剧痛之下,黑影哪里还抓得住,停的稳,有些惨烈的闷哼一声,身体往后一倒,向下坠落下去!

    同时,十根钢针从他体内飞了出来,飞回凤歌的房间!

    从四楼摔下去会是什么结果?如果没有奇迹发生,必死无疑!那黑影也倒霉,下面虽然有一个小型花坛,可他没有掉进花坛里,而是头颅正好磕在花坛的边缘,顿时将头颅磕了个粉碎,鲜血和脑浆一起飞溅,染红染白了一片花朵!

    凤歌冷笑一声,薛麟,没想到你倒是先等不及了,也罢,该是咱们算算旧账的时候了!

    第二天凌晨,正在熟睡的凤歌突然被一声凄厉的叫声惊醒!

    想必是那具尸体被发现了吧。

    时间不大,警笛声迅速接近,两辆警车驶进小区在花坛附近停下。车门打开,一个身着警服窈窕身影走了下来,却是个极为漂亮的警花,英姿飒爽,只是满脸寒霜,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正在从窗户向下看的凤歌神色不由得一动,萧楠楠!

    似乎感应到了凤歌的目光,萧楠楠突然抬头看来,目光正与凤歌的目光撞上。

    凤歌对着萧楠楠淡淡的笑了笑,萧楠楠的眼中却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她没有想到原来凤歌就住在这里,那这具尸体的出现就能解释了。

    很快,法医就有了初步结论。

    “萧队长,根据我们初步检查,死者是从高空坠落后,头部磕在花坛的边缘导致颅骨破碎,从而死亡。至于为何从高空掉落,我们在死者的四肢、胸口和脸部的几个穴位发现了针孔状的出血点,可能是在攀爬的时候,受到突然的针刺而导致松手失足跌落。”

    针刺?

    萧楠楠皱起了眉头,问道:“有没有发现针残留在死者的体内?”

    “这个需要回去做解剖后才能得出结论。”

    此时,萧楠楠已经能肯定凤歌就是杀死,或者说间接杀死这个人的凶手。只是想来此人深夜带着武器潜入,是要行刺凤歌,凤歌也算是自卫。

    至于这杀手是什么人聘请的,不用说,肯定是薛麟!

    薛麟也在不久后得到消息,闻听那杀手失败,恼火的将茶杯摔碎,怒吼起来:“什么狗屁暗影蜘蛛,还国际有名的杀手,结果连人都没有碰到就自己摔死了,废物!”

    与此同时,一丝惊悸和莫名的恐惧在他的心底升起。